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煜如释重负,赶紧放下观弈山人的大提包,这件简直就是农民工返乡必备的装备啊,红蓝编织袋的华丽颜色,尼玛还写了个大大的驴牌,老牛鼻子你应该买牛牌的啊,不会吧这难道真的是驴牌?周星煜嘴里一边嘟哝着一边在大提包里翻找。找出运动衣之后直接把身上的西装领带一扯赶紧换上,路边就路边,管不了那么多了,任谁穿新鞋走个几千米都受不了啊。

  “哎……把你的臭鞋放你自己的背包里!”就在周星煜要把衣服鞋子一股脑塞到提包里的时候,观弈山人赶紧制止他。

  尼玛又不是运动鞋!皮鞋啊!!新换的!!!哪里臭了?!周星煜恨不得把皮鞋按到观弈山人鼻子上让他闻闻!

  换好运动装,周星煜甩开大脚丫子抖了抖腿,感觉清爽多了,嗯,如果能不给臭牛鼻子抗包就更好了,想到这里,周星煜拿起寒冰剑作势就要去挑观弈山人的大提包。

  “哎……那么细的棒子你就去挑着提包?!别撅断了又招妖魔鬼怪来!”观弈山人又是一次紧急救场扑救。

  “啥?啥啥?尼玛不是女娲娘娘亲手的封印吗?我当上面的‘崂山旅游纪念’是你刻上去掩饰的,尼玛真是买了个旅游纪念品?!”周星煜直接把心理话爆粗口说了出来,如果没有手里三四百斤的寒冰剑压着他的话说不定已经跳起来了。

  观弈山人讪讪地一笑:“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总之,在你学会灵力外放之前,禁止用这把上古神剑……棒子去进行任何暴力操作,禁止砸、劈、砍、折等破坏封印的行为。话说这把神剑我都用了好几年了一点儿事儿没有,你个肌肉男怎么拿到这几分钟就要捅两次篓子啊?!”

  周星煜再次无语:不能出鞘的神剑……不能用来砸的棒子……你直接告诉我这就是把桃木剑得了,心理上还比较好接受。

  观弈山人说话水分太多了,周星煜已经不知道到底什么该信什么不该信,只好任由观弈山人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自己是不是跟着嗯几句敷衍一下,至于听进去了多少,他自己也不知道。

  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观弈山人突然说:“棒子?!有情况!”

  周星煜一个激灵,连忙问:“怎么了?大妖还是大魔?”

  “妖魔你个大头鬼!”观弈山人给了周星煜一个暴栗,轻声说:“哪来那么多的大妖大魔盯着你?我是感觉后面有人的气息跟着我们,已经跟了十几分钟了,但是每次跟你说话我回头仔细辨认,却又什么人都没有。”

  周星煜这次没有胡乱发表评论,而是谨慎地问:“这……说明什么?”

  “来人水平不一般,但是……可能是实力有限,否则就直接明抢了,而不是这么偷偷摸摸地跟着……”说到这里,观弈山人转身站定,鼓起丹田之气朗声道:“后面的道友有何指教,还请现身一叙!”

  说来也怪,周星煜看到后面十几米远的地方,空气像水波一样晃动了几下,随即传来一阵妖媚的笑声:“呵呵呵呵,不愧是得道的高人,既然被发现了,那就后会有期,不劳道长相送了!”

  紧接着周星煜看到空气中的水波纹直接远去,又渐渐消失了。

  如果说周星煜佩服观弈山人的地方,用桃木剑挽剑花冰冻面条算一次,那么发现有人隐形跟踪这次理当算第二次。开什么玩笑?隐形人?刺客的潜行?妖怪的拟态?周星煜再一次感到自己的世界观崩溃了,需要重新建立。

  从这之后,没有发什么什么更奇怪的事情。六十里地对普通人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对于周星煜他们俩来说基本上是小菜一碟,特别是在出了机场高速之后走在偏僻的乡下公路上,如果前后没有什么人没有汽车的时候,周星煜和观弈山人都是一踏几米远,速度和百米超人冲刺差不多。不过两人行走的方式截然不同,周星煜是双腿一弯曲,腿部肌肉一用力,地上弹起一股烟雾,随之周星煜整个身体就像炮弹一样笔直地向斜上方飞出,再重重地落到地上弹起第二股烟雾;观弈山人则是轻抬腿慢落脚,也不见怎么用力,身子就向前轻飘飘的平移了一大段距离,始终与周星煜保持相同的速度,不管周星煜怎么暗暗用力,都无法把观弈山人甩到身后。

  两个多小时之后,两人来到一座两米左右高围墙圈起来的场地,围墙里面还种了一排白杨树,场地的两扇铁栅栏门锈迹斑斑,就像废弃了多年的工厂,从大门里望去,训练场地上的草坪一块绿一块黄,像癞子头上的斑秃,周星煜疑惑地问了一句:“网上不是说投资三亿多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训练可泡温泉可洗桑拿可作按摩吗?怎么看上去条件这么艰苦啊?”

  酷◎S匠网永\久免费eD看@小A:说a

  观弈山人回头说:“那是行大新基地,香海这里是老地方。”说完就准备抬手去敲铁栅栏门。

  正在这时,大门里面传达室的小屋子里小步跑出一个短发西装裤男,边跑还边冲观弈山人他们挥手:“哎呀妈呀,师兄你可来了!”

  观弈山人用高八度的声音压着来人的声音同时说:“小邓啊,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二师弟,周星煜,星星的星,煜……哎,星光煌煌,煜煜闪光。棒子,这是你大师兄,邓纬,邓爷爷的邓,经天纬地的纬。”

  “道长,不是说大师兄是国安的掌门BOSS吗?资历最老的BOSS!”周星煜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前面观弈山人似乎说过大师兄在国安地位很高。

  “对啊,掌门人啊,整个训练基地就属他资历老了!赶紧的,前边放包去!”说着观弈山人用脚面轻轻踢了周星煜一脚,周星煜提着包走前头去了。

  观弈山人压低声音偷偷对邓纬说:“不想当二师兄就别叫我大师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