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师傅你可不能骗我!”如果说脸皮厚也能看出师徒缘分的话,周星煜可以确定,这个才出现了几十秒的魏琛绝对和观弈山人有亲传弟子的莫大缘分。打蛇随棍上!顺口就喊上师傅了!

  “贫道今日尚有要事在身,这位魏琛小哥还请自便……”

  “师尊您忙!后会有期”魏琛大概觉得叫师傅有点像唤出租车司机,改口称师尊了,这理解力,这反应速度,把周星煜看得一愣一愣的,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人家“师徒”已经交涉完毕互相道别了。

  看着魏琛半躬着腰冲观弈山人连连拱手,周星煜楞楞地看着观弈山人目不斜视地从自己身边走过去了。

  走过去了?!尼玛小爷哪里给你丢人了?!现在给我装不认识的吗?!

  观弈山人消失在小胡同口之后,周星煜身旁那个叫做魏什么的家伙兴奋地一蹦老高,紧跑几步到路边,边跑变喊:“叶子!叶子!我见到仙人了!我真的见到仙人了!我亲眼看到他从路边凭空而出!又到路中间迎风布阵!”

  尼玛原来是刚才出四维空间空间的时候不小心被看到了!那小爷我也是凭空出现的啊!你怎么不上来拜一拜?!

  被魏琛叫做叶子的年轻人正呆呆地看着另外一个方向,周星煜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尼玛是王东!一边走一边故意耍帅把战矛在身侧转几个圈,然后拖着矛身向前走。配合着摇曳的昏暗路灯,制造出的光影效果堪比夕阳西下在长坂坡杀了个七进七出的银枪赵子龙!

  你们是故意的吧?你们肯定都是故意的!知道从四维空间出来效果惊人,你们还顺带耍酷摆造型!

  不过这俩年轻人也憨厚得可以啊!眼见就为实吗?!不知道有种职业叫卖杂耍跳大神的吗?!

  傻孩子你们如果拜了师傅,将来被大叔卖了还得帮他数钞票啊!

  还有王东耍个破战矛帅在哪里了?!真没见过世面!

  周星煜愤愤不平,归根结底,是因为自己被当做小透明忽视了,只不过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而已。

  摇了摇头,周星煜向着观弈山人刚才过去的胡同走过去。路过那两个年轻人的时候,周星煜听到他们还在辩论刚才哪位“仙人”更有型,以及“仙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小城市里。

  拐了个弯,紧走几步,追上了前面还在跺方步的观弈山人:“别装老神仙啦!人家都走远了!”

  “这个真的不是装啦……贫道观此子确实有缘,只是时机未到……”观弈山人捋着“胡子”说道,还故意留给周星煜一个背影。

  尼玛当自己是古人啊?!一说话还踱着方步背对着别人?!大叔你要不要吟得一手好诗啊?!

  “那……这位老神仙……帮忙去看一下我家的情况,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刚才在银化世界里看到的的东西都是银色的,除了房子从屋顶到四壁都消失了,其他看不出太特殊的地方。”

  “行……,走……”观弈山人依然没有改正那趾高气扬的步伐,朝着周星煜家所在的小区走去,周星煜紧跟其后。

  路上经过路边的几家黄焖鸡米饭店、日用品小卖部的时候,断断续续地听到电视里的主持人正在播报新闻:“现在插播一则紧急新闻,位于我市……小区的一栋六层楼房内发生煤气爆炸,事故发生后……高度重视,……当即作出批示,要求不惜……全力抢救伤员……,积极做好善后工作,并注意搜救人员安全……目前,现场搜救工作仍在紧张有序进行中,截至目前为止,已发现伤员两名……情绪稳定……”

  看来这两名情绪稳定的伤员就是陈爱阳和邓纬了,不知道他们怎么混过去到医院里的体检……医生检查血液的话,尼玛他们全身上下沾满的都不是人血!

