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荣耀》游戏里面,玩家判断野外跑来跑去的到底是隐藏了名字的玩家还是普通的NPC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然,如果碰到心理素质不好或者话唠的NPC,几句话或者几个动作就能判断出来。

  同样,NPC判断其他人是“土著居民”还是滥杀无辜的“冒险者”有时候也不容易,NPC里面也有各种穿着华丽装备的人物,玩家里面也有穷得叮当响一身白板装备的人……比如现在的流年玉米。

  其实小湖旁边的NPC们也根本拿不准对面来的几个人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滥杀无辜的冒险者”,因为……因为绝大多数见过传说中的冒险者的人,都已经死去了。

  不能刷新的NPC和能刷新的NPC之间的最大区别就在于知识的传承与记忆,你教会了一个能无限刷新的NPC一些新的知识或者和他套近乎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等他挂掉一次被刷新出来……前面的工作白费了,这货依然是系统刷新出来的老版本初始化NPC,和你后面的努力全无关系。

  其实换个角度想想,能刷新的NPC未必不是像唯一NPC那样可以学习可以记忆,但是由于他们被杀掉之后刷新的频率和概率都太高了,所以没有办法像唯一NPC那样积累自己的知识。

  至少,他们在面对冒险者的时候是不用害怕被杀的……系统初始化的感情里没有这一条。

  也许所谓的唯一NPC也是普通可刷新NPC的一种,在和冒险者长期的斗智斗勇当中一次都没有被杀过,结果积累了足够的知识和经验,就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对冒险者有敬畏之心的唯一NPC……也许他们死掉之后也能刷新,但是他们自己不会去试,对他们自己来说,生命是唯一的。

  周星煜一边往前走一边摊开自己的双手,表示自己什么武器都没有,同时心里一直在盘算着怎么把自己表演得更像一个土著。

  “前面的朋友,在下明珠镇的流年玉米,不知对面的朋友怎么称呼?”周星煜说完,立刻有种对面的朋友们你们好吗……山下的朋友们你们好吗……之类的即视感,自己这是有多悠闲啊,居然可以这么胡思乱想。

  对面的人群现在已经围着自己的大板车摆好了防御阵势,看样子是一群游牧民族或者流动杂耍的表演艺人。

  听到周星煜这么喊,对方也明白过来这几位可能不是所谓的冒险者……毕竟这个世界里面冒险者属于少数人。

  《荣耀》地图做得非常非常大,大到除非你在几个熟悉的主城里面能碰到熟人或者大家熟悉的朋友组队可以见到成群的玩家,否则你自己在游戏里面晚上一天都不一定碰到一个真人玩家。

  当然,新手村在开服的时候还是人比较多的,而现在开服快一个月了嘛,应该是任务大厅里面玩家比较多。

  周星煜只见对方从防御圈里面走出一个精壮的小伙子,冲着他喊道:“流年玉米?没听说过!你要到哪儿去?”

  没听说过小爷的名字?那很正常啊……小爷也是今天第一天才知道,难道系统还要给每个新出生的玩家安排一段十几年的历史不成?

  那么……难道你听说过明珠镇?!尼玛这里不会真的是妖界吧?!

  周星煜一直对于《荣耀》是个真实世界的事情半信半疑,刚才见到陈四之后立刻对此事深信不疑,而现在又碰到了一群土著,听台词……居然像是知道明珠镇的样子。

  “呃……我准备去喔的咯咯喔咯的……我的家人被杀光了,去找嘟嘟和巴豆帮帮忙……”周星煜想了想自己在妖界能算得上朋友的人……或者妖,也就是嘟嘟和巴豆了,虽然人家不一定把自己当朋友,所以短暂地停了一下立刻报上他们的大名。

  《荣耀》里面NPC的名字和玩家的名字有的一拼,也是各种字数各种奇葩文字,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仙侠、魔幻或者都市类小说里面的人物名称,反倒像一堆无组织无纪律的玩家自己起的名字。

  更让玩家郁闷的是,有时候系统会让你起和别人相同的名字、有时候却又不允许。就好像一个神经有问题的系统,有时候是按照内部隐藏的玩家序列号来判断玩家身份的,所以允许重名;但是有时候也按照玩家自己起的名字来判断,所以又不允许重名了。

  连钱景梵这种游戏的老鸟都不知道系统到底算允许重名还是不允许重名……难道,拼人品?

