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煜不知道钱景梵居然还有这种想法,看到钱景梵笑嘻嘻地看了他一眼,周星煜也友好地冲着钱景梵笑了一下。

  赵玉霖慢慢站起身来,对大家说道:“要不我们先去我家牛排馆,边吃边等郑孟钦,他说下了第三节课回来,估计就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了。”

  “走!西门走起!”吴白羽的床铺在进门左手边,刚才他半躺在自己的床上,现在一听可以吃烦了,立刻像个弹簧一样蹦了起来……只不过是黑铁弹簧。

  接着大家七嘴八舌地喊着各种语言的GOGOGO,推推搡搡地就出门了。

  周星煜夹杂在大家中间,嘻嘻哈哈地一起出了门。

  今天早上和观弈山人一起进的是大学的东门,现在要出西门下馆子,紫气东来啊,好兆头。

  想到这里,周星煜把自己手上的一大把零钞都塞到了口袋里面,犹豫了一下没有把兜里面的钱塞给李溪林。

  李溪林则拍了拍周星煜的肩膀笑眯眯地说道:“亲兄弟,明算账!周师弟八块钱的请客钱还是给在下吧?”

  周星煜这才觉得李溪林刚才不是给他开玩笑,大概人家家里有钱,确实这方面看得很淡吧,周星煜觉得自己脸上有点儿火辣辣的,不过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从兜里面拿出来一叠纸币塞到了李溪林手里面。

  李溪林则很认真地数了八张一元的毛票,把其他的又还给了周星煜。

  周星煜开始还没有伸手去接,但是李溪林又重复了一遍:“亲兄弟!明算账!”,同时两个眼睛盯着周星煜直看,最后周星煜只好把脖子一挺,就这么厚着脸皮把李溪林递过来的钱又收起来了。

  王云清一马当先,走在马路右侧的正中间,过膝的风衣随着他的脚步有规律地摆动着。

  其他人则左一个右一个,稀稀拉拉完全没有王云清那种仪仗队一般的作风。

  吴白羽还是勾着李溪林的脖子,就像搂着自己的女朋友那样……不过看他走路的姿势,似乎把自己的体重几乎全压到了李溪林身上,带女朋友走路的话似乎不能这样随便压啊。

  钱景梵和孙醉墨则是你撞我一下,我绊你一脚,一路上互相打打闹闹一会儿也不消停。

  赵玉霖一边走一边时不时地回头,偶尔路过学校的某个建筑时就给周星煜介绍一下……其实就是讲讲这个楼的名字,告诉周星煜我们什么课程在里面上。

  但是赵玉霖自己上过四个专业,他所说的课程大家几乎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上的,公共基础课程大家虽然在一起,但是各个专业的专业课程差别还是很大的。

  周星煜就当听生活常识了,虽然还没有决定自己选择哪个专业,但是听一听上课的常识,也省得自己将来跑冤枉路了……假如自己选择的专业和大家都不一样的话。

  如果选了和宿舍里其他人一样的专业,那么上课的时候有人带,也不会迷路……当然,跟钱景梵学物联网专业除外,这货看起来就是熟悉食堂和宿舍之间的路线。

  一路上什么望海路、临海路,左拐右拐周星煜都转迷糊了……对于一个路痴来说,有别人带路的时候既幸福又痛苦,幸福的是自己不用记路,痛苦的是将来自己走的时候还得再记路!

  刚走到西门的时候,钱景梵看了一眼手机,突然提高了嗓门骂了几句:“我就知道七师弟不靠谱!这会儿跑去陪女朋友了!”

  众人一听,除了王云清之外都纷纷低头看自己的手机,接着一个个开始骂郑孟钦不仗义,宿舍里最后一位兄弟来报到他都敢缺席。

  下次吃饭灌死他!

  让他喝辣椒水!

  还得配上醋和酱油!

  一个个地诅咒和计划让周星煜听得头皮一阵发紧,尼玛原来脱离组织是这么可怕的惩罚,这比让小爷跑个三万米可怕多了。

  最后还是李溪林过来拍拍周星煜的肩膀:“周师弟,如果郑师弟不来的话,在下还得找给你六块钱。”

  嗯?这是怎么回事?少一个人不应当是减一块钱吗?刚才八个人八块钱,现在七个人应该七块钱啊。

  “呃……为什么?”周星煜一时没反应过来,只好问了李溪林一句。

  李溪林掰着手指给周星煜算:“七十六一个人啊,刚才八位,你付零头是八块钱;现在七位,你付零头只有两块钱,当然我再给你六块钱啊……”

  1看#%正#版/章W节上%●酷u!匠P网(

  话音刚落,李溪林从兜里掏出来了一个皮钱包,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一摞的百元大钞……尼玛比小爷那一摞一块的毛票都厚啊!

