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瓜果祭祀

  郑孟钦从商队的大车上跳下来之后,直接就冲着沐雨橙风等人走过去了,在前面一批人看来,这也属于正常现象……雇佣兵通常都是互相认识的,这四个人里面明显有三个是有职业的,只有这个刚才和大家搭话的家伙似乎还没有什么职业,看上去就是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

  郑孟钦的高山我梦护送的商队老大则热情地冲着前面这一群人打起了招呼,走商的车队能遇到新的朋友换到新的货物也是一件不错的偶遇,至于自身安全的问题……出发前就已经雇佣了这位强力的雇佣兵,自身安全完全不是问题。

  不管玩家多烂的护送技巧,只要玩家去接了护送任务,系统默认都是“告诉”商队的NPC,这是一位完全可以信赖的高手高手高高手,有他的护送,这次的走镖走商任务可以轻松完成。

  当然,如果玩家护送过程中多次丢掉车队自己逃跑或者被别人打劫了,系统就不那么给玩家说好话了……当然,郑孟钦之前没丢下过车队,所以不存在这个问题。

  “对面是可是守望川过来的朋友?在下黄亮策,我黄家班的弟兄们借道路过,还望行个方便!”说完,这个彪形大汉直接一个抱拳,冲着周星煜刚才打过招呼的那群人拱了拱手。

  玩家接护送任务的时候通常不去注意什么商队的首领到底叫什么名字,甚至……就连商队里面的弟兄们都有自己的名字这一事实也通常忽略不计,直接看看有什么货物、需要送到什么地方去,接下来就是路上小心不要被别的玩家或者NPC劫了道就可以了。

  阿奥绰SEVEN他们虽然没有接护送任务,但是可以和高山我梦一起护送车队到目的地守望川,只不过只有高山我梦一个人能够拿到系统的奖励而已。

  估计郑孟钦接任务的时候就打着找到四个免费打手的小算盘吧,现在赶上来了,发现居然还有一大票人,看来这次的护送任务能够轻松完成了。

  “有缘相遇便是客,我们是阿依族的人,也是到守望川做生意。黄家班的兄弟们,也一起来喝杯奶酒吧。”老者评估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对比,觉得己方依然处于绝对优势,刚才看到流年玉米空着手游荡的情形是自己这一边过于紧张了。

  无所事事的冒险者最危险,因为你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因为某个鸡毛蒜皮的原因就大开杀戒!在城市里面还好说,一般冒险者都比较收敛,在野外的时候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阿依族的老者就曾经亲历过好几次冒险者的屠杀!

  当然……也许并不是真正的冒险者,只不过是系统赋予老者的记忆而已,毕竟游戏开服才不到一个月,就算有玩家真正追杀过阿依族的老者,也不会这么密集这么频繁的……谁家的倒霉孩子出门天天被玩家打劫啊?!

  “这是在下的几个兄弟:黄亮嵇、黄亮祁、黄亮栋、黄亮嘉、黄亮裴、黄亮赫、黄亮魁,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是大伙儿走在一起跑商的时候,就改了名字,图个吉利。”黄亮策指着商队里面高矮胖瘦不一的兄弟们挨个介绍了一边。

  高山我梦在后面听到了,惊讶得说道:“我不知道居然商队里的几个喽啰居然还有这么好听的名字?!接任务的时候从来没注意过。”

  观弈山人的全服第一人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掐指一算……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通过键盘鼠标做出这么精细的动作的,然后轻声说道:“全是五行土火木的好名字!可惜这几位并不是亲兄弟,名字后面的单字并没有联系,估计是一个个单独入伙的。”

  此时就听老者在介绍自己的阿依族:“老朽郝连晓虎,这位是我族的第一勇士郝连木鱼……”说到这里,老者停顿了一下,显然不想继续再往下介绍了。

  开什么玩笑,自己族人几百号,挨个介绍过去……你当这是开学老师点名啊?!

  周星煜在后面听到了郝连木鱼的名字顿时呆了一下,我说嘛,怎么NPC对自己的流年玉米名字好不吃惊,原来你们的名字也传统不到哪里去。

  酷‘`匠?k网X永久:}免◎(费Wx看9小l@说%#

  看来这个阿依族的族人应该都是姓郝连了,至于名字嘛,大概和玩家取的名字差不多水平,郝连柯南、郝连夏洛克……好吧,自己是侦探迷,这个老头郝连晓虎大概不是,不过连木鱼都出来了,熊掌还远吗?!

