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煜借着大家嘲讽杜志毅的时候,站起身来对大家说:“刚才是借着关关姐的酒一起敬大家,为表示对大家的敬意,小弟挨个单独敬一遍,我干掉,大家都随意。”说完,周星煜一手接过邓纬递过来的啤酒瓶,一手拿着酒杯开始挨个敬酒。从他左手边开始,碰一下杯,仰一下脖,倒一杯酒。

  五杯啤酒转瞬下肚,撑得周星煜打了个酒嗝,接着说道:“今天,很高兴能认识大家,从此以后,我就是大家的小弟了,大事小事有什么差遣请尽管开口,不要对小弟客气!”

  观弈山人闻言立即接口说道:“哎那谁,我刚才睡觉被子还没叠呢,待会儿吃晚饭帮我去叠一下被子,还有屋子里面乱糟糟的也要打扫一下哈……”

  邓纬也跟着说:“我的屋子好几个月没打扫了!”

  陈爱阳也接着稍稍举了一下左手,别有用心地看了周星煜一眼。

  周星煜顿时眼睛瞪圆了,怎么一喝酒就忘了,在座的各位都不是善茬啊。可是话说出去了,再收回来显然不合时,只能随着自己的酒嗝咽回肚子里了……喝酒真的误事啊!

  还是关关姐好,周星煜这么想着,呆呆地坐了下来,木然地转向魏丽君的方向。

  只见魏丽君不好意思地小声对他说:“其实……本宫有些私人物品,略微收拾一下……然后你就可以来本宫房间打扫了……”

  尼玛还真是一个战队的!我看错你了关关姐!

  周星煜绝望地回过头看了看杜志毅,心里已经做好了再打扫一套房间的准备,四个宿舍是扫,五个也是扫,早死早超生吧。

  可是杜志毅看到周星煜在看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高声说道:“战神不用玉米帮忙!”

  周星煜眼泪都快下来了,怎么自己不是葫芦兄弟战队的呢,人家不仅仅是房间自己收拾……还很正常地叫了他“玉米”,自己那一队里的几位,就没个正经称呼过他玉米的!都说了几遍了我叫玉米?!

  周星煜闭上了眼睛,对杜志毅说:“谢谢!战神大哥!”

  就在这时,周星煜听到金星的大门唰地一声打开了,他睁开眼心想:“最后来的应该就是水葫芦蝴蝶公子王东了吧……”

  可是从门口进来的是一个浅绿色的圆柱体,绿色圆柱体飞快地冲到饭桌前,围着饭桌转了小半圈走到魏丽君身后,又转向沿着顺时针方向飞到了邓纬左手边的座位上。

  等绿色圆柱体停留在座位上之后,周星煜才看清楚原来里面就是王东,想必这就是单人时间逆差装备了。

  只见王东坐在座位上,飞快地左右看了看,突然笑了一下,随即双手一前一后放到腰间,接着绿色圆柱体的光芒闪了几下,等到绿色光芒消失的时候,众人听到王东不好意思地解释:“忘了”

  魏丽君对周星煜解释道:“进了一比十二时间逆差的电脑使用区,会自动激活身上的单人时间逆差装备,这样从电脑区出来的时候,依然还是保持着一比十二的时间逆差。水葫芦脑子里是水,经常忘了关设备。”

  王东听到此言,反驳道:“哪像你,连续八天每天更新一万二……真辛苦啊……天天用十二区的电脑,能不熟练吗?!一天一万二,放十二区就是二十四小时才一千字,你还好意思去论坛上吹……”

  魏丽君一听王东这么说,立刻板起了脸:“写历史剧不要查数据啊?不要查历史文献啊?你个写网游的一个月查的资料有我一天查的资料多?!你还好意思吹!”

  观弈山人看着架势要吵起来,赶紧拉住魏丽君。杜志毅也伸出右手拍了拍王东的肩膀,示意他别再说下去了。周星煜低着头,注意到魏丽君已经把一只脚的高跟鞋退了下来,估计王东在嘴贫一句,高跟鞋就飞过去了……

  邓纬两边都拉不到,就拍着桌子喊道:“谈正事谈正事,今天欢迎新人入队!”众人在一阵鸡飞狗跳的骚乱中安静下来,只听陈爱阳幽幽的说道:“队名?”

  周星煜不知哪根筋没搭对,接嘴就说:“玉米棒子队……”刚说完他自己就后悔了……还没等他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一只高跟鞋就飞到了周星煜的鼻子上,同时魏丽君嗔道:“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感情儿刚才要砸王东的鞋,被周星煜赶上了,这话插嘴插得真是……周星煜只得暗自叹道“我嘴贱,我该死……”

  “要不叫战神?名字多响亮!”杜志毅在旁边起哄道。

  观弈山人拿起葫芦冲着杜志毅做投掷壮,用比杜志毅还高的嗓门喊回去:“金刚葫芦娃!你妈叫你回家吃饭!”