  不过重名的问题在周星煜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实际用途,反倒是“喔的咯咯喔咯的”的大名……引起了对方人群里面一位老者的注意。

  从防御圈里面走出来和周星煜对话的年轻人显然不知道“喔的咯咯喔咯的”这个地名,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族人,结果刚才那位老者慢慢地走了出来,看了看周星煜的穿着打扮,又估计了一下远处观弈山人等人的战斗力水平……

  如果对面的人都是冒险者的话,自己的族人应该能防御住这些人的破坏;如果他们不是那少数的冒险者的话,交个朋友一起上路也未尝不可。

  毕竟这个世界里面冒险者属于极少数。

  老者盯着周星煜看了一阵之后,清了清嗓子说道:“老夫倒是听说过喔的咯咯喔咯的有个好客的嘟嘟和巴豆,不过那是老夫爷爷讲给老夫的事情了,到底是传说还是真的,就连老夫都不敢相信。”

  嘟嘟和巴豆真是妖得可以啊,这么老的老头子居然还有个爷爷听说过他们的故事……或者见过他们的人……妖。

  C酷!7匠0o网)正YM版首发I

  不过听说过就好,这样自己装成土著的概率应该大一些了吧。

  就听老者拄着拐杖继续说道:“既然朋友不是滥杀无辜的冒险者,那么相逢就是缘,过来坐坐,喝杯马奶酒吧。”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对于苏沐橙和钱景梵这种游戏老鸟来说,今天和周星煜一起碰到的事情也够他们吃惊一阵的。

  自己以前游戏的时候,什么时候还听说过有智能NPC会防备着玩家的?!并且清晰地知道玩家就是冒险者、就是滥杀无辜的代名词。

  说来也不能怪人家NPC,玩家本来就是杀各种怪物各种NPC爆材料爆装备的,大多数时候,没有人愿意把一个打怪游戏变成养成游戏。

  周星煜点了点头,回过身去走到沐雨橙风、全服第一人、阿奥绰SEVEN的身旁,向大家汇报刚才的交涉结果,不过这次周星煜没有提到什么“喔的咯咯喔咯的”……钱景梵虽然在屋里面已经听到了,但是由于苏沐橙的存在,也不适合当面拆穿或者提出质疑,等晚饭的时候再说吧。

  郑孟钦的高山我梦倒是在这个时候紧赶慢赶冲了上来,另周星煜等人惊讶的是,这货居然是赶着一队马车一起过来的。

  还在做护送商队的任务不成?!这样过去的话,会不会被对面的那一大波NPC拆穿了我们冒险者的身份?!

  高山我梦见到大家之后,直接从马车上面跳了下来,冲到大家面前笑嘻嘻地说:“闲着没事儿,接了个去守望川的护送任务。”

  你这叫闲着没事儿吗?!不是有小爷给你发布的隐藏任务吗?!居然这么不珍惜!

  周星煜直翻白眼给郑孟钦看,游戏里面能做到这一点的玩家还真不多,也就是周星煜这种手速闲着没事儿的家伙才能研究这一些小动作。

  对于商队的问题……好在《荣耀》太不像个游戏了……护送任务也是真实存在的,商队的人马也都是智能NPC,只不过是一些不知道冒险者来历的可刷新NPC。

  对于对面那一大波NPC来说,如果他们多次见过同一组玩家护送的商队,立刻识破玩家身份的可能性也很高。

  但是问题在于这些人也是第一次碰到玩家护送的商队……毕竟这个世界太大了,而普通NPC又太多了,所以对他们来说,现在的情况就是一群武力还算不错的年轻人,有的身负家族血海深仇,有的为了挣点饭前,就这么凑合在一起,和商队一起出发,正好大家在这个小湖泊旁边碰到了一起。

  当然周星煜他们不知道的是,即使是玩家护送的商队,每一次的NPC人物也都不一定一样,只不过玩家护送的商队是你去接了任务就会有商队“正好”出发,你不去接任务……商队则是随机触发,然后由其他随机触发的护送NPC来护送。

  对于系统来说,玩家只是替代了那个护送NPC的职能,把随机触发的护送商队变成了接任务之后立刻出发,其他都完全没有什么变化。

  判断是否玩家自己护送的商队……还真的没什么好办法,就算玩家自己亮出来自己的ID号顶在头顶上,问题是NPC也能那么做啊!

  这个《荣耀》游戏的设计者是成心想让大家分不清玩家和NPC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