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里屋,观弈山人仔细观察了一阵,然后翻了翻几个坍塌的墙体水泥块,回头跟周星煜说:“你的鼠标键盘都不见了,显示器和主机都在……你找找看,是不是你坐的椅子也没了?”

  周星煜一听,也用手开始扒拉起来,他现在是普通人三百多倍的力气,掀起这些水泥块、破家具毫不费力。

  找了一阵,周星煜很确定地对观弈山人说:“找不到!另外我的床铺也少了大部分,感觉只要是和我有直接接触的东西都不见了……”

  再看看其他屋子吧……周星煜心里想着,默默地走到了别的房间。胖警察在外面尽职尽责地拍照片,估计是事发突然,赶来现场的警察不够多,一人当多人用了。

  周星煜一边走走停停,一边掀开一些水泥、家具检查一下底下的东西,胖警察看到了一百个不乐意“别乱翻啊!破坏了现场你担得起责任吗?!”

  周星煜气得把手里的水泥板一甩,扬起一阵灰尘。

  胖警察把胸前的相机也用力一甩,伸手去抓周星煜扔掉的水泥板,试图把它再扔回去。

  抓了一下……水泥板纹丝未动,胖警察反而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换双手搬!水泥板还是一动不动!胖警察使了三次劲,发觉实在挪不动这块水泥板,双手一松,把脚下的碎渣踢了一下到周星煜身前,又使劲瞪了周星煜几眼,色厉内荏地呵斥道:“再乱翻东西破坏现场,待会儿把你们都抓到局里去!”

  观弈山人悄没声地走到周星煜旁边,戳戳他的肩膀,小声跟他说:“你去五楼看看楼下邻居在不在家……在家的话跟他们说楼下警察找,让他们马上下去,记住你要看着他们出门,确保家里没人……”

  嗯?邻居在不在家有什么区别吗?周星煜满脸疑惑,不过还是认真地照办了。

  周星煜到五楼走了一圈,发现楼下的大妈今天没去跳广场舞,但是显然和周星煜不认识。

  周星煜干脆跟她说自己是警队的实习生,队长让她到楼下去一趟有要事,大妈立刻配合地穿上外套下楼了。

  等周星煜再回到六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家客厅的地面之上居然有一摸抹微不可查的光芒……法阵?!

  周星煜冲着观弈山人点点头,轻声说楼下没人了……

  此时从小区传来一阵刹车声,胖警察从靠近南窗的地方看到了来的车辆是特警队,底气立刻足了起来,“我告诉你啊,别以为自己住在这里就可以乱来!你们在这儿东翻西找弄乱了不少东西,待会儿老老实实跟我们特警队回去,配合调查一下你们的身份!到了我的地盘上,哼哼……”

  周星煜被气得头发都快冒烟了,怎么现在还有这样蛮横的警察混在为人民服务的队伍里?!

  观弈山人对周星煜说:“站到法阵中间,用最大的力气踩踏地面,跳到楼北面去……”

  啥?尼玛又跳楼?!周星煜眼睛一圆,差点掉出来。

  “还敢不信你叔?侄儿你真傻了啊?!”

  周星煜心道“信你大爷!刚才要不是张威威放了个冰柱,小爷已经摔残废了!”

  “那你就看我先来!”说着观弈山人走到小警察身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小警察一回头,观弈山人手中闪过一道红光。

  尼玛这是什么?!看小警察呆呆的样子,周星煜有种穿越黑衣人影片的感觉,记忆消除光线吗?!

  然后观弈山人走到胖警察身前,抬手给了他两个耳光,“这是给你的臭嘴长点记性!”

  胖警察拉住观弈山人的胳膊就要反击,观弈山人和他连拉带拽走到了屋子北侧,然后观弈山人突然猛地一推,胖警察立刻摔了个屁股蹲儿,观弈山人则趁着这个推力头朝下掉到了楼外面……

  “啊!不是我不是我!”胖警察一边踢腿一边在地上向后退去,嘴中已经开始为自己辩解。

  周星煜也很担心观弈山人头朝下掉到地面上会不会受重伤,几个跨步来到北墙边上,结果看到观弈山人轻飘飘地往楼下“飘落”,同时还抬起头对自己示意赶紧跳!

  周星煜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吓傻了的胖警察,又想到刚才他对自己的威胁,走上去也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胖警察下意识地挥手去挡,周星煜趁势猛地一跺脚,也从宿舍楼北面掉了出去……

  胖警察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蹭到了门口:“小罗!小罗!你可都看到了哈!是他们自己跳下去的!和我没关系……”

  被叫做小罗的女警察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反问道:“张队您说什么?我似乎看到是您和那个老道起了争执,然后他被您……推下去了?”

