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他就按照观弈山人说的,伸手摸到了自己腰带上,果然,在腰带前后各有一个按钮。

  周星煜摸了摸按钮之后,用力按了下去,只见眼前的淡绿色圆柱体唰地一下消失了,同时观弈山人本来沉闷冗长的声音突然变得正常了:“间逆差对讲机,骚年就你这破理解力,一辈子待在十二倍速里面算了!”

  周星煜抱歉地对观弈山人说到:“对不起啊道长,喝多了,你们给我用这玩意儿也没有提前教学……”

  观弈山人怒气未消,挤兑周星煜说到:“骚年就你这悟性,敢给你教学的都是玩命三郎!”

  周星煜从床上蹭下来,床大了也有点不好,就是下床不太方便。赔上一脸自己都觉得假的笑容,对观弈山人说:“这不还得麻烦您老?现在该教我些修仙的本领了吧?对了,我睡了多久?”

  观弈山人点开卧室的大门,准备走到外面的客厅去,同时先回答了周星煜的第二个问题:“给你开的是一比十二时间逆差,现在过去了半小时不到,现在帝都时间是晚上七点半。”

  周星煜点点头,跟着观弈山人向前走了出去。

  客厅里邓纬坐在一个麻将桌一样的方桌面前,邓纬左手边坐着大姐魏丽君,哎?不对,衣服一样但脸型明显不一样,这人谁啊?不是基地里没有其他女人了吗?

  只见观弈山人走到邓纬对面的座位上坐下来,同时侧过脸对周星煜说到:“骚年不要好高骛远,先拿大师兄给你的武学秘籍练一练基本动作,把你的一身蛮力控制好。”

  邓纬接着观弈山人的话说:“现在还不告诉他不太好吧?”说着,拿起面前棋盘上的一个棋子,向前走了几步,盖住观弈山人的棋子,然后把两个棋子同时交给了左手边的女人。

  周星煜一时没想起来该说什么,就这么看着对面的女人把手中的两个棋子翻过来看了一眼,然后把观弈山人的棋子摆回棋盘,把邓纬的棋子收到了旁边的棋盒里。

  邓纬忿忿不平地骂了一句:“靠!军长啊你?!”

  周星煜的眼神一直停留在那个看棋子大小的女人脸上,总觉得这人在哪里见过,听到邓纬的话才明白他们在下四国大战,估计其他人不象他们一样浪费时间,所以只能三人下两人棋。

  周星煜正准备拉开椅子坐下,弯腰俯身的角度,脸部离对面的女人最近的时候,邓纬瞥眼看到周星煜的眼神直勾勾的,于是打了个响指……对面的女人面部突然变成了骷髅,吓得周星煜一屁股坐到了后面,把凳子差点坐塌了。

  观弈山人见周星煜的窘态笑道:“就这样还守护人类的荣耀呢!见到真妖魔的时候,骚年你从裤裆里掏出来家伙画地图,留给后人当藏宝图不成?”

  邓纬解释道:“二师弟,这个不是真人,不用盯着看了。还好没外人,要不丢人可丢大了……”

  周星煜往前拉了拉椅子,强作笑颜道:“刚睡醒,刚睡醒,还没清醒过来呢,其实我胆儿可大着呢。”

  邓纬打了又个响指,比对棋子的裁判脸部又变化成为一个美女,和刚才的人不同,周星煜又有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

  观弈山人走了一步棋,把双方棋子交给裁判美女,同时对邓纬说到:“你来说吧,看你们师兄弟感情不错,多交流交流吧。”

  美女裁判把邓纬的棋子放回棋盘,这次看来是邓纬的棋子大了。

  观弈山人接着上面的话继续说到:“老夫的军长!有种你司令别跑!小样炸死你!”

  邓纬也不示弱,还嘴道:“我满棋盘都是司令!二师弟,你知道道长为什么不肯教你修仙之法吗?”

  周星煜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该不会是他自己也不会吧?”

  观弈山人说:“恭喜你!”

  邓纬接着说:“答对了!”接着走了一步棋,把刚才那个司令棋子雪藏到军营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司令。

  周星煜目瞪口呆,实在无法相信这个答案,命名这么先进的基地,还现代技术与修仙法阵技术相结合,还核能源清洁利用,而且……在机场的时候明明显示了道长超强的力量、画符生冰、健步如飞,怎么能说道长不懂修仙呢?

