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纬解释道:“出任务一般都是以小组为单位的,除非是你个人接手一些秘密任务,否则我们都是一起行动。队伍接任务要求队伍成员全部通过守护者考核,所以必须保证你这次能考过,我们队伍才能正常接任务;你看葫芦兄弟他们的队伍可以寻觅美女入队,我们就不行,因为考核的时候多加一人难度翻倍;而葫芦兄弟全队都是通过守护者考核的,他们就可以去掉……部分队员,陪着新队员去考核,难度自会降低很多……”

  邓纬一番忽悠,险些说漏了什么信息,但同时也完全绕过了周星煜刚才的问题,没有明确回答到底谁过谁没过守护者考核,周星煜显然被他的一番长篇大论侃晕了,也没有再继续纠缠前面的问题。

  周星煜想了想,又继续提问道:“提问:每届能通过考核的队伍有多少?”

  “回答:以往很严,每年一两队;近几年还是上面说的,不知什么确切原因,大幅加大了通过率,估计今年能有半数通过?”

  “提问:考核过了之后,是不是就要上战场对抗妖魔鬼怪?”

  “回答:不清楚哦,不过应该没有鬼,鬼修对仙灵气没有需求,妖、魔、仙、人四界生灵对仙灵气有迫切需求。一切战争都是抢夺资源,灭你族人……只不过是顺手而为的事情。”

  “提问:妖魔仙人鬼都能修仙?仙也修仙?”

  “回答:六界从高到低分三层,两界为一层,神、魔两层最高,仙妖两层在中间,人、鬼两层垫底。修仙一词并不很严谨,有的说修仙,修成神仙;有的说修真,修得真实。下面五界修仙,为了一层一层向上界走,神界是否修仙修神……不得而知,反正我没出过人界,告诉你的这些信息也是道听途说,前辈指点的信息,当然也不乏错误信息,以后我们可以自己根据自己见到的实际情况自我修正。”

  周星煜想了想,不知道该继续问些什么问题,刚才的一系列问题透漏的信息量有些大。仔细想了想之后,对观弈山人和邓纬说道:“那么……就我现在的情况,如何才能提高实战能力?修炼师兄给我的武功秘籍吗?”

  邓纬刚要解释,观弈山人接过话题对周星煜说道:“实战!把你对武功秘籍的理解直接融入到实战中,打好基础,比什么都重要。”

  周星煜裂开嘴笑了笑:“那……大师兄我们切磋一二?不需用如意枪哈!”

  邓纬白了周星煜一眼:“不用如意枪!大师兄就是没了金箍棒的孙猴子,一身本领去了一多半!你还好意思切磋?”

  周星煜理直气壮地反驳:“我这不还没学什么武功秘籍吗?!大师兄你好歹也修仙多年,连个一身蛮力的凡人都打不过?”

  邓纬不受他的挑拨,直接摇摇头,伸手“啪”地一声把自己的棋子扣在了观弈山人的棋子上面,然后交给旁边的裁判,随口说道:“还是你和道长拼力量吧,等我赢了这把哈!”

  裁判把邓纬的棋子收下,把观弈山人的棋子放回棋盘。观弈山人见状大吼一句:“哎?!我的军长你也来撞!棒子你等等,我马上就赢了。”

  周星煜忍不住侧过身去看了观弈山人刚才的棋子……尼玛!营长!大师兄拿连长冲锋陷阵呐?!

  周星煜嘴一撇,被邓纬看个正着,观弈山人手里已经拿起一个棋子在动了,一歪头正好也看到了周星煜的苦瓜脸,心道“不好”,但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继续把手里的棋子迂回了一下。邓纬则毫不犹豫地拿起自己的一个棋子,直接冲着刚才的“军长”撞了上来,果不其然,这一次裁判判决观弈山人的棋子挂了。

  观弈山人伸手一拍周星煜的脑袋说道:“观棋不语真君子好吧?!棒子你的脸都变苦瓜了,我这棋子被你活生生地出卖了!”

  周星煜颇不以为然,反驳道:“你不会放下你手里的棋子把你的小营长先藏起啦啊?!”

  “啪!”周星煜脑袋上又挨了观弈山人一下:“刚才没确认的信息又让你实实在在地卖给你大师兄了!起手无回大丈夫,没听过吗?”

  周星煜又一撇嘴:“切……还不是你想继续装!装过了不是!”

  观弈山人一边跟周星煜斗嘴,一边快速地在棋盘上走棋。邓纬也不再多加思索,啪啪啪地果断走棋。十几个回合之后,两人加起来不到十个棋子了,居然还都死撑着不认输!