  看正$O版《章节)上1酷8匠.网I

  顾不得多担心大师兄和二哥的处境,周星煜跟着观弈山人来到自己家楼下,现场已经有警察在维护秩序,正在准备拉上警戒线。

  见警察拦住围观的群众不让进入,观弈山人反身一拳打到了周星煜的鼻子上,周星煜立即鼻涕眼泪开始哗哗地往下流,眼睛里一片模糊,就听观弈山人嚎啕大哭:“我可怜的哥哥嫂嫂啊……我地侄儿以后该怎么办啊……”

  观弈山人边哭边拉着周星煜往楼道里走,负责维持秩序的年轻警察见状也不敢阻拦,赶紧用步话机向领队请示该怎么办……就这样,他们顺利通过了楼下警察的警戒线,进到了周星煜家的单元楼道里。

  “大叔你也觉得我爸妈凶多吉少了吗?”周星煜被砸了一下鼻子,假哭了一阵,现在想起来爸爸妈妈的处境,又发自内心地难过起来。

  “你笑着能进来给我看看?”观弈山人白了周星煜一眼说道:“走吧,大姐说你爸妈没事就肯定没事。”

  “那……关关姐的超能力到底是什么啊?”周星煜抹了抹鼻涕,提出了一个始终困扰他的问题。

  “天机不可泄露啊……她不说肯定有她的难处,要么说了对她有强大的反噬,要么对我们有巨大的影响……据此推测,应该是和预见未来、心灵感应之类相关的能力。”观弈山人边上楼梯边给周星煜分析。

  周星煜听了连连点头,想了几秒之后又突然一愣:“这么说,关关姐的战斗力是没有提高的希望了?”

  “少年!再告诉你一遍!每个人在队伍里都有自己的定位,你的角色就是冲锋在前的、一往无前的箭头!荣耀队斩妖除魔的利器!人类对抗妖魔的中流砥柱!”

  观弈山人越说声音越大,这表演能力,不去做总统竞选都可惜了。

  “我连我爸妈的下落都没弄明白,甚至……如果他们出了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救他们……”周星煜则越说声音越低。

  楼下传来一阵嘈杂声,可能是又有人想冲上楼来看热闹被警察拦住了。

  观弈山人回过身子,用难得的鼓励目光看着周星煜:“这就是我们团队存在的意义……我们大家都会帮助你。但是最重要的是你自己要振作起来,加油!少年!”

  说完又轻轻地拍了拍周星煜的脑袋,转身上楼去了。

  到了家门口,依然有警察在,观弈山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变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拉住执勤的警察小姑娘的手开始哭诉:“我那可怜的哥哥啊……可怜的嫂嫂啊……我这可怜的侄儿都吓傻了……”

  被拉住手的警察小姑娘显然是个新手,被观弈山人拉住之后小脸一红想要把手抽出来,可是出于职业道德的缘故又只好先安慰大哭的观弈山人。

  周星煜倒是瞥到观弈山人用他那抹过鼻涕的大手有意无意地在警察小姑娘手上蹭蹭……尼玛他肯定是故意的!

  这时,屋内走出来一个中年胖大叔警察,用不太耐烦的口气训斥道“别哭了别哭了!哭什么哭?!人影都没一个,说不定你哥嫂都不在家呢?!”

  小姑娘也赶紧抽出自己的手,安慰观弈山人说道“对啊对啊,大叔您先别难过了,要是真的在家遇难了,怎么可能连个影儿都没有啊?”

  周星煜走前两步,焦急地问小警察:“您是说没有爆炸……发生时屋内有人的证据?”

  警察妹子点点头“找不到任何血液、身体组织、破损的衣物。”

  屋里的胖警察也跟着解释了一句:“除了财物的损失,看不出人员伤亡的线索!”

  “那……警察同志,我能进去找找我父母的手机吗?”周星煜对前面打不通爸爸妈妈的手机一事感到非常蹊跷。

  “这个……要保护现场……”小警察一边为难的回答一边回头看胖警察的意思。

  胖警察正要制止,观弈山人又开始抹眼泪擤鼻涕,硬生生地把胖警察的话噎到了肚子里……

  “这个……警察同志……这现场也没啥好保护的了,该炸碎的都炸碎了,剩下一地残骸,连家具都不剩多少了……您说我们连自己的家都回不了了,这算怎么回事儿啊……啊啊我可怜的……”观弈山人正要继续哀嚎,被胖警察一挥手,他居然就那么硬生生地停住了!影帝的素质啊!

  胖警察把头一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手:“进来吧进来吧,别再瞎嚎了……”

  “行行行,警察同志,我们一定配合!不给组织添麻烦!”观弈山人一脸谄媚地冲着胖警察作揖拱手的,毫无世外高人的风范,连周星煜都觉得无比丢人……不过换成他,可能还在一楼警戒线外面就被拦住了。

  走进房间……确切的说是房间所在的地面,地面上全是破碎的墙体碎块、家具残骸、散落的书籍、破损的电器,但就是看不到任何的血迹和衣服,就连大衣柜里的衣服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空留了半个大衣柜的底座在那里孤零零地站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