  周星煜一边想,一边歪着脑袋看旁边正在放哨的一个黑壮武士,这位大概有名字的话就是郝连熊掌了……

  相比之下,倒是黄家班的兄弟们名字比较像传统的武侠人士取的名字。

  由于玩家有复生的本领,所以周星煜等人对于走入阿依族的领地毫不介意,就算被埋伏了怎么样?!玩家可以重新杀回来!

  最可怕的敌人就是带着记忆复生的敌人,你可以坑他一次两次,但你绝不可能算计他一辈子。

  而玩家面对唯一NPC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存在,唯一NPC丰富的经验也不可能坑到玩家一辈子,而反过来玩家可以杀普通NPC无数次是因为系统强行抹掉了刷新后的NPC记忆……或者说刷新后的NPC根本就是一个初始化的存在,没有被杀的经历和记忆。

  所以带着“冒险者很强又很坏”记忆的郝连晓虎,对待周星煜等人的态度一开始就比较谨慎,直到高山我梦带着商队一起出现的时候,他们的戒备才算是放了下来。

  就听走在前面的黄亮策在和郝连晓虎交换商队里面有的商品信息,希望能够换一些商品,以及大家到了守望川之后可以互相照料等事情。

  大家边走边说,跟着郝连晓虎一直来到湖边,就看阿依族的族人已经摆好了香案,上面堆满了各种瓜果蔬菜。郝连晓虎介绍到:“吉时将至,我族每年祭祀湖仙的时刻快到了,还请贵客一起参拜湖仙,分享一下仙家恩泽。”

  “能成仙的肯定是九尾了,狐仙怎么可能住在水里?!”周星煜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不说话你会死啊!湖泊的湖!又不是狐狸的狐仙!”观弈山人压低了声音小声地说道,刚才这些NPC如临大敌地防范冒险者的举动,让观弈山人好一阵思考。

  到底是系统给了这些NPC相应的记忆和历史呢,还是这些NPC本来就长存于此,只不过不在系统的照顾之内所以无法复活?!

  如果是前者,游戏设定,很好说;如果是后者,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又多了一条证据……当然,有些事情只要有一条证据就足够了,其他的都是辅助,陈四的出现已经是本世界和妖界互通、真实存在的铁证了,现在只不过又找到了别的证据而已。

  “湖里能出什么大仙……最多有些虾兵蟹将罢了……”高山我梦虽然是大嗓门,但是在这种场合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大声吆喝,小声地对自己的几个同伴说了一句。

  沐雨橙风摇了摇头说道:“永远不要拿着现实生活来比对《荣耀》里面的设定,我哥哥在这方面经验最多,可惜今天他不在这里,否则倒是可以问问他有没有见过类似的场景。”

  “我的经验也不差,除了睡觉几乎都一心扑在了《荣耀》游戏里面,我还从来没见过类似的场景呢。”钱景梵的阿奥绰SEVEN说完,冲着周星煜的流年玉米扬了扬下巴,同时在现实中自己也回过头看了周星煜一眼。

  不过周星煜在现实和游戏中都对钱景梵这种为了晚饭而故意讨好自己的做法视而不见……还在想着让小爷多出血呢。

  “也就是说,自从我们接了这个隐藏任务……系统的走向就和我们平常遇到的事情有些不大一样了……”观弈山人沉吟了一下,在想游戏到底和现实有什么互动的可能性。

  “或许是我们推动了整个历史的车轮……呵呵……本来小爷就是要屠龙宰凤报仇雪恨的!”周星煜一得意,牛皮顿时又大了一分,本来还是屠龙的任务,现在又加上了杀凤凰。

  “隐藏任务本来就不好完成啊……”沐雨橙风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反正一条龙是打不过,加上一个凤凰还是打不过,死一次和死一百次没啥区别。

  “真能吹!到时候找不到凤凰和龙,看你怎么收场!”钱景梵在心里嘀咕着,看向了那些正准备祭祀的阿依族年轻人。

  就见郝连晓虎从别的族人手里接过一个像唐三藏的禅杖一样的龙头拐杖,慢慢悠悠地走到湖边,开始念一大段谁都听不懂的祭祀用词……当然,他的族人大概是听得懂的。

  几分钟后,郝连晓虎回过身冲着年轻人们一挥手,大家一个个抬着新鲜的瓜果蔬菜开始往湖里面丢。

  瓜果蔬菜丢进去之后,居然没有直接沉入水底,反而是打着旋慢慢地晃了进去,似乎有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们不直接掉入水中。

  就听水里面传来一个古老的声音:“是谁打扰了圣兽玄武的长眠……”

  沐雨橙风、全服第一人同时转向流年玉米,异口同声地问道:“你们家不会和四圣兽都有仇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