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谁有什么事情吗?没事的话就准备退出吧!”观弈山人再次询问道。

  陈爱阳用力拍了拍邓纬的肩膀,指了指自己和邓纬身上的一片片血迹和碎肉,已经不需要多说什么了。

  疾风火狼死亡的时候,其身体各个部分连同内脏、血液什么的都消散在空中了,但是它死亡之前已经掉落的内脏、血液什么的却仍然留在了银化世界。

  看来只能等一等邓纬的蓝瓶恢复一点了,否则回到了现实世界,陈爱阳这模样就跟从杀猪厂里出来的一样,还是从猪肚子里爬出来的!

  魏丽君提议道:“要不我们去小区里面,你们俩就当从爆炸现场生还的受害者好了……”

  邓纬连连点头:“就是就是,要不然在四维空间里等着太压抑了,赶紧出去。”

  观弈山人提议:“无聊就先变个扑克牌军旗什么的我们先玩着啊,早出去晚出去早晚出去,出去时间都一样啊。”

  “额……有那个法力的话,为什么不先洗洗身上呢?”王东逮着机会狠狠地踩了观弈山人智商一脚。

  众人七嘴八舌谈论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定去小区里面退出,就让陈爱阳和邓纬扮演爆炸案的受害者好了。

  刚才进四维空间之前,疾风火狼在周星煜家所在的小区里面放了一阵火,还一口把周星煜家的房子吞掉了,活脱脱一个煤气爆炸现场……就是房子爆炸之后的残骸都不见了。

  炸飞了吗!炸成粉末了吗!这不连路过的两人都炸的浑身是血、惨不忍睹!

  ku看)正$c版U章节:上5e酷F匠网{)

  众人走下山坡,按照刚才的计划,邓纬和陈爱阳各找了一个被疾风火狼踩出来的大坑,站了进去,其他人各找安全无人的地方躲避起来,避免待会儿突然出现吓坏了路人。

  周星煜因为什么都不知道,跟在了观弈山人身后,忍不住询问道:“大叔,退出四维空间怎么做?跳出去?一拳打破空间?”

  “你猜?”观弈山人难得字少了一回,可惜周星煜真想一拳打到他的鼻子上,这种时候话少比话唠还令人生气啊。

  观弈山人很得意地欣赏了一下周星煜吃瘪的表情,然后缓缓解释道:“进四维空间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同进入口令,其实一个人进四维空间就可以把视野范围之内的灵物都拉入四维空间,那你想想为什么大家各进各的,然后合并成同一个四维空间呢?”

  周星煜想了想,摇摇头表示想不通。你看,刚才疾风火狼肯定是被动进入四维空间的,周星煜自己也没有喊过自己的口令,不可能展开自己的四维空间,那么他也是被动进入的,好像和大家也没什么区别,该跑跑,该受伤受伤。嗯,除了刚开始进入的时候似乎全身被银化住不能动了。

  “避免像我一样,被拉入别人的四维空间的时候银化住?”周星煜试探着问了一句。

  “你第一次进四维空间就能银化消失,这很让我们吃惊,这个先不谈。大家分别进入四维空间的目的,就在于确保出去的时候能自己出去。”

  “此话怎讲?”周星煜小星星眼快闪出来了,吊胃口的话总是很让人感兴趣。

  观弈山人捋了捋并不存在的下巴上的胡子,缓缓地说道:“待会儿我慢几秒退出,让你先看看效果。各部门各就各位?”

  观弈山人的最后一句话突然提高了嗓门,显然是通过战斗力探测仪向大家询问。

  “长江一号准备完毕”邓纬最积极,已经在坑里等了好久了。

  “黄河一号准备完毕”魏丽君很配合地在捧自己队友的场子,跟着说了一句玩笑话。

  “长江二号,完毕”想不到陈爱阳也能说这么多的字!周星煜发现自己在的这个队伍还真是不遗余力地在用生命玩乐啊。

  “葫芦队全体准备完毕”三少爷啊三少爷!你怎么能这么配合呢?!你不应当砸一下大叔的场子吗?!