  杜志毅毫不示弱,继续说道:“战神是刀枪不入的黄葫芦娃!合体的才叫金刚葫芦娃!”

  邓纬见状赶紧开始劝架:“跑题了跑题了,我提议,如意如意随我心意,叫如意队如何?”

  王东听到之后嗤地一声笑出来:“还不是抄我们葫芦兄弟里面的设定?!”

  陈爱阳悄悄地竖起大拇指,小声说:“加一。”

  r:最Ir新*章\n节》E上◇酷匠}网{k

  魏丽君把手中的高跟鞋指向陈爱阳:“你哪个队的?!我提议,叫杨家将!”

  周星煜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的手机屏幕,手机信号是没有了,但是邓纬不忘八卦,在周星煜的手机屏幕上刷刷地显示各种解说,以及自己的各种吐槽:杜志毅从来都自称战神,嗓门就那么大,不是他故意喊大声的;如意队怎么啦?凭什么说抄他们葫芦娃的设定了?有如意的地方多了去了!没文化真可怕!只看过葫芦娃的人真可怕!大姐偏爱姓杨的,她的小说主角都姓杨;王东唯恐天下不乱,冲着魏丽君说到:“恒……源……祥!”

  陈爱阳又竖了一次大拇指“加一……”

  周星煜好死不死地跟着王东的话接了句“羊羊羊……”,紧接着脸上又被拍了一高跟鞋,周星煜心里那个悔恨啊……好好地看戏就行了,嘴贱什么啊!自作孽,不可活啊!

  观弈山人清了清嗓子,提醒魏丽君说到:“这个……大姐,貌似我们队里根本没有姓杨的同学啊……”

  魏丽君撇了撇嘴,很没底气地回头说到:“本宫乐意!不行啊?!”

  观弈山人点点头:“行!您请便……”

  邓纬继续悄悄地在周星煜的手机上刷屏:拍死你丫的活该!羊羊羊一出,大姐战斗力飙升三个台阶!看,道长都不敢惹现在的她。

  陈爱阳这时看似不经意地插了一句:“努力队!”

  周星煜心里咯噔一声:“啥?奴隶队?”不过还好这次他管住了自己的嘴,没有直接冒出来这句疑问,不然,估计拍到他脸上的就不止是高跟鞋了。

  魏丽君白了他一眼:“努力!奋斗!拼搏!你看本宫占哪样?”

  王东跟了一句:“这两天你不是还五更来着?!还不够努力?”

  邓纬倒是支持陈爱阳:“我就挺努力的啊!我挺二哥。”

  观弈山人伸手拍了邓纬一下:“守门员不要高喊自己是前锋!你努力的话,就没有偷懒的人了。”

  周星煜这次学乖了,静悄悄地看自己的手机屏幕:二哥就是偏爱努力!奋斗!汗水!水葫芦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他和大姐都开一比十二时间逆差码字,五十步笑百步啊!守门员怎么了?哥也是国安正式挂名的!他就一破叫兽,还是副的!

  观弈山人似乎不知道邓纬在周星煜手机屏幕上的小动作,环顾四周一眼,慢慢说到“参加的考核是守护者,守护的是人类的生存,要不就叫守护伞队?”

  魏丽君扭过头去,用身体语言表示自己的不满。

  陈爱阳咽了一口口水,一个字都没有说。

  邓纬因为观弈山人刚才鄙视他,努力拆观弈山人的台:“还守护伞呢?!我们是守护伞的死对头还差不多!丧尸队!”

  杜志毅高声道:“道长是舔食者!比丧尸还丧尸!”

  王东这次嘴里正吃了一口东西,吐槽慢了一步:“这个好!蛮符合你们全队气质的!”

  魏丽君悠悠地冒出一句:“依本宫看,要不叫轮回队吧?”

  周星煜的手机屏幕上继续一行行即时解说的台词:道长盲目崇拜保护伞公司啊,他的电脑桌面常年都是守护伞的大标志;道长是巨蟹座的,舔食者,哎呀,少儿不宜少儿不宜;大姐有时候会冒出一两句过来人的话语,让人不可捉摸,似乎她经历了很多轮回没有消除记忆;难道是投胎走奈何桥的时候没有喝孟婆汤?

  周星煜看得一愣一愣地,什么少儿不宜啊?越不说心里越痒痒的啊!

  不行,出了基地之后赶紧上网查一查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爱阳再次投了魏丽君的否定票:“太沉重!少年就要勇往直前!义无反顾!”

  邓纬继续打圆场:“咱们围绕守护者这个名字想想,别扯太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