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是顿悟,那之前的自己可就不是一般的危险了啊,这点林隐心中清楚,对这老叟,眼神到也稍微变的温和了一点。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林隐以为老叟本不是什么强者,可现在却发现自己看走眼了,这老叟,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禁地,甚至于自己都没发现,这等实力,可谓不敢想象。

  他来此有何目的?只是紧紧为了为自己护法吗?林隐这么也不会相信,毕竟,这老叟看上去实力逆天,如果单纯的一面之缘就前来给自己护法,这是林隐所不能接受的。

  “这是天衍宗禁地,你来这到底有何目的,说,如若不输说的话,我可拉响信号烟了。”哪怕心中些许有些感受,但林隐却也还没忘记自己的职责,禁地不是任何天衍宗弟子都不能进入的吗?现在老叟进来,显然就已经是违反的规矩。

  虽说这小子有些铁面无私的味道,但是却也还是在坚持自己的原则,要不,自己稍微遇点困难,难道就要人来禁地出手相助?那整个天衍宗的规矩岂不乱套了?

  “不识好人心的家伙,我就住在这剑池峰,为何我不能来?你还真以为这所谓的禁地就你一个小小的门外弟子看管啊?”白了这小家伙一眼,老叟很是不爽的说道。

  多少年了,哪怕就算天衍宗宗主见到自己这都要恭恭敬敬喊声师叔,怎么这小子到是油盐不进起来了?

  “什么?”好吧,两个半月都没有见到丝毫人影的林隐到是惊讶了,虽说,没出这剑池峰,但是他却可以感觉这四周可谓一个人都没,怎么现在忽然这老叟一出现,就说自己住在这呢?

  看这老叟的样子,到也不像是说谎?那他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地步?自己为何就连丝毫感觉都没?好吧,只是一想到之前他来也都是悄无声息,自己顿悟的时候都没发现丝毫痕迹,到是也就释然了。

  这样神鬼莫测的老叟,可不是自己能理解的,这世界上,总是有着些许高人,在你不经意间就让你惊讶无比。

  “你小子还没说,之前感悟到什么呢?让老子看看你适不适合做那事。”撇撇嘴的老叟不想要和其瞎扯了,当即就用一很不爽的语气说道,显然,之前小子的顿悟,到是还让老叟耿耿于怀。

  自己当年也只不过坚持了一个时辰的时间,这小子倒好,分明没怎么坚持,却就足足熬过去了两个时辰,要是说没感悟到什么好东西的话,打死他都不相信。

  林隐当然不能说自己实力上的进步和魂师的入门这些事情啊,毕竟感悟的东西有所不同,对他来说这也是个小秘密,倒是感悟的法则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以后战斗之中自然会显现出来。

  当即,这就有些冷声的说道:“到一个时辰之后,我只感觉周边的黑暗越来越浓郁,足足有一个时辰的时间都在享受那种黑暗的元素,虽说没完全明白,但是感悟到了真谛的三分之一,却也还是有的。”

  这说完,且还开始有些忐忑了起来,毕竟,他这是第一次顿悟,当然不清楚这的等成绩算不算是合格啊。

  “什么?”老叟眼珠子差点没掉到地上,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小子,恨不得马上拿把刀劈开这货看看他身体究竟是个什么构造,第一次感悟,却就能感悟到暗属性这种极端的法则,且还是真谛的三分之一,他是妖孽不成?

  实在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自己当年感悟到影属性可以说已经是极为稀有了,且第一次也才只有真谛的十分之一左右,都可谓是轰动宗门,现在这小子倒好,感悟到的属性和影属性相比较起来差不多,却真正多出了自己两成。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打击人也不用这般打击啊,要知道,今天的这小家伙,才十六岁而已,前途,不可限量啊。

  “很少吗?还是我浪费了一次顿悟?”林隐很是不知死活的严肃道,那表情,好像还真就什么都不懂一般。

  咬牙切齿的想要将这小子一顿胖揍,可最终老叟还是忍了下来,这后面可还有事情要求着这小子,现在动粗,这不是找刺激吗?