  “那就开始吧!”观弈山人话音刚落,周星煜就听到耳机里传来大家的声音。

  首先是整齐划一的“四维!收缩!”,虽然葫芦队只有张威威一个人戴了战斗力探测仪,但是众人似乎聚集在一起,声音也甚是洪亮。

  接着就是荣耀队众人的口令,这次周星煜听得比较清楚。

  “退出!24601”

  “退出!571046”

  “退出!3.1415926”

  三人似乎有意识让周星煜看一看观弈山人说的那种延缓退出的效果,退出口令喊出来的时候略有时间差异。

  周星煜就看到远处从视野极限处开始几道暗银色的边线开始向回收缩,就像海浪向海岸上涌来一样,只不过海浪是白色的,四维空间的收缩边线是暗银色偏灰色的。

  等大家的四维空间收缩线都缩回各自脚下之后,周星煜发现整个世界仍然是银化状态,还没有退到现实世界。

  观弈山人说道:“喏?看到了?如果被动进去别人展开的四维空间,退出就会受制于人。”

  “那……现在大家一起进的,退出还不是要拼人品?谁先退谁受制于人留在后退的人展开的四维空间里?”周星煜又一次敏锐地发现了这种进入方式的“缺点”。

  “如果他们等不及,可以再退出一次,用自己的口令即可。可是如果他们开始的时候不同步进入,那么现在用退出口令也出不去。”观弈山人继续解释道。

  经过这一番解释,周星煜基本上听明白了,现在的他就是那个怎么也不能主动退出四维空间的木偶,任人摆布。

  解释完了,观弈山人朗声道:“退出!9527”

  本来很严肃的战斗场面,被观弈山人的一声9527破坏的毫无战争的残酷性。

  周星煜和观弈山人退出的地方在刚才摆传送阵的十字路口附近,随着观弈山人退出,整个世界也是一道暗银色的波浪线向内收缩,但是与刚才大家退出时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这次波浪线后面的世界开始恢复原本的色彩。

  当四维空间收缩线完全收回到观弈山人脚下的时候,整个世界像暂停了的电影刚刚被按下了播放键,突然开始动了起来。

  广场上还在播放着大妈们跳广场舞的音乐,伴随着部分已经发现“着火”、“爆炸”情况的不明真相群众的尖叫和逃窜,刚才还在不远处晃动的巨大火怪现在突然消失了,让人不得不觉得刚才是不是眼花了看错了什么的。

  观弈山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慨道:“啊!这熟悉的配方,这熟悉的味道!三十年前一群年轻人在广场上纵情歌舞,完全不管老年人的感受;三十年后一群老年人在广场上载歌载舞,完全不顾年轻人的感受!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周星煜忍不住提醒到:“其实那根本就是同一批人……”

  “就你聪明!走,拆传送阵去。”说完观弈山人朝着十字路口走了过去。

  传送阵在现实世界里只是发出微弱的一点光芒,每当有车辆通过的时候就会激发它红光一闪,按说不会直接把车辆行人直接传送走。

  但是也架不住有特殊情况啊!要是谁吃饱了撑的站在马路中间七秒,接着就被送上山了,还不得上新闻头条啊?!就算没人多事,到了白天警察还要来指挥交通啊!众目睽睽之下往那儿一站,紧接着消失了!国际大新闻啊!

  所以观弈山人要过来拆传送阵,确保不要弄出什么灵异新闻出来。刚走了两步,观弈山人对着探测仪说道:“三少爷!刚才老牛砍下来的狼蹄筋!扛回去炖炖。我摘下探测仪了,有事打我手机。”说完顺手抹下战斗力探测仪,塞到了袖子里,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放得下的。

  接着观弈山人走到十字路口正中间,双手一阵挥舞,看样子不知道是打了一套拳法还是舞了一阵法决,总之是周星煜看到地面上各种闪着微光的布阵材料呼啦呼啦地飞到了观弈山人的手上,阵法材料飞舞起来时还带动了观弈山人的道袍无风自动,看起来仙风道骨,卖相十足。

  当然,如果没有路过的汽车拼命按喇叭煞风景就更好了。

  观弈山人收完法阵,在汽车滴滴声和车主们的叫骂声中大步流星地走回了人行道上,周星煜正想嘲讽他几句,突然身后窜出一个身影,冲着观弈山人就扑过去了。

  黑影一边扑一边喊:“仙长!仙长请收下弟子吧?!仙长!”

  嗯?这谁家的倒霉孩子?怎么这么不开眼?!一神经病老头在路中间狂魔乱舞了一阵,你就哭着喊着拜师来了?!

  周星煜正想婉言相劝几句,来人却滔滔不绝地说开了:“仙长!弟子姓魏,单名一个琛字,您就收下我当个记名弟子吧?”

  “呃……你我机缘未到,日后仍有相见之时,到时再续师徒情缘……现在吗,天机不可泄露,过早相认恐伤了你的福缘。”观弈山人开始信口开河,估计也是被这冲上来的人吓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