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才一直怀疑八师弟梦比优斯是不是高智能的终结者,他干什么事儿都能给你精确到秒!”孙醉墨在旁边接过钱景梵的话茬说起来,似乎大家都很赞同他这个观点,所有人一时间都在点头。

  尼玛小爷的宿舍里还这么藏龙卧虎?难道是个什么江湖高手隐藏在校园里不成?!或者是和小爷一样的超能力者?!

  就听大师兄赵玉霖接着说道:“王云清这个人,吃饭、睡觉、上课,无比准时,精确得就像一台人形电脑;吃饭一口菜一口饭,饭吃完了菜正好吃完,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每次吃饭的口数也是一样的。”

  “关键这位王师弟学的还是信息与计算机科学,等毕业的时候,就更加一是一、零是零了,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学校出品了高科技的终结者呢。”李溪林捂着嘴嘻嘻地笑起来。

  这个动作这个声音,四师兄你真的不是四师姐吗?!周星煜就这么看着李溪林侧着双腿坐在了他自己的床沿上……尼玛老爷们不都应该叉着双腿坐吗?!

  周星煜的注意力差点被李溪林完全吸引过去,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王云清的事情都没怎么仔细听。

  不过到现在周星煜算是听明白了,七师弟和八师弟是完全相反的两类人,一个总是说了不算算了不说,一个则像机器人一样严格守时守规则。

  就是不知道现在这两个人到底是不是能和自己相处得愉快……香海基地里面有个满嘴跑火车的观弈山人,有个不说话严格要求自己的二哥,貌似自己和观弈山人大叔相处得更愉快一些?!

  尼玛小爷怎么和这种没节操没底线的人混得那么好啊……真是人生的悲哀,以后要注意自己的交友选择了。

  众人说了几句王云清的“坏话”之后,又开始讨论中午饭到底吃什么,李溪林倒是很大方,再一次提出来他请客。

  钱景梵把手一挥,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怎么老是你请啊!四师弟你不要乱来哈,开个坏头以后大家都没法过了!”

  李溪林抬手挡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似乎是笑了一下,让周星煜再一次觉得这家伙不去当个花旦太可惜了。

  不过周星煜也不能表现得太抠门了,现在没钱归没钱,但是请客还是要请的,否则自己以后岂不是落个铁公鸡的名号。

  “各位兄弟,今天小弟第一天来,还是小弟来请客,不过小弟身上确实没有带多少钱,还望各位兄弟找个性价比高的小饭馆,咱们小聚一下。”周星煜抱了抱拳头,环顾一下左右,对着各位同学施了一礼,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大师兄赵玉霖身上。

  通过前面的交谈,周星煜已经发现了宿舍里虽然大家畅所欲言,但是无形中似乎都以大师兄马首是瞻,不知道这是因为排名第一的缘故还是成绩第一的缘故。

  赵玉霖见周星煜看着自己,又扭头看了一眼李溪林,李溪林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无所谓,请老大定夺。

  于是赵玉霖说道:“兄弟们聚齐了不容易,周星煜去接受培训,半年没和兄弟们一起上课,今天要不就吃顿好的,钱景梵你也不用担心李溪林把大家的期望值抬高了,他们家穷得只剩钱了,你就当吃大户好了……”

  李溪林冲着钱景梵又摊了一次手,表示自己是无辜的,完全是赵玉霖在跟他开玩笑。

  “那就这么说好了,去吃我家牛排自助哈!”赵玉霖一锤定音,给大家安排好了午饭的去处。

  “七十六圆一位,在下出前面的整数,周师弟你出个零头就行了。”土豪就是土豪,面对自己兄弟的时候尤其够义气两肋插刀。

  不过周星煜心算了一下,貌似自己只需要付八块钱?!七十六块钱一位的自助,八个人应该是六百零八块,自己出领头的话,岂不是只需要八块钱?

  “我只出个位数?”周星煜有些不敢相信,居然还有这么仗义的兄弟,比起来观弈山人、邓纬这些家伙连付个帐都怕被拍了照,还要让自己去顶缸,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看i正(R版:章YG节*3上酷匠…#网

  好吧,小爷现在不怀念香海基地了,这个宿舍里的气氛让小爷很感动。

  李溪林一听周星煜的问题,笑着说:“你可以把十位数也付上,在下出前面的整数就是了。”

  你逗我玩儿的吧,十位数的地方不正好是“零”吗?!好吧,兄弟仗义之情小弟记住了,以后你有什么仇家小弟去把他们直接咔嚓了!

