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周星煜发布的假任务,这个郝连泳夜是实打实的NPC,不管他抱着何种居心而来,至少现在系统给的调查任务是错不了的。

  众人纷纷接下调查任务之后,《荣耀》系统也没有给出更多的任务细节,只是说明了阿依族的部落遭到不明生物的袭击,请玩家调查一下事件的真实情况。

  看来《荣耀》系统里的管理员也不是全知全能啊。

  更新最dy快/(上“酷匠t、网‘+

  接下任务之后,众人就在商讨怎么去查找这个最有可能的凶手陈四。

  郝连泳夜在旁边一听,“原来你们知道那个凶手的名字?你们曾经打过交道?”

  对于NPC来说,所谓的发布任务并不存在,只不过是系统在中间起了一个协调的作用,所以郝连泳夜来求助大家,并不能根据大家是否接到任务了来判断对方是不是玩家……换句话说,玩家是否接任务,跟唯一NPC没关系。

  观弈山人点了点头回答道:“我们有个朋友……冒险者朋友,曾经被那个陈四杀害过,后来我们聊天的时候知道的,所了解的事情并不多。”

  冒险者死后能复活,并且带着之前的记忆,这一点对于唯一NPC来说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经验。

  沐雨橙风看了看郝连泳夜的表情,本来还想表明自己是玩家的身份,现在看来表明了之后更被动。

  “怎么找?要不分散开?估计他就在附近徘徊,谁挂掉了就及时发个现实消息……”郑孟钦倒没有想那么多,自己是玩家就是玩家,哪有什么好装模作样像周星煜一样扮演NPC那么多事儿啊。

  “你们……都不怕死?冒险者?!”郝连泳夜果然瞪大了眼睛,露出一幅吃惊的表情。

  之前这些人来到自己营地的时候,老族长还把他们当做冒险者好一个防范,最后认可了他们的土著居民身份才放下戒心进行祭湖,结果现在一群人都是冒险者?!

  “呃……我是来自明珠镇的流年玉米,我的报仇之路不在乎别人是否也有仇,反正没有我的仇恨大!”周星煜想表达一下自己作为隐藏任务的发布者,好歹也要比这个什么郝连泳夜高一个档次。

  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游泳的黑夜还是永远的液体?再不就是游泳的液体或者永远的黑夜?

  周星煜想到对方稀奇古怪的名字,就忍不住暗暗笑起来,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名字在这里面叫做流年玉米。

  观弈山人淡淡地说道:“你们族人的仇恨,不找冒险者帮忙,难道你找这货?!”言外之意,就是观弈山人也承认了自己是冒险者的一员。

  全服第一人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流年玉米,接着对郝连泳夜说道:“这货还想着屠龙宰凤呢,现在还不得找我们帮忙?!”

  郝连泳夜仔细观察了一下众人,虽然依然分不清到底是不是冒险者,但是从人家不怕死的表情来看,自己的族人大仇应该可以有希望得报了。

  “那么……我们现在算是为了同样目标走到一起的伙伴了?”郝连泳夜试探着问了一句,听刚才这帮人的话,似乎他们都认识这个神出鬼没陈四,至于能不能手刃仇人大仇得报,将来找机会再说。

  “既然大家的目标一致,那就一起去找那个叫陈四的家伙吧。”郑孟钦那么多的花花肠子,觉得反正一个任务也是做,两个任务也是跑,不都是去调查吸血鬼干尸的事件嘛,怎么看怎么是同一个妖怪做出来的,一并调查了就是的。

  随着郑孟钦的话,众人的系统提示界面立刻发生了变化,显示大家已经接了这个调查任务。

  听到系统提示音之后,周星煜也和大家一样下意识地去看了一眼自己的系统界面……还好这个动作沐雨橙风看不到,否则她一定就能判断出来自己其实是个正宗的玩家。

  观弈山人不满意地哼了一声:“这个破系统!老夫又没有和你组队,凭什么你答应了下来我们就要跟着一起接任务?!”

  现在《荣耀》系统的裁量度比较高,有一系列智能的判断,你的小伙伴接了任务,默认就让你也一起接任务,至于你们是不是两个人要演双簧……对不起,系统没这个认知能力。

  “就四就四,回去就找管理员投诉去!”钱景梵对于这种队友擅自接任务、自己被迫一起接的方式非常反对,想讨价还价都没法做了。

  其实钱景梵并不见得就是讨厌郑孟钦抢着接了任务,只不过对于自己本来是川菜的晚餐变成了武汉菜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满而已,至于观弈山人,则纯粹就是为了表达一下自己不愿意和郑孟钦这个拖了大家后腿的家伙一起做任务。

  本来钱景梵说的是找一个得力的帮手,结果怎么变成了学习上的干将,游戏中的小兵了?!

