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周星煜和钱景梵、郑孟钦扯皮的时候,突然听到钱景梵的座位上面响了起来了一阵欢快的音乐。

  钱景梵一边不耐烦地嘟囔着:“谁这时候来电话啊?!不知道上课时间么?!”一边扭着身子往自己的座位那边跳过去。

  真的是跳过去的……还伴随着他自己的双手在身体左右两边像洗衣服一样搓了几下,看得周星煜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尼玛这死胖子还这么灵活的身手?!还有这是什么歌曲,听上去和死胖子的体型完全不搭嘛。

  周星煜看了一眼郑孟钦,随口问道:“你知道二师兄的手机铃声是啥吗?”

  “这个啊?好像是什么恋爱曲奇还是幸福曲奇的,原歌曲是首日文的,小二用了之后还故意弄了个纯音乐版本的,贱人就是矫情!”郑孟钦啐了一口,非常鄙视钱景梵这种明明喜欢人家的歌词,却又故意矫情选了没有歌词版本的行为。

  “说得好像你的手机铃有歌词似的……”钱景梵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从座位上面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看着来电号码自言自语道:“这破手机号谁的啊?怎么不认识?”

  郑孟钦则愤愤不平地回答了前面半句话:“啊啊啊也是歌词,总不是纯音乐的!谁特么拿村长不当干部村长就灭了谁!”

  周星煜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对他们俩的争执谁也不支持……其实他自己还是希望用纯音乐来做手机铃声的。

  钱景梵接起电话来,压低了声音悄悄地说了一句:“谁呀?上课呐……”

  如果不是大家的电脑都接着耳机,光从游戏里面传来的声音就足以暴露钱景梵根本没有在教室里面了。

  “噢噢噢,都教授啊!哪能呢,我们在一块儿呢!你等等!”就听钱景梵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显然对方是知道他根本就没在上课的人,干脆钱景梵也不用装下去了。

  说完你等等,钱景梵就把手机递给了周星煜,扬了扬自己的下巴说道:“呐,都教授找你有事儿。”

  “大叔?”周星煜伸手接过手机,接着就听到观弈山人的声音从耳机那边传来:“棒子赶紧的,到校门口来,去给你买个手机,这样联系累死人了!”

  等观弈山人说完了,周星煜愣愣地说道:“你就不怕刚才我没把手机放到耳朵边上啊……说那么着急干啥?”

  “贫道有超能力,别贫了,赶紧到校门口来。”说完,观弈山人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尼玛到底是谁贫啊?!你丫一口一个贫道,还有超能力,怎么就是别人贫了?!

  还有,到底去哪个校门口啊?小爷今天第一次来学校好不好?!

  “二师兄……这个……离这里最近的校门口在哪儿?”周星煜觉得既然观弈山人没有明确说,就应该是出门就能找到的那种不会出错的地方,否则他不带手机直接出门,让老头凭借超能力找人去?

  钱景梵接过手机想了想,笑眯眯地说道:“咱们宿舍东边那个门啊,你还记得怎么走吗?”

  看着钱景梵挤成一条缝的小眼睛,周星煜不知道怎么心里就咯噔一下,不会是骗我去最远的一个校门吧?!

  小爷这是被迫害妄想症吗?还是跟观弈山人等人时间长了成了自我保护机制了?

  好死不死的在这个时候,郑孟钦突然高嗓门儿来了一句:“小五啊!甭听他的!最近的大门要从凤凰社向南,宿舍那都到了校区东边了,离我们远着呢!”

  周星煜手一伸,掌一屈,尼玛真的是这样啊……你们这帮坏蛋!

  钱景梵耸了耸肩,转身戴上耳机,表示你爱相信谁就相信谁吧,这个临时逃脱的战友,大家不和你玩儿了。

  周星煜想了想,下去问那个什么十三的老板吧,希望他不要跟自己装十三。想到这里,周星煜抬起胳膊,轻轻地在郑孟钦、钱景梵的背后各拍了一掌,接着走出去了。

  在他身后,钱景梵和郑孟钦觉得自己后背都快被拍断了,过了好一阵儿,还是钱景梵先缓过气儿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五师弟……这是要谋杀啊……”

  接着郑孟钦吐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老子要被他拍死了!谁特么放了这么个夯货到学校里来!”

  周星煜在楼梯上听到两个人的声音,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看来自己对力道的控制现在有了,但是打到别人身上的力度到底有多少,每个人的感觉差别很大啊……明明那两下对自己来说就是轻轻挠一下的力度嘛,这两个家伙居然就这么半死不活了!

