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涛亲自陪秦漠去维修部提车,整个维修部的人都对秦漠异常热情,拿出比VIP还VIP的招待规格。秦漠对杜亦菡的车进行了一番检查,确定已经完全修理好了之后就打算开走了。

  临走的时候王涛又送了秦漠一张至尊VIP卡,拥有至尊VIP卡的人,不但可以终身免费维修保养车辆,更是能在购买新车的时候给予最低折扣。像这样的VIP卡,王涛一年送出去的量也不超过五张。

  “老板,这位秦先生有点面生啊,是哪家的公子哥吗?”维修部的经理陪王涛目送秦漠走远后问道。

  王涛摇摇头,严肃的说道:“他的身份我也不清楚,我尊敬他只因他昨天救了我一命。你们一定要记清他的样子,以后不管在哪里见到他,都要给我尊尊敬敬的,再发生今天的事,我饶不了你们。”

  维修部经理闻言赶紧应道:“是,老板。”

  秦漠开着刚修好的宝马,沿着通往市里的方向开。路过一片芦苇丛的时候突感尿急,无奈之下只好把车停在了路边,下车往芦苇丛里走,先找个隐蔽的地方解决尿急。

  这片芦苇丛又深又密,远远的能看到一个小山丘,上面光秃秃的,显然是被荒废已久的荒地。秦漠见是一片荒地,也就没有往深处走,找了个能挡住自己的地方,拉开拉链掏出老二,释放出膀胱内的废水。

  哗啦啦……

  随着废水排出,秦漠觉得膀胱舒服了很多。完事后拉上拉链,转身就往回走。这时一阵微风传来,耳边忽的飘进一道耳熟的声音。

  “张伦,你以为靠你这几个废物手下就能杀了我?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你错了,我从来不敢小看你。不然也不会想尽办法把你骗到这里来。”

  “哦?这么说你还是蓄谋已久了?”

  “当然,你的身手在九龙十八会里面都是一等一的,我岂敢打没有把握的仗。这次要不是有百分百的胜算,我又怎么会动会长身边的大红人。”

  “哼,你既然知道我是会长器重的人,就应该清楚,杀了我你也不会好过,会长不会放过你。”

  “哈哈,你可真是傻了。杀了你之后我自然会把善后工作处理干净,到时候死无对证,会长也只有替你惋惜的份。哼,夏末,受死吧。”

  这道声音落下片刻后,秦漠的耳朵里就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声音很缥缈,如果换做寻常人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听到的。

  听到这一阵阵的打斗声,秦漠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从刚才夏末和那叫张伦的男人之间的对话来看,夏末显然是处于劣势的。张伦有备而来,决心要杀夏末。夏末就算有本事突围,也必定会吃大亏。

  理智上来说,他们九龙十八会的内斗,秦漠不应该插手。可一想到夏末那张妖孽般的脸蛋和身材,他的心里又不禁泛起怜香惜玉之心。所以犹豫了片刻后,双脚还是转了个弯,朝着打斗的方向走去。

  此时夏末正被五个高手围攻,这五人是张伦专门请来对付夏末的高手,每一个都是修武人,功夫最弱的那个也跟夏末旗鼓相当。可想而知夏末一人应付起来有多吃力,区区十几招下来,她已经负伤累累了。

  “哼哼,夏末,你还是乖乖受死吧。我保证给你一个痛快,免得你这样受罪,到最后还是难逃一死。”张伦站在一旁,胜券在握的说道。

  “不好意思,算命的说我能活到一百。”夏末硬抗下一人轰来的一拳,同时出拳轰在了对方的腹部,两人同时踉跄后退,不过显然夏末伤的重一点,嘴角隐隐有血迹流出。

  “哈哈哈……”张伦朗声嗤笑:“夏末啊夏末,你也真是穷途末路了,只能拿算命的说的话来安慰自己了。你就别异想天开了,等你死了,我就能全面接手你的堂口,到时候我就是会长的左右手了,谁还会记得你。”

  “白日做梦。”夏末抹了把嘴角的血迹,上前道:“先有本事杀了我再说吧。”

  “杀了你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张伦狠声一哼,对那五个高手下令道:“不要跟她玩了,杀了她。”

  五个高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闻言点点头,眼神里闪烁起肃杀之意,同时朝夏末展开了杀招。

  夏末顷刻间就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先前这五人没有全力出击的时候她应付起来已经不容易了,此刻五人全力攻来,夏末顿时有种手忙脚乱之感。

  嘭!

  果不其然,五人一旦下杀手,夏末连三招都抵不了,这边刚刚踢开一人的拳头,那边后背已经挨了一脚,整个人噗通趴在地上。

  呼!

  耳边有脚风传来,夏末想也没想,迅速的就地一滚。

  嘭!

  一只强有力的脚擦着夏末的衣角落在了她原来趴的位置,看到对方的脚跟都插进了地下,夏末不禁一阵后怕,若不是自己躲的快,这一脚非能把她的脊椎骨踩断不可。

  见这一脚没能奈何夏末,另一人迅速补上一脚,朝着她的头部旋踢而来。

  耳边脚风呼啸,夏末来不及起身,迅速架起双手,生生用两臂夹住对方的脚,同时用两腿夹紧对方站立的那只腿,使尽吃奶的劲将对方轰隆一声搬倒。

  与此同时,夏末顺势起身,整个人灵活的像猴子一样骑在对方身上,根本没看见她从哪里摸出来的一把匕首,那匕首就已经快狠准的插进了对方的心脏。

  噗嗤……

  一道献血喷了出来,温热的鲜血溅在了夏末冷峭的脸上,将她衬的像来自地狱的魔女一样可怕。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前后不过两秒的时间,乃至听到噗嗤一声后,其他人才反应过来。

  一人大怒,抬脚踢向了夏末的胸口。

  以此同时,另一人也怒起一脚踢向夏末的后背。

  同时被前后夹击,夏末只能往两边躲闪。然而她的身体还没侧到右边,站在她右侧的高手已经一脚踢中了她的肩胛。

  咔嚓!

  一道骨节错位声响起,夏末立刻感到了一股钻心的疼。

  嘭!

  嘭!

  同一时间,夏末因躲避不及,前后也各自挨了一脚。

  噗嗤……

  胸腔内如翻江倒海,夏末张嘴喷出一口血,整个人像断了线的风筝被踢飞了。

  》酷…I匠◇◇网首发)

  噗通!

  一声闷响,夏末落在了芦苇丛里,全