  邓纬等周星煜消化了一下这个惊爆的消息,继续说道:“我前面跟你讲过,道长怀疑自己是穿越来的,或者是其他的什么状况,总之他的记忆中有许多碎片。道长的阵法、符法等技术似乎都是天生而来的,某个时间,突然就会了,但让他说出个所以然来,完全说不出来。”

  9●更h新f最!3快上酷@Y匠zt网R

  观弈山人考虑良久,走了刚才对面一侧的一个棋子,这次没有继续兑子比大小,算是一个战术卡位。

  周星煜把两只手都撑到下巴上,颓然说道:“早就知道道长靠不住了……那我以后只能学大师兄给的武功秘籍了?”

  邓纬也走了一步战术堵位,继续解释道:“道长的能力讲述不出来;大师兄我的能力全在如意枪上也没办法传给你;大姐的能力不明,也不可能教给你什么;二哥的能力就是苦修,已经传给你南十字座苦修牌了。葫芦娃兄弟都是客人,就不要指望人家的看家本领传给你了。”

  周星煜双手一低,趴在了桌子边上,嘟哝着说到:“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观弈山人走了一步棋,和邓纬的棋子同归于尽,白了周星煜一眼说道:“猪一样的是你吧?二师兄……”

  周星煜把头一低,无奈地捶了一下桌子,第一次这么恨这个排名!尼玛小爷终于知道你们的排名为什么那么乱了,感情都不愿意当二师兄!

  邓纬又开始劝解:“道长别那么刻薄吗……咱们的能力确实传承不下来啊,也不能怪二师弟认为我们没本事啊。是吧,二师弟?!”

  尼玛不劝解还好,大师兄你故意的把?!劝解还带这么嘲讽的?!

  邓纬把刚才的观弈山人喊的那个司令挪出军营,做出攻击的姿态,同时对周星煜说道:“二师弟,现在比较复杂的是跟着我给你的武功秘籍来练习,不过我并不推荐;建议你去找二哥,问明了二哥基础训练练习哪些动作,然后开始基础动作的训练。”

  观弈山人从邓纬的司令那一侧也挪出军营里面的一个棋子,与邓纬的司令遥遥相对。

  周星煜抬起头,没精打彩地问到:“还是象我在家里那样每天俯卧撑、原地高腿跑之类的训练吗?真没劲!”

  邓纬从前排挪了个子挡在刚才的司令前面,似乎要挡一下观弈山人军营里面出来的炸弹,对周星煜说道:“你家里有重力室吗?你家里能体验天劫吗?你家里能水中冲击吗?刚才每个体验你都死去活来啊,没一个合格的!”

  周星煜拱了拱身子,打起精神说:“第一次嘛,大意了,适应一下就好了。趁你们有空,给我解释一下各种问题呗?”

  观弈山人头也没回:“没看我们忙着呢?!”说着直接了当地把手里的炸弹碰到了邓纬出来挡道的小子上,周星煜心道:“这么用炸弹?太浪费了吧?”

  谁知道裁判美女认真地对比了一下两个棋子,又把观弈山人的棋子放回了棋盘!尼玛太无耻了!不是炸弹你藏军营里那么严实?!小爷总算知道你们张嘴就是胡话连篇根本都不用打草稿的是从哪里练习的了,这种面对面的四国大战,就是谎言的对抗赛啊!

  周星煜选择忽略观弈山人的话,继续问到:“提问:守护者选拔赛必须组队参加吗?”

  邓纬配合地说:“回答:是的,必须组队,五人一组,人可以多不可以少,人越多任务越难。”

  “提问:选拔赛每年都进行吗?”

  “回答:近几年每年举行,道长判断可能是前方战线吃紧,或者是……妖魔快要打到人界了;所以现在队友越来越不好找,我们凑五个人凑了四年多了,这不你来了才凑齐。”

  “提问:至今已经多少届了?”

  “回答:今年是第一百届整,第一届是在大明朝举行的,你地,明白?”

  “提问:等等,刚才你说等我来了才凑齐五人,你们该不会都没通过守护者选拔吧?”

  邓纬和观弈山人抬起头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地对周星煜说:“你猜?!”

  周星煜看到他们凌厉的眼神,老老实实地回答:“过……过了?”

  两人又是同时说道:“你再猜?!”

  周星煜腾地一下就站起来了,指着他们两个,嘴里说着:“你!你!你们!”

  观弈山人见周星煜要急得跳脚了,轻轻拍拍他的胳膊:“坐,坐下说。老夫以前的队友都牺牲了,不告诉你是怕吓破你的胆!”

  周星煜一听,不那么生气了,坐下来不服气地说:“谁害怕了?!谁?谁怕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