  “不不不!和我没关系!是他们自己跳下去的!”姓张的警察这句话还没说完,脚底下的楼板突然“咔嚓”一声,塌了!

  此时楼下南北两面又各闪了一下红光,周星煜跟上观弈山人,两人很快就消失在小区的阴影里……

  五楼的大妈在下楼之后问明白了警察根本没找她,骂骂咧咧地回到了楼上,一打开门看到自己家的“天空”,楞了两秒钟,立即拉住惊慌的胖警察,坐在地上干哭大喊“你们这些天杀的!赔我家的房子!我刚买的新电视机呦……”

  特警队的人上来了,面对一片狼藉的现场,完全对不起来的现场证词……

  酷匠0网eX首¤发E

  到楼下取证的特警报告,没人看到特警来之前有什么老道带着少年上楼,也没人看到楼北面有人跳楼;五楼的大妈信誓旦旦说是警察的实习生叫他下的楼,自己一回来就发现房顶被胖警察弄塌了……

  张队说老道和少年都自己跳楼了,罗警官说记不起来那两人是怎么到楼上来的,只记得张队把老道推下了楼……楼下去检查的特警说既没有尸体血迹,也没有高空坠落物冲击出来的坑洞。

  特警队的队长长叹一口气“张队、罗警官……咱们也是老熟人了,你们最近压力太大了,要不先请个假回昌南老家休息一阵吧……”

  接着特警队长对五楼大妈说:“这个……阿姨,您说的实习生应该是救了您一命……可当时楼上应该就两位警官……不是我迷信……”

  “知道知道,我明天就去烧香还愿,日后一定积德行善……”五楼的大妈连连称谢,越来越觉得是自己平常的善行感动了菩萨,才有“实习生”现身救自己一命的事情。

  周星煜跟在观弈山人身后,满脑子的问号,有心想问观弈山人,但又怕被刚才揍了一巴掌的胖警察连同特警追上来,特警队可都是荷枪实弹的,就周星煜现在的小身板儿,挨上几颗子弹……如果没恢复过来,那就挂掉了;如果当着人家的面恢复过来,那就要被抓到研究所去当被研究的人员了。

  还好,走了两条街之后,观弈山人主动给周星煜讲起话来:“刚才布了个一次性的阴阳重力阵,你家地板上是阳阵,重力乘百倍,你家北墙外面是阴阵,重力减到十分之一。”

  “吹吧你!百倍重力连我都得成肉泥!别说还有那个胖警察呢!”周星煜挑刺的技术一流。

  观弈山人也不以为然,继续说道:“阳阵内敛,所以给它施加外力的时候是百倍放大,也就是为什么你能一脚踹踏整个楼板的原因,但是它上面的物品本身不受影响……阴阵外放,所以我们下落的重力加速度是平常的十分之一,轻飘飘地就下来了……”

  “你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设定啊!大叔你的阵法知识到底从哪儿学的?谁家的阵法这么多弯弯绕绕的限制?!”没想到一个什么阴阳阵法还有这么多的限制。

  “这个……贫道自学成才。”观弈山人捋了一把下巴上光光的“胡须”。

  “自学你学点靠谱的啊!阳阵外放阴阵内敛不行啊?百倍重力一个外放,疾风火狼早就趴下了!害得我开肠破肚九死一生!”

  “开膛破肚的是疾风火狼好不好?!你肚子上连个爪印都没有!还有我的定位是智者,你见过让诸葛亮冲锋陷阵的吗?”观弈山人反驳得理直气壮。

  周星煜决定抬杠到底了:“哪家公司招聘写明职位招收‘智者’?!就是中南海、白宫有说过‘智者’这个职位不?!别给自己脸上贴金哈!”

  顿了顿,喘了口气,周星煜接着巴拉巴拉地说道:“我还真就玩过《三国群英传》,诸葛亮、周瑜加吕布、关羽、张飞五人队冲锋陷阵不要太好用!”

  “你在荣耀队的定位是吕布,请不要做‘动脑子’这么复杂的事情……先把你的武力值提上去再跟我叨叨!”开什么玩笑,花了三四年时间招进来一个打手现在就想打退堂鼓?!叔可忍婶婶她也不可忍啊!

  “好了好了,这个问题不争论了。大叔,那我父母的下落到底如何?刚才看出什么线索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