  周星煜试图再看看双方的棋子,以判断一下到底谁占上风,结果不管是观弈山人还是邓纬,不约而同地把自己盘面上的几个棋子都扣在了棋盘上,根本不给周星煜偷看的机会。尼玛!真小气!

  周星煜刚诅咒完,观弈山人和邓纬的司令终于对撞在一起,双双挂掉了……双方不约而同地翻开军旗,周星煜长嘘一口气,终于快结束了!

  可接下来,两人都开始迂回自己手里的棋子,就是不动军旗周围的三个子,周星煜看着都急了:“不带你们这样玩的吧?这样算滑棋耍赖了吧?”

  观弈山人抬手给了周星煜一个暴栗,“真没耐心,以后怎么去伏击偷袭妖魔?!”说完,拿起一个子冲到了邓纬面前……挂了。就在裁判把邓纬的棋子放回棋盘的时候,观弈山人冲着周星煜说道:“看,这就是没有耐心的结果!”

  尼玛这也能怪到我头上?周星煜立即想到了那个老笑话,新兵打靶不合格,连长气呼呼地把新兵蛋子大骂一通,然后趴下亲自示范,结果飞靶了,连长站起来呵斥新兵‘看到没?你刚才你就是这么打的!’然后继续再痛骂一通新兵……

  就在周星煜想象着新兵怎么挨骂的时候,观弈山人最后无子可动,只好把棋盘一推说“平局!”,邓纬立刻反驳道:“你没子可动了应该是认输!”观弈山人也不示弱:“大家都抗不了对方的军旗,理应平局!”

  邓纬说:“你不就是又摆了三颗地雷在军旗旁边?!凭什么认为我没有工兵?”

  “那你能动的那颗子上来啃一口?!”

  “网上联机的话你已经被系统判负了!”

  周星煜实在看不下去了,准备帮邓纬说句公道话:“那个……要不咱们三个人投票?”

  观弈山人瞪了周星煜一眼:“棒子你想好了!你投谁赢找谁比试去哈!”

  周星煜立刻撇了撇嘴,干砸吧了几下,想到刚才邓纬死活不跟自己比试的模样,只好摸着胸口……感觉是昧着自己的良心说道:“我投……道长赢?”

  观弈山人一推棋盘,站起身来乐呵呵地对周星煜说:“来,贫道陪你走两招……”

  邓纬对裁判说了句“复盘!”然后冲着周星煜嘿嘿一笑:“等会儿吐血了我可不给你打回复枪啊!”说完,开始看棋盘上的明棋,一步一步准备研究刚才观弈山人的打法了。

  周星煜听到这句,心道坏事儿了,尼玛听这话应该是大师兄认定我打不过道长啊……“这个……道长……您下手轻点儿?”

  观弈山人鄙视地说道:“还没动手呢,就胆怯啦?等去妖界的时候,让你大师兄给你变个战力探测仪出来,省得影响你发挥。”

  周星煜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想到自己带个战力探测仪眼镜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那就开始吧?”周星煜回想了一下动画片里天下第一武道会的情景,双手抱拳冲着观弈山人鞠了一躬。

  只见观弈山人双手于腹前相交,左手四指抱右手,向前躬身,接着左手掌心向内,掌背向外画弧,滑落于胸口上,右手画弧线向下右环绕,周星煜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稽首”这个词,不过现实中第一次见到,感觉怪怪的。

  周星煜笔直地站在这里,不知道该等长者先进攻呢,还是应该自己这个弱者先动手……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观弈山人朗声道:“贫道只用一只手,先让你三招,出招吧!”

  周星煜闻言便不再犹豫,提起拳头准备给观弈山人来个黑虎掏心,就听邓纬在旁边阴阳怪气地说:“事出反常必有妖!道长你这么客气,肯定又挖坑让二师弟自己跳了吧?!”

  酷^匠&4网w首,发@

  周星煜正在向前冲的拳头差点没软下来,胸前直接一口气倒灌过来呛到了,最后拳头是打到观弈山人身上了,周星煜也开始咳嗽起来,感觉就像刚才自己全力打出的一拳揍到了自己身上。

  邓纬一边看棋盘一边瞅了周星煜一眼:“这都行?二师弟我可是帮你的,你上点儿心行不行?”

  周星煜一咬牙,并不回答邓纬的话,收回右拳,准备第二次进攻。观弈山人侧身退后一步,依然倒背着左手,右手下垂放在身侧,对邓纬说:“贫道从未骗过任何人,施主何来此言?”

  邓纬听了大笑:“听听听,没挖大坑才怪!老牛鼻子自称‘山人’或者‘老夫’的时候属于正常状态,自称‘贫道’的时候,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