  到了凤凰社的楼下,来到前台,周星煜看到那个十三老板又坐下了,两只小绿豆眼睛在眼镜的后面放出一阵阵的光芒,不知道电脑屏幕上面有什么令他激动不已的信息。

  周星煜轻轻咳了两声,结果人家十三老板根本就没有反应,继续噼里啪啦地在聊天……或者是码字?

  “咳咳咳,石老板?结账!”周星煜提高了一下嗓门,自己的声音和力量可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嗓门和大家都差不多,使劲儿提了提才能从嘈杂的背景音里面显出自己来,当然,那句“结账”应该是每个老板最爱听到的关键字之一。

  “呦!这不是刚才上去的玉米小兄弟?怎么这么快就走了?”石三一抬头看到周星煜,就没再打算站起来,他们宿舍的几个人都是包月的,根本不需要每个人都来掏钱,“你们宿舍的李溪林同学都是提前结账的,你放心吧,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呃……这个我知道,就是想问问石大哥,从这里到我们最近的校门怎么走?”周星煜用手指敲了敲前台的桌面,虽然旧了点儿,但能感觉出来这个石老板很有品味,这前台的桌子并不像一般的网吧里面那样使用粗劣的木屑粘起来那种拼接板。

  “出门向右拐,南边就是。”石三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手上按键居然一刻也不停。

  尼玛这货还能一心两用?!盲打就算了,你丫不怕把和我说话的内容一起敲到电脑上去啊?!

  周星煜点了点头,随口说道:“谢谢石大哥了!”然后迈步向凤凰社门外走去。

  看来死胖子不能相信啊,还是郑孟钦比较靠谱!

  周星煜一边想一边向右拐,刚走了两步,就发现学校的大门就在马路对面……确实是在凤凰社的南边,人家石老板说的也没错,但是也太近了吧?

  看来死莽汉也不能相信啊,郑孟钦这货看起来憨厚老实,骗起人来和钱景梵一个水平啊!

  来到学校的西门口,周星煜现在也搞不清楚到底学校有几个西门,正在左右打量的时候,就听到观弈山人从远处喊了一嗓子:“棒子棒子!”

  尼玛这下全校都知道小爷是棒子了!小爷是玉米不是棒子!

  观弈山人一边挥着手一边小碎步跑到周星煜面前,看着面色不善的周星煜,讪讪地说道:“俺们北方管玉米都叫棒子!”

  “小爷也不是南方人……”周星煜黑着脸回答了一句。

  “你丫想不想要手机了?!不让叫棒子的话,有种自己掏钱买?!”观弈山人白了周星煜一眼,抱起了双臂。

  “教授我错了!”周星煜立刻满脸堆满了笑容,开什么玩笑,自己身上这点儿钱,还要生活半个学期呢。

  难道在台烟市的地面儿上也来个卖身葬父?!小爷还要在这里上学的好不好,真的是丢不起那人啊……

  “走吧,去给你弄个合同机,这样每个月交话费就不用付买手机的费用了……”观弈山人豪爽地拍了拍周星煜的肩膀,抬腿向前走去。

  周星煜一边跟上去一边问道:“不是说合同机都很慢?要不您老买个新手机,把您用旧的腾给我就满足了……”

  “骚年你不要这么挑剔吗,合同机也是手机,有得用就不错啦!”观弈山人轻车熟路地在前面带路,根本就没有回头等周星煜的意思。

  这时候就体现出来了他俩的差距,这也是周星煜一直怀疑的,老头身上是不是有反重力法阵,尼玛走个路比小爷跑着还要快!

  “那您老用的是啥手机?给开开眼呗?”周星煜觉得不死心,说不定自己先把手机骗过来,然后不还给他了还不行?

  “魅力族,二代的白色经典款。”观弈山人说完,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手机。

  周星煜看了一眼,那里来的白色手机,分明是个灰色的手机壳,上面还画着大大的“DIE”。

  酷d匠网永久免!b费看X“小说4o

  就在这时候,周星煜想到了钱景梵和郑孟钦的争执,于是问道:“大叔你的手机铃声是带音乐的还是带歌词的?”

  “必须纯音乐啊!”观弈山人这次回了头,神秘地一笑“蝶恋,听说过没?”

  周星煜摇摇头,不知道是什么经典的曲子……梁祝倒是听说过。

  “给你个提示,最经典的国产RPG游戏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