  等到真的事情办完之后,自己想要怎么虐他这就怎么虐他多好?现在,可是万万不能得罪这祖宗的。

  “小子,商量个事呗?”狐狸尾巴这时候算是终于露出来了,林隐就知道这老家伙有事,之前之所以没说只是想要了解下情况罢了。

  当然不会给其好脸色,当即他就冷脸说道:“有什么事说,看在之前你我有一面之缘,这次你还帮我护法的份上,能帮忙的我尽量帮忙。”

  什么帮忙,这就纯属瞎扯,林隐何尝不会想到,实力到了老叟这种鬼神莫测的阶段,这需要自己这种剑者帮忙的机会简直就是微乎其微,甚至于不可能。

  不过,漂亮话是说了,他却也没将话说死,毕竟,这老叟要是真的弄出个什么自己不能办的事情,难道他还要违背原则的去帮忙?

  “很容易的,拜我为师,我做你师父,为师保你在大剑师之前无任何瓶颈。”这话说的,可谓是漂亮至极,可也就老叟自己知道,这是纯属忽悠林隐的。

  开什么玩笑,十六岁就顿悟,且一次还是两个时辰那般长久,感悟到了暗之力的他要是就连在大剑师之前都有瓶颈的话,这顿悟还那般珍贵吗?

  当然,林隐自己不知道这事,心中到也一喜。

  他清楚的知道这老叟是个神鬼莫测的强者,本身实力甚至于已经超越了自己那想象的极限大剑师,他说的这个条件,到也让自己拒绝不了。

  可林隐要是不诡一点,那还是林隐吗?就算是拜师,这也都要有着一定的利益好不?至少,也要给自己弄个宝剑,弄出几套剑技这才算是称心如意啊,要不然,这还怎么去修炼。

  当即,这林隐就开始有些‘为难!’了起来,说道:“拜师也不是不可以,但我现在是天衍宗外门弟子,虽说这身份低微,却也还不好改投名师吧?

  一句话,这就将老叟捧到了九霄云外,但那磨磨唧唧的样子却也还很是明显,这明显就是在说,没好处,我不拜一样,仿佛根本没的商量。

  -酷,6匠=$网首发8

  老叟是何等强者?林隐的这点小九九何尝不知道,到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这之前想要来收徒的时候,一切都准备好了,可他这等表情却也还是让其有些略微不爽,到弄的好像自己求他拜师一般。

  就算天赋绝佳,心性沉稳,这也不用恃宠而骄吧?而此时,林隐给他的感觉就是这样,完全的恃宠而骄。

  或许是知道了自己那等价值,或许是看这样的老叟都前来要自己拜他为师,林隐也都清楚,这种小事只要自己一提,估计人家就会答应,但此时,在看这老叟沉思之后,却也还是有些紧张了起来。

  这老家伙,可别真恼羞成怒了啊,要是那样的话那自己可就真的鸡飞蛋打了好不?

  “如果不成那就算了,我本人其实还是很想拜前辈为师的,奈何现在已经是天衍宗的外门弟子了啊。”有些叹气的说道,这时不时的还拿眼睛的余光瞥了一下对方,显然,老叟有些气急败坏了。

  “放屁。我萧痴收徒,这还要问过天衍宗那群小辈不成,这事完全没问题,你尽管拜师,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我这可是还有不少拜师礼准备着吆。”

  脸红脖子粗的说道,老叟到是一副小孩子脾气,在说完之后,还不忘诱惑一下林隐,显然,他是真想要收林隐这个徒弟。

  一听礼物,林隐瞬间眼前一亮。

  也不管之前那所谓的苦衷和礼节了。

  丝毫不犹豫的就直接跪倒在地上,实实在在的磕了三个响头。

  直接说道:“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那虔诚的样子仿佛早就想要开口了一般,深怕老叟真的反悔。

  “嗯,嗯,乖徒儿,乖,乖,老夫一生只收过一徒,在晚年能遇见你这样的好苗子,到也不失为是一件幸事,你是第二个,却也是我最满意的一个。”丝毫不吝啬的对林隐说这恭维话。

  老叟本就是一小孩子心性,这被林隐一激,瞬间那就忘乎所以,完全就忘记了自己之前所想的要林隐求着自己收徒,那得意劲,那还有之前半点绝世高人的样子?

  “师傅,您刚说的拜师礼呢?”眼神热切,林隐好似丝毫没听见萧痴的话一般,伸出了稚嫩的小手,这就舔着个脸笑道。

  老叟一个跟跄差点没摔进剑痴中,那眼神恨不得将面前这新收的徒弟给掐死。

  感情,这拜师礼才是最主要的东西,至于自己这师傅?完全就是买东西顺带送的不成?两眼一黑,这萧痴就差点没晕过去。

  “滚!~”大吼一身后负气转过头去。萧痴很是郁闷。没想到,这腹黑的小子,还是一闷骚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