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煜把头偷偷歪向左边,小声对魏丽君说道:“关关姐,你能看到未来啊?我什么时候能和阚桠枫结婚啊?”

  魏丽君抬起右手就拍了周星煜前额一下,嗔道:“不是跟你说了要防着阚桠枫吗?怎么还惦记着和她结婚啊?!哦……本宫想起来了,小星星还是个处呢……要不让本宫帮你一把?”说着,魏丽君把自己上身向着周星煜靠了靠,脸差点就蹭到了周星煜的脸上。

  周星煜赶忙收回身子坐直了,连连摆手:“别别别!关关姐别跟我开玩笑了!”两句话下来,周星煜的小脸已经涨得通红了。

  魏丽君继续笑道:“那……如果本宫告诉你,因为你未来三十年一直是处,所以本宫才出言调戏你,你会怎么想?”

  这下周星煜脸刷地就白了:“不是吧?那么惨?”

  观弈山人在旁边好死不死地接口挤兑道:“恭喜恭喜,三十岁的时候可以转职成魔法使,你是三十加十六,老夫看你也别做什么肌肉力量训练了,直接冥想,准备当个大魔导士吧!”

  周星煜一时没反应过来,又苦于手机没有信号无法随时上网查资料,好在邓纬似乎明白观弈山人在说什么,右手打了个响指,周星煜面前出现了一个悬浮的半透明窗口,里面直接显示度娘的结果:“到了25岁还是童贞就能使用魔法,到了30岁就成为魔法使……来源于二次元的传说……30岁魔法使……45岁大魔导士……70岁法圣……”一排排的信息自动向上滚动,周星煜双眼盯着屏幕看了十几秒,邓纬又是一个响指,悬浮窗口消失了。

  周星煜抬起头,直愣愣地看着魏丽君,因为不自信而有点结巴地问道:“法……法圣没我的事儿吧?”

  魏丽君用右手挡住小嘴,噗嗤一声笑了,安慰周星煜道:“看把你吓的!本宫看不到未来,刚才逗你呢,放心了吧?”

  周星煜拍拍胸脯,自言自语道:“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的心呐,现在还拔凉拔凉的!”不过说着,他自己也笑了起来。

  观弈山人和邓纬几乎是同时说了起来,观弈山人说:“我的快乐就是建立在狗友们的痛苦之上的!”邓纬说的是:“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以后都要说出来,让我们开心一下。”

  说完,两人还互相对视了一眼,满意地点点头。

  什么人呐,这都是,周星煜心里嘀咕道,不过还是感觉心里暖暖的,这样毫不介意的互踩,才是温暖的大家庭啊。

  周星煜抬起头的时候,无意中往自己右前方看了一眼,正好瞥到陈爱阳冲着他竖着左手的中指,不过他的手没有抬起来,位于两人之间的邓纬、观弈山人、魏丽君都没注意到。

  陈爱阳看到周星煜在往他那里看,悄悄地冲着周星煜晃了晃中指,待周星煜看清楚了之后,他又悄悄地收起了自己的左手,同时他的右手还在一板一眼地吃炒饭,一点动作变形都没有,完全装作没有事儿的样子。

  尼玛真无耻,周星煜心里说道,不愧是一个队伍里的,本来还以为队伍里能有个正经人呢……现在看来,这肮脏的队伍就要由自己来澄清了。

  想到这里,周星煜装作气呼呼的样子把酒杯往桌上重重地一放,邓纬随即比划了一个手枪的手势……这次连响指都省了,周星煜的杯子里立刻酒香四溢,啤酒满上了。周星煜眼角瞥到了其他人的酒杯,也同时装满了各自的饮品……这玩意儿还带群攻属性?就这样大师兄还嫌弃它?!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不过万一和南十字座苦修牌一样,换人之后就不灵了呢?周星煜想到这里,又下意识地在裤子上擦了擦自己的双手,对如意枪的觊觎之情顿时消了很多。

  正在这时,金星的大门又打开了,周星煜因为基本上正对着大门,一眼就看到了进来的人,一米八左右的个头,明黄色的运动装,白净四方脸一头乌黑的短发,身材适中不胖不瘦……有了大师兄邓纬的如意金刚锉,他们身材想不适中也难啊。

  观弈山人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头向左边偏了偏,看到来人之后招了招手,又回头问周星煜:“刚才参观基地的时候见过杜志毅了吗?”