  不管大家的想法如何,现在系统已经默认他们都结下了这个帮助郝连泳夜复仇的任务,就刚才他的描述来看,很可能和杀死吸血鬼村民的是同一个凶手。

  而现在大家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就是那个神出鬼没的陈四。

  “走吧,先去看看现场。郝连泳夜是吧?你如果伤心的话就不用过去了,我们先过去看看。”观弈山人一边绕过郝连泳夜一边继续向他身后走去。

  沐雨橙风也没有多说什么,跟在全服第一人的身后默默的走了,这次没有直接开飞炮赶路,谁知道这个郝连泳夜是不是挖个坑让冒险者来跳呢?假如那边的NPC认出了大家的冒险者身份,又是对冒险者有仇恨的,针对自己这几个人做点儿什么太简单了。

  郑孟钦一如既往地毫不在意,反正自己游戏上也没有什么天赋,打输了再来就是,又不是期末考试有什么好紧张得……就算是期末考试,不还有补考和重修的机会嘛。

  就像钱景梵学习不好总能找到各种正当的理由来安慰自己一样,郑孟钦在游戏里面的各种借口也是少不了的。

  最后只剩下了周星煜的流年玉米,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郝连泳夜,吱吱唔唔地说道:“那……那……我们还是一起报仇吧……”

  多了个NPC就多了一份不可控制的因素啊……待会儿怎么继续和沐雨橙风聊天呢?

  周星煜一边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一边很不心甘地答应了郝连泳夜的要求……尼玛要是耽误了小爷和姑娘聊天,小爷就让你们阿依族从此灭族了!

  “那……你不去现场看看?”郝连泳夜一边对周星煜说,一边慢慢地向后退,拉开了和周星煜之间的距离。

  “我去现场看看和你们族人被灭了有什么关系?!小爷去了就能复活了?!”周星煜觉得郝连泳夜的问题有些奇怪,尼玛这NPC怎么从头到脚都乖乖的?

  不过周星煜再次从头到脚观察了一阵,也没看出来郝连泳夜有哪里不正常,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

  就在这时,周星煜的肩膀上突然被钱景梵拍了一下,同时听到他气急败坏地喊道:“干掉那个NPC!我们被坑了!”

  “啥?”周星煜一回头,看了一眼钱景梵,这是什么节奏?你们不是刚刚去探路看情况来着?

  “什么干掉NPC?你们被一群NPC伏击了?”周星煜快笑声来了,想到观弈山人也被NPC一起挂掉,周星煜从心底就不由自主地高兴起来。

  “赶紧的!干掉你面前那个郝连泳夜!我们被NPC坑了!”钱景梵一边说一边急着要去动周星煜的鼠标,从周星煜的视角里看出去,郝连泳夜已经慢慢地退后很多步了。

  “我才四级大哥!哦,二哥!二师兄!”周星煜干脆转过身来,指着钱景梵的鼻子说道:“你!还有你!”

  说着一摆手指到了旁边正在摔键盘的郑孟钦身上,同时笑眯眯地说道:“你们两个二十四级的家伙!还有那个游戏高手沐雨橙风,加上大叔,哦,都教授,四个人都是二十多级,被这个叫郝连泳夜的同伙给坑了,你们全挂了吧?!你们都挂了,让我一个四级的新手去给你们报仇?!”

  说完周星煜接着一转身,看了看屏幕上面越来越远的郝连泳夜,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屏幕。

  “看到没?!这哥们自己逃了!问题是我已出手就会暴露我才四级的事实!你们挂了还要拖着小爷下水?!”周星煜越说越气愤,声音也越来越大。

  郑孟钦一抱胳膊,对周星煜的说法表示反对:“老子可没让你去报仇啊!小五你可别血口喷人!”

  “反正我也打不过,随你怎么说吧……”周星煜一边说一边操作流年玉米冲着逃跑的郝连泳夜挥了挥手拳头,结果郝连泳夜一转身接着跑没影了,真的是比兔子溜得都快。

  “看到啦!不是小爷不想给你们报仇,实在是敌人太狡猾,都跑掉啦!哎,话说回来,你们几个一个都没跑掉吗?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周星煜自己的账号现在挂掉都不心疼,反正还是新手,经验去得容易来的更容易,只不过现在卡在了四级的台阶上不能升到五级而已。

  钱景梵清了清嗓子说道:“老子又没看清楚!估计还是那个陈四!一眨眼的功夫我们几个都倒下了。”

  “什么陈四?”郑孟钦疑惑地看了看钱景梵,接着说道:“我们被一群人伏击了好不好?!一群人!不是一个名叫什么陈四的人!”

  “真的?我怎么觉得一瞬间我们几个都挂掉了呢?”钱景梵半信半疑,前面一次和沐雨橙风探路的时候,自己也是在一瞬间就没了知觉,现在好不容易有一次大家一起挂掉了,完全可以说明不是自己太无能,是敌军太强大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