  难怪人家在宿舍里请客这么豪放,土豪啊!

  不过有个愿意为你付钱的土豪舍友更让人激动,大学里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事情呢?!

  啊……周星煜赶紧收拢了一下自己放飞的思绪,这么发呆太不合时宜了,于是赶紧对李溪林说:“不用不用!都已经付出去的钱了,怎么再收回来?!李师兄慷慨解囊,小弟已经很感激了。”

  李溪林则从钱包里面数出来六张一块的毛票,硬塞到了周星煜的手里面。

  如果论力气的话,李溪林可能连周星煜的一个小指头都比不上,但是周星煜看着人家那豪华的真皮大钱包,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就算大师兄给自己变出来的钱时,自己也没这么富有啊……再客气就有点矫情了,算了,还是收下吧。

  李溪林一边向前走一边对周星煜说:“亲兄弟!明算账!在下的曾曾曾祖父就是靠诚信起家的,所以诚信绝不能丢!”

  曾曾曾祖父?!那岂不是前朝的人物了?!看来李溪林还不是个富二代,家族盛况至少已经延续了六代……

  赵玉霖走在周星煜身旁,用胳膊撞了他一下:“周星煜!收下吧,都是自家兄弟!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咱们宿舍百家姓前八名,各人学的专业也没有相同的,但是咱们宿舍绝对是整个学校里面最团结的!无论是现实生活中还是《荣耀》游戏里面。”

  周星煜点了点头,随手把那六块钱塞到了自己裤兜里面……相比人家拿着大钱包放到小西装内口袋里面的动作,自己真是逊毙了。

  好吧,希望自己能够早日融入这个团结的集体……争取在这个集体里面不是被人踩到底的角色,至少兄弟们能够互帮互助。

  好吧好吧……其实周星煜并不是排斥荣耀队的几位队长,而是自己长期以来无论什么方面都比不过他们,总觉得自己是徘徊在队伍里最低端的一员。

  除了西门之后向右走,一路上路过麻辣烫、自助火锅、家常川菜……各种小饭馆一个个都已经开门纳客。

  每经过一家店,钱景梵都会在周星煜旁边告诉他这家店里哪道菜最正宗最好吃,那家饭馆那个菜性价比最高等等。

  周星煜心道就你这经验值,真不知道宿舍里面那一排方便面桶怎么吃出来的……看来没少蹭李溪林的饭啊。

  走过下一个路口的时候,钱景梵指着向西的小路说,这个步行街那头就是风情美食街,好吃的东西都在那一头呢……当然,今天我们不去那边,真是太可惜了。

  周星煜耸了耸肩,自己这三年内吃过去肯定没问题,问题在于自己刷和李溪林的友谊值……够不够刷啊,实在不行就去问大师兄邓纬要点“真币”过来花花吧。

  过了步行街之后有个万象城,周星煜跟着大家一起来到五楼的牛排店,还没进门,周星煜就闻到一股香喷喷的烤牛排的味道。

  貌似自己上次闻到这个味道已经是三年前了……还是大师兄给大姐变出来的牛排,虽然从分子构造上面来讲那确实是货真价实的牛排的,但是总有一种生活在MATRIX里面的吃数字食物的感觉。

  现在到了自助餐厅里面,闻到里面飘出来的香味,不禁感慨这才是真实的人生!

  就在周星煜闭着眼睛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时,就听到餐厅里面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我当时谁呢!一群拯救地球的笨蛋英雄啊!”

  周星煜睁眼一看,自助餐厅门口旁边的一个座位上面,坐了一群彪形大汉……至少从体型上来看,一个个肌肉都快赶上周星煜的块头了,而且大冬天的他们居然都穿得很单薄,不知道是耍酷还是纯粹的身体素质好。

  说一群彪形大汉也不完全准确,他们座位上每个人旁边还坐着一个女生,看样子是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出来吃自助的;背对着周星煜的两个男生比较矮小,同时身边也没有女生陪着,大概就是跑腿的小喽啰了。

  唉,这个世界总是不缺那些自以为是的笨蛋……周星煜无奈的叹了口气,就自己碰到的超能力者概率,这几个看起来很壮实的彪形大汉,加起来不够自己一拳头打的。

  赵玉霖显然没有心理准备,居然会在这里碰到这么讨厌的家伙,不过嘴上他还不肯认输:“我们是拯救笨蛋的英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