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有人选你资质那么差的玉米棒子当徒弟的。”观弈山人坏笑着说:“你看你,除了一身蛮力,还有啥?在家练了一个月,把自己练成了一个普通人还沾沾自喜。你的‘灵’的能力呢?你的小宇宙肿么还不爆发?”

  尼玛!小爷不是没工夫更新自己的大作吗,这不还没来得及构思主角的'灵'能力是什么具体作用,怎么连这也成了罪过,难道小爷一出门撞翻几辆车推掉几堵墙就算正经了?

  观弈山人继续挤兑周星煜:“根据组织上权威专家多年的研究成果,现实人类在通过平行宇宙共鸣获得自己的独特能力之后,后面的发展就和平行宇宙没有太多联系了,当然也可能有联系,只不过现在研究素材不多,所以无法形成定论。”

  周星煜眼角黑线直冒:“这是哪家的砖家啊?到底是没联系还是有联系?!一加一不是等于二就是不等于二,这尼玛也叫研究成果……”

  观弈山人摆了摆手:“这个权威专家吗……就是我!一加一的问题有点难,不过一加二的问题老夫可是研究出来了哦。”

  周星煜撇了一眼:“一加二貌似陈景润研究出来的吧,叫兽?!”

  观弈山人笑了笑,谦虚地说:“是副教授啦,做人要诚实吗。你大师兄是我研究的第一个实例……”

  “我是第几个实例?”

  “第二个……吧……”

  尼玛一共就见过一个实例,还好意思说多年的研究成果!

  “其实也算第三个?还有一个获得的能力太差,资质平庸,完全无法修炼大道啊。”观弈山人想了想又补充道。

  尼玛那不还是只研究了一个!多了一个你嫌人家平庸压根没研究吧?!

  “你不会申请国家研究经费了吧?”周星煜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没错,以他无下限的人品,他肯定会找各种借口问国家要钱的。

  “骚年你左脑子是水右脑子是面粉吧?怎么一动脑子就提出这样浆糊的问题啊?你申请个研究超能力的国家项目给我看看?!你见哪个大学有研究异能的机构?!连中国龙组那种档次的机构都只有几个主要国家领导才知晓,像我们这种精英中的精英,战斗机中的轰炸机,能走普通路线搞什么科研吗?”观弈山人义正严辞地训斥了周星煜一番,然后又把声音降低八度小声说:“虽然我以发扬中华文化的名头申请了一部分项目经费……”

  周星煜再次被观弈山人的无下限打败了,太无耻了,看个网络小说还骗国家的研究经费美其名曰发扬中华文化!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走了多久了?你打算直接走到国安队的训练基地?还是到大师兄的水帘洞?”周星煜背着三样东西,除了自己的背包比较正常,寒冰剑和观弈山人的大提包重量都不轻,真是可怜了观弈山人来的时候坐的飞机啊,机场应该给他收三倍的机票钱,尼玛这哪是包裹啊,小五百斤的东西没把人家的传送带压坏啊。

  观弈山人掏了掏马褂上的口袋,给周星煜看了看:“喏,跟小弟出门,你让老大带现金不成?”

  “I服了YOU,我第一次出门就罢了,你更行。”周星煜做了个吐气弯腰的姿势。

  观弈山人拍拍衣服,满不在乎地说:“到香海不就六十公里吗……我都没说啥,你有什么好抱怨的?!”

  “大叔你空着手呢……小弟我第一次出远门穿了新衣服新鞋……我该死……我自找的……”周星煜只能自认倒霉,没办法,谁让自己年龄、脸皮、武力都不如对方呢,只能挨欺负的命了。

  “反正路上闲着也是闲着,我就给你讲讲这次你的集中训练吧,嗯,你的这次训练呢,主要集中在基础身法、基础拳法、基础脚法、基础心法……嗯,听上去和那个资质平庸的二货训练内容差不多啊,没事,不要介意这种小节。”

  “那训练完了我是不是就成了江湖高手了?我不是说修仙修真妖魔界那个级别的,我是说现实生活中的。能不能飞檐走壁踏雪无痕快意江湖?”周星煜眼中冒出了小星星。

  观弈山人正色道:“骚年!有点追求好不好?!凡人界的江湖有什么好混的?!”

  最新b*章☆节o上`酷…O匠网*k

  周星煜反问:“那道长您去过仙界魔界神界还是灵界妖界鬼界?”

  观弈山人撇了撇嘴,不服气地说:“都没去过!骚年你倒是挺清楚六界分类啊,仙侠小说看多了吧你!不过灵界可不是单独一界,天地灵气浓郁的都可以称之为灵界,算是一个泛称。就像你的小说《妖孽之混元灵界》,混元界是主人公活动的舞台,由于天地灵气浓郁,就可以称之为‘混元灵界’,虽然是你小说里写的东西,但是由于和你产生了平行宇宙共鸣,所以这个混元灵界肯定是客观存在的。”

  “那地球肯定是末法时代,妖孽横行,灵气稀薄了……”

  观弈山人笑了笑,摇头道:“这个不完全对。地球上有浓郁灵气的地方,都被大阵覆盖,从外界是看不出来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一旦使用正确的方式进去,就是别有一番天地。”

  周星煜顿了顿,迟疑的问道:“那传说中的瑶池仙境、昆仑仙境、崂山福地什么的,都是真的?”

  观弈山人又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只去过我去过的洞天福地,其他的是真是假不好说。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点,地球的真实大小远远超出你的科学知识告诉你的那样。”

  说着说着,观弈山人回头看了看周星煜,笔挺的西装散了,大红的领带松了,就连崭新的西装裤的裤腿上都沾上了雨后的泥点。

  观弈山人觉得实在不是那么回事,跟周星煜说:“骚年放下提包吧,里面有我的运动服,你拿出来一套换上。然后……光着脚走路吧,训练现在就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