  周星煜依然还没有脱离暴力解决问题的古惑仔思维,大学里面嘛,靠的就是兄弟之间的义气。

  “都是自家兄弟,客气什么!”李溪林摆了摆手,随即拿了他桌子上面的骨瓷杯子,把盖子掀开一道缝隙,竖起右手遮挡住了自己的鼻子和嘴唇,轻轻地抿了一口水。

  这次周星煜看他比刚才顺眼多了,虽然这个喝水的动作依然很女性化,但是由于前面李溪林的仗义疏财,现在周星煜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哥们儿够汉子!

  等李溪林把手里的骨瓷杯子放下的时候,周星煜才注意到他用的杯子都和大家不一样,宿舍里面除了他之外另外六个人都是清一色的搪瓷杯,只有李溪林用的是象牙白的骨瓷茶杯,居然还带了个小托盘,如果是两分钟前,周星煜一定觉得这娘们儿太矫情,可是现在周星煜却觉得这哥们儿热爱生活是个细心的汉子!

  同样的行为,放在不同人的眼睛里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觉;在同一个人不同时间段的感觉里,也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周星煜不由地感慨:有钱这种庸俗的属性……请让小爷尽情地庸俗吧!

  老七郑孟钦和老八王云清,首先回来的是那个无比准时的王云清,因为宿舍的大门开着,周星煜正好在东张西望的时候看到了他进门时的动作。

  尼玛居然是到了门前正中间的时候来了个标准的齐步走向右转?!身体围着右脚跟转了九十度,左脚跟着并拢到了右脚旁边……

  终结者?!你敢走正步吗?!

  周星煜见到这个原地转身的动作,就知道来的人肯定是那个人皮终结者王云清,而不是懒散的郑孟钦。

  果然,宿舍内的众人见王云清一进门,就开始嚷嚷了,周星煜就听一堆人你喊八师弟、我喊八弟、他喊王师弟,真是各有各的习惯喊法,完全不是一个频道上面的。

  王云清也适应了这种宿舍里面大家各说各的方式,进门之后微笑着冲着每个人都点了点头,最后目光回到周星煜身上:“周哥好!以后咱们就认识了!”

  周星煜站起身来,向外走了两步,伸出手对着王云清说道:“您就是王云清,八弟梦比优斯?幸会幸会!”

  王云清转了一下身子,正面朝着周星煜,然后伸出手来和周星煜握了三下手……还真是各种细节全部计算机化啊。

  只听王云清慢慢地说道:“我是王云清,梦比优斯不是我,微信上的名字不是我改的。”

  “有组织无纪律!”赵玉霖瞪了王云清一眼,后者讪讪地笑了一下,没有表示反驳。

  “以后还请王师弟多关照……”周星煜立刻圆场,给了王云清一个台阶下,同时他暗自决定,以后还是叫宿舍的兄弟们本家姓好了,省得再多出什么麻烦来。

  “今天我找老师请了假,所以第四节课不用上了;这屋里守纪律的只有我一个,钱哥你今天又没去上课吧?”王云清放下手之后,笔挺地站在门口,面对里面的钱景梵问了一句。

  不用说,钱景梵逃课睡懒觉的习惯已经被大家所熟知了,而且他肯定是没有请假,所以才被王云清拿来说事儿。

  钱景梵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我们物联网工程现在还在起步阶段,一切都在摸索,摸索啊……课程不是上了白上,到工作的时候说不定完全用不上……”

  “那是!别人课堂上摸索知识,你就躺在被窝里摸索自己!”赵玉霖虽然学习也不是很上心,但是那有个前提就是他学习很好,而且他看书基本上翻一遍过去无师自通,学霸的世界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的。

  钱景梵这种就是典型的学习天赋不够,又不喜欢努力,到了考试成绩就不好,再进一步导致他学习没有动力,从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赵玉霖不止一次斥责过钱景梵这种平日不努力临时抱佛脚的学习方式,不过钱景梵似乎把大师兄的批评和建议都化作了自己在游戏里面的动力……全宿舍里面属他的网络游戏玩得最好,看这形势,将来毕业了说不定他的物联网专业找不到工作,却可以找到职业网络游戏竞技者的工作。

  话说三遍如烂草,赵玉霖也不是钱景梵的爸妈,说多了反而影响兄弟们的感情,所以现在已经是偶尔挤兑一下钱景梵,很少去督促他学习什么的了。

  不过好在钱景梵也是个聪明孩子,临时抱佛脚虽然成绩不高但是到现在为止各种小考还没有挂过科,就是不知道一个月之后的大考能不能撑过去了。

  反正后面还有五师弟呢,我着的什么急,钱景梵一向是个乐天派,我就不信一天学都没上过的五师弟大考还能比自己更顺利不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