  周星煜摇摇头,邓纬接着说道:“刚才碰到了二哥和水葫芦,没见到黄葫芦。”

  观弈山人点点头,又冲着来人喊道:“战神大人!麻溜儿的,今天来了个新兄弟,快坐下我来给你介绍介绍。”

  只见这个叫做战神的家伙,看了几眼桌上的食物之后,直接向左前方走去,来到周星煜右手边之后站住,冲着周星煜伸出来右手。

  周星煜赶紧站起来伸出双手握住他的右手,有点受宠若惊的小紧张,结结巴巴的说:“大……大哥您好,小弟……玉米,请问怎……么称呼您?”

  杜志毅声音洪亮地回答道:“战神!坐不改姓行不改名,战神就是战神!”因为离得近,差点没把周星煜的耳朵震聋了。

  周星煜赶紧点头哈腰地说:“战神大哥您好!小弟刚来,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杜志毅伸出左手拍拍周星煜的肩膀,乐呵呵地说道:“好说!战神永不抛弃朋友!永不放弃努力!战神!不抛弃不放弃!”说完拉着周星煜一起坐下来。

  周星煜点头称是,这样才是可以托付后背的好队友吗,魏丽君、观弈山人、邓纬、陈爱阳……周星煜的眼睛从左到右一个个瞄过去,心理暗自腹诽,怎么人和人的差距这么大呢……但因为清楚自己和葫芦娃兄弟们的身份区别,人家是来做客的,真心不好把这句抱怨当面说出来啊。

  就在这时,邓纬端起酒杯对大家说:“正好一起来,黄葫芦满上。”说着弯腰从桌子底下掏出一个古朴典雅的白酒瓷瓶,伸手递给杜志毅。周星煜都不用看就知道桌子底下原来肯定没有白酒瓶子,邓纬不直接给杜志毅变酒出来无非就是掩饰自己的如意枪能从身上拿下来、能远程这些功能,心理太阴暗了!

  周星煜抢过酒瓶给杜志毅满满斟上了一杯,浓重的酒香味顿时飘到周星煜鼻子里,不用尝就知道是高度数的粮食酒。

  等大家都端起酒杯,邓纬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一不小心坐到副陪的位置了,这第二杯酒我先干了,预祝咱们今年年底的守护者选拔能够顺利通过!”

  众人都举起酒杯虚碰一下,嘴上说着“干杯干杯!”

  邓纬一仰脖就把杯子里的酒全喝光了。观弈山人在邓纬右边一指他的酒杯:“老邓!不来耍赖的哈!敬酒全干!你后半杯子都喝到手里去了别以为我没看到哈!”

  邓纬一笑挠了挠头:“反正都是喝到我身体里吗……”

  魏丽君拉住观弈山人开始劝:“算啦算啦,你让他直接一杯下去就不用吃饭了。刚才本宫敬的那杯,他大半杯都喝道袖子里了,本宫都没说啥。”

  周星煜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的大师兄酒量欠佳,看来也就是一两杯啤酒的量。

  尼玛给别人变酒出来的时候倒是实在,每次都满满一大杯,敢情是你自己喝的时候直接灌到枪口里啊!

  这时观弈山人站起身来,右手举起酒杯,对在座的各位说道:“老夫以茶代酒,敬诸位一杯,希望今后咱们在一起相处的和和睦睦。我干掉,诸位随意。”说罢一饮而尽,众人也纷纷抿了一口自己的酒杯,只有黄葫芦战神杜志毅一口闷了自己的白酒。

  邓纬借机开始拆观弈山人的台:“道长你不是以茶代酒吗?你现在喝的是白花蛇草水可是水啊,根本不算茶啊!”

  观弈山人怒道:“你丫儿还想不想活了?!你的如意……嗯……金刚锉!长哪儿你丫儿不清楚啊?!弄出来的茶,黄色儿的,还带点白沫儿,谁敢喝啊?!”虽然观弈山人不是帝都人,可是骂起人来一嘴地道的儿化音……他居然还没忘记帮邓纬掩饰如意金刚锉的事,看来发怒也是装出来的。

  陈爱阳接口道:“该我了!二师弟,努力,守护者考核没跑。”说完,也不站起身来,直接和周星煜虚碰了一下杯,然后喝了杯中一口水,和之前他吃饭的时候喝的水量一模一样。

  众人似乎都已经习惯了陈爱阳的少言寡语,纷纷举杯虚碰了一下算是回敬了。

  这时杜志毅突然开口大声说道:“你们战队的名字起好了没?我先说好了,别占用我们的葫芦兄弟的名字啊!”

  酷N匠6网;.永{久《免费)看}A小b说、

  “切!谁稀罕!”一群人表示鄙视,矜持一点的说句“戚!”,豪放一点的说“靠!”,就连沉默寡言的陈爱阳都说了“呸!”周星煜在听到战队名字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听到大家异口同声的回答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要和大哥二姐、道长、大师兄组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