时间匆匆,距离百战联院第一批学员和弟子启程仅仅剩下了几日时间,这些天中,七星学院突破圣境的学员人数也涨到了三十七名。

  让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谷内弟子中仅有申屠豹一人成功突破圣境,而最被看好的会武第一名秦安,却迟迟没有出关的迹象。

  “还剩下最后几日,他不会真的出不来了吧?”

  苏溪这些天一直在关注七星秘境的动向,对于那日为她解惑的秦安,她心中有种莫名的情绪。

  她很想秦安能够出现在第一批开赴第九天域的学员之中,但同时又不想秦安出现,因为第一批开赴战场的,必然也是最危险的一批。

  “六瓶灵泉液以及七星秘境绝佳的修炼环境,按道理说也应该突破了吧?”

  黄耀同样也在关注秘境的消息,他知晓秦安修为相对其他学员较低,故此才多争取了一些灵泉液,在他看来,这些灵泉液配合七星秘境的修炼环境,应该足以助秦安突破圣境了,但此刻,秦安迟迟没有出关迹象,却让他心中不得不含糊起来。

  第一批学员即将启程,他非常不希望秦安错过。

  在所有人看来,第一批开赴战场的学员最危险,但在黄耀看来,危险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那难能可贵的机会。

  要知道,昔年有多少人族至强者是在生死洗礼中一步步攀上巅峰的,在他看来,第一批开赴战场的学员虽然危险,但战场,同样是真正天才的崛起之地。

  能不能逆流而上在战乱中洗礼升华,这才是校验一名真正天才的标准。

  时间一日一日过去,距离第一批学员启程期限也只剩下了最后一日,秦安依旧迟迟没有出关。

  苏溪不再继续关注秘境的消息,她要准备启程的相关事宜了,对于秦安最后没有出关,她内心里既有欣喜也有叹息。

  启程事宜成为了学院的重中之重,没有出关的学员,也渐渐被人忘在了脑后。

  但就在启程前夜,七星秘境却突然爆发出巨大震动。

  那一夜,星空璀璨,天穹之上没有一丝乌云。

  但就是这样,依然有无数霞光从天穹洒落,将七星秘境笼罩在内。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极境突破?”

  黄耀本以为秦安不会再突破,但这突然出现的异象,却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七星秘境突然天降异象,不仅吸引了无数学员,更令学员高层大为震动。

  楚临风和伏乾坤遥遥立在主峰之巅,远眺着霞光笼罩之处,良久,伏乾坤才说道:“极境突破?难道是那个秦小子?”

  一说起秦安,伏乾坤就有些哭笑不得,他当院长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遇到像秦安那般让他无奈的学员。

  他依稀记得苍莽山脉大兽潮时,那个根本不在意他和楚临风身份的少年。

  “或许吧!”

  楚临风望着那漫天霞光,道:“不知有多久,九州大陆都没有出现过极境突破的天才了?”

  “不止九州大陆,十方天域也已经很久没有再现这等异象了!”伏乾坤道:“诸圣之战眼看就要开始,这个时候出现极境突破者,不知是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楚临风没有说话,二人对视一眼,相继陷入了沉默。因为他们二人也不清楚,这一异象的出现是吉兆还是凶兆。

  但有一点他们很清楚,那就是人族将出一位可以令天下大乱的惊世之才了,突破圣境引动天降异象,这是多少岁月都没有出现过的奇闻了,传闻只有上古那些超凡之辈,能在突破圣境时引发天地异象,而今,他们也亲眼见识到了。

  “立刻传令下去,让所有导师封锁消息,不要将今夜之事传播出去!”伏乾坤郑重吩咐道,他不清楚这一异象究竟是吉是凶,但却可以封锁消息提供一定的保障。

  人族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做到了传闻中极境突破的惊世之才,必然会受到无数势力的关注,这样的消息若是传播出去,一定会受到天妖万族所针对。

  人族不会坐看妖族天才成长,妖族同样也是如此。

  七星秘境中,秦安踏着霞光缓缓走出,那一刻的他,像极了一个沐浴神光的天神,威风凛凛,神性氤氲。

  他刚刚从六合神镜中出来,而这一次能够极境突破,六合神镜也占据了极大的功劳。

  吸收掉黄耀给的六罐灵泉液,秦安本就可以顺势突破武皇五重的修为在那一刻真正达到了伯轩所言的厚积薄发,这一月半内,他先后数次进入六合神镜,每一次都浑身伤痕累累的出来,每一次都筋疲力尽,但同样的,每一次出来,他的进步都显而易见。

  按照正常进度,原本需要一年才具备突破圣境的他,在灵泉液、七星秘境以及六合神镜的重重作用下,历时一月半便成功突破,不仅如此,反而还达到了传闻中的极尽突破。

  在此关键之时极尽突破,对秦安而言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极境突破圣境,这等事情他前世只在传闻中听过,而今,每一步都扎扎实实走来的他,每一个小境界都不曾懈怠的他,竟然真的做到了上古超凡之辈才能做到的极境突破。

  这一月半内,他不断在突破和磨合之间徘徊,有了六合神镜后,那里成为了他最好的磨砺之地。

  因为他施展的攻击,六合神镜都会瞬息反击回来,这等同于自己同自己作战,是最好找出自己所缺和不足的机会。

  每一次他都在六合神镜战得伤痕累累,但每一次达到极限时,他的修为也顺势磨合,正因如此,他才可以在一月半之内接连突破。

  若不是伯轩为他取来了六合神镜,即便是在灵泉液和七星秘境的双重帮助下,他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突破圣境。

  “出来了!”

  苏溪一袭白衣,在夜色下同样显得纤尘不染。她没有想到,就在这即将启程的前夜,秦安居然出关了。

  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秦安就从武皇五重冲击到圣境,这即便是在七星秘境之中有灵泉液相助,对苏溪而言同样感到不可思议,这样的进境之速,她生平从未见过。

  与此同时,还有一道极为阴沉的目光也在关注着秘境方向,目光来自南宫凌,看到秦安踏霞光走出七星秘境,他的心中涌出了滔天杀意。

  “一定是宗门导师相助,不然以你的修为,怎么可能在一月半内突破!”南宫凌双拳捏的嘎吱作响,秦安的出关,简直坏光了他作为第一突破者的所有好心情。

  因为此刻的秦安,在修为方面已经不弱于他,更不要说那份深不可测的战力了。

  秦安的突破,比即将开赴战场一事还要让他糟心。

  漫天的霞光散去,在楚临风的吩咐下,所有知晓秦安极境突破的长老们全部对此闭口不言,这件事来的突然,很快就被压了下去。除去少数的一些导师和长老外,基本无人知晓秦安极境突破圣境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