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m"章6节v上g2酷匠,(网D

  如果可以,萧痴真想一脚踹到这小子屁股上,然后一顿胖揍,说:“老子收你为徒这是给你面子,一般人求还求不来呢,拜师礼,拜师礼你妹啊。”

  可他不能。

  虽说和林隐接触时间并不是很长,但他却也能感觉到,这小子是个极端执拗之人,你要是真这样做了,那三个响头也就不作数了,他绝对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为了一时之气失去了一好徒弟,这可是他所做不出来的,所以,此时的萧痴憋的很难受,收这样一个徒弟,这不是存心给自己找刺激吗?

  林隐歉然一笑,倒是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了,当即就嬉皮笑脸的说道:“您这都是我师傅了,要是在不给徒儿点防身的东西岂不降了您老的身价?我要的也不多,橙级武器和橙级武学一样来个十套八套的就成,不挑食。”

  那猥琐的样子和之前的林隐仿佛是两个人一般,其实也难怪,一个从小就都很少受到呵护的人,他的本性压抑的实在太厉害了,理智告诉他,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要理智。

  但如此理智还是一个人类吗?明显不是,面前的这老叟萧痴很像自己上辈子的那个师傅,无论是性格还是其他方面。

  这也就是他毫不犹豫磕头拜师的最大原因之一,之所以展现出自己在人前从未展现的一幕也就是因为他没将对方当外人,活的太严肃,这也很累。

  他很清楚面前这萧痴的性格,一旦收了自己为徒这就绝对会视如己出,和他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只要不太过分,这都不是什么坏事。

  甚至于可以成为拉近双方关系的一个纽带,老是绷着,这有一天绝对会断的,林隐明白这个道理,萧痴其实也很清楚的明白。

  萧痴看的出来林隐的性格是什么样,正如他自己所想一样,老师绷着,这迟早会出事,甚至于心中涌现出一丝心疼,最终,这还是没好气的说道:“你没剑技基础,橙级剑技不适合你修炼,这是一本赤级高阶剑技,还有一橙级低阶忘川剑,权当我欠你的了。”随手一丢,一湛蓝色剑鞘的宝剑和一本秘籍就出现在了他面前,弄的此时林隐眼前一亮。

  哪怕赤级高阶剑技,这也都同样是剑技啊,如果自己可以全然掌握,这战斗力绝对提升不止一点,林隐现在最缺少的,可就是剑技了好不?

  哪怕心中满意,但表面上,这厮却还是表现出一丝不满足的样子?

  “切!才赤级剑技,外加上橙级低阶剑器,出手这也太小气了吧?就连一般的门外弟子,待遇都比这要高。”

  “你丫胡扯这也要有个限度好不?不劳而获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天敌,其他宗门门外弟子我不知道,但我却知道,我们宗门的门外弟子,想要得到剑技和剑器,这都是需要自己努力的,宗门不会免费提供任何东西,哪怕就算是种子弟子,能得到橙级低阶剑器,这也都是痴人说梦。”气急败坏的就有想要揍他了,萧痴算是发现了,面前这林隐就是上天派来折磨自己的。

  “不说了行不?小气鬼。”很是不爽的说道,林隐算是看明白了,面前这自己的新师傅就是个铁公鸡,想铁公鸡拔毛,你等一辈子都困难。

  能在指甲缝里漏出点东西给你就算很不错了,还指望啥?再指望估计这等剑技都没了好撒?

  “等你一年出山之后,我开启剑池让你挑选一把好剑和剑技,但不是现在,我也事先说明,只此一次机会,以后,永远也别想我在给你任何东西。”很是不爽的说道,可单这句话,含金量却十足。

  只是瞬间,这林隐的双眼就发光了起来,剑池,不就是自己面前的这玩意吗?

  自己研究了好几个月都没半点突破,甚至于就连一完好的剑都没发现,老叟却说开启剑池,难道这中间真的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不成。

  当即就极为兴奋的说道:“难道这剑池还有什么秘密不成?我研究了好多天,却发现这只不过是个普通的遗址啊!~”那满脸求知的样子到也兴奋无比。

  “等你取剑的时候自然告诉你,现在,跟老子回去修炼。”是在有些受不了自己这刚收的徒弟了,带着这货一个漂浮,这就飞跃到了那山峰峰顶。

  第一次感受到自己飞起来,林隐显然兴奋无比,就连之前拜师礼的事情都给忘记了,二人在一草庐旁边停了下来,显然,这就是那老叟萧痴住的地方了。

  “先自己研究下我给你的那剑诀和剑器,等什么时候可以将剑诀发挥到八成威力的时候告诉我,到时候我带你修炼。”丢下一句话,萧痴直径走如了茅庐,到是没过多废话。

  “哎!师尊大人,那我住哪啊?”林隐一个没反应过来人家就已消失,当即急切的大吼道。

  “等我觉得你有资格住这草庐的时候自然会让你进来,现在嘛!旁边那帐篷看见没。就是你的狗窝了。”远处传来一句话,这就在没了声音。只留下那还在生闷气的林隐。

  “还真不是一般的小气啊,我了个去,这!这是入住的地方吗?”看向了那残破不堪的帐篷,林隐瞬间就有种想哭的冲动,这,这还不如之前那剑池山洞呢。

  现在好了,想下去住自己也没那本事了,这笔直的山峰,敢下去,以林隐现在的修为和实力,必然摔死。

  一脸郁闷的走进帐篷,看着这还带着些许天空的顶棚,定下心来,林隐这终于开始研究那剑技和剑气了。

  所谓的橙级低阶忘川剑,这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宝贝,至少在天衍宗门外弟子之中是极为少有的,抽出剑锋,一缕寒光这就直径而走。

  与剑为伴的林隐顿时感觉到眼睛一阵刺痛,这,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宝贝,也同样是个杀人的利剑啊。

  那等寒光,显然并不是毫无温养的宝剑,慑人的剑锋给人一种斩尽百人之血的感觉,林隐的知觉一项都不会有错,这把忘川剑,所斩性命绝对不下于百数。

  爱不释手的观摩了一阵,最终林隐还是将宝剑归鞘放在了小帐篷里,目光再度看向了那本身都有些残破的秘籍。

  赤色的封面代表者他的品级,那种浓郁的淡然的都快泛黄的封皮就足以说明在赤级剑技之中,这是个不可多得的极品、封皮上,工工整整的写了《断水剑诀》四个大字,翻开第一页,一股古色古香的味道就扑面而来,明显,这剑技也算有一定年头了。

  第一页没有概括,倒是萧痴留下了一段话。

  “《断水剑诀》赤级剑诀当中的极品,十八岁所得,使用两年,赤级剑诀之中所向无敌,讲究的就是‘快’‘准’‘稳’三个字,对战极为犀利,。

  如若修炼到圆满,就算对战一般的黄级剑诀也不逞多让。

  此番传授于你,希望对你有所帮助,打好基础,不要让为师失望。

  萧痴!”

  显然,这是在拜师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了,林隐一看,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感动。

  有一个人将所有路都给你安排好了的感觉不得不说很舒服,至少,林隐现在是被那刚刚拜师的师傅给感动了一把。

  翻开后面几页,果然,坚决的招式修炼方式尽在其中。

  粗略的看了一下,将那修炼方法勉强记住一些,林隐,这就开始思考了起来。

  相对于来说《断水剑诀》在同等级剑诀之中并不算是个好修炼的典范,相反,讲究快准稳的它可以说是极难修炼。

  甚至于林隐估计,如果换做是天赋一般的人修炼的话,一个月,能徒有其表就很不错了,对元力,速度,爆发力的要求也可谓极为苛刻。

  尤其是领悟力,更是苛刻之极,虽说坚决只有五式,但却变化多端,完全掌握的话足以令人眼花缭乱。

  也就是林隐这等对剑技了解颇深的人,此时修炼才不算吃力,但这也同样让其为难。

  上辈子,自己所修炼的任何剑法比这等剑技都要高明不少,现在却要修行这等剑技,当然让他有一种大材小用的感觉啊。

  可惜的是,上辈子的各种剑法所配合的都是当年自己拥有的内力,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那玩意,想要修炼这也都不可能,所以,此时的他也只能修炼这等不算高明的剑技了。

  眼光颇高的他,修炼这等剑技虽说自我感觉有些大材小用,可如果不修炼的话,倒是有些颇为自大了,打定主意,明天开始还是要继续修炼,至于是不是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修炼完成,到是林隐所迫切的。

  现在的他,修为九品剑者,估计先发个要突破却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只有到了剑士修为,才能开启苍天剑诀第一式,那才是真正精妙的剑技,林隐或许期待,却也知道路要一步步走的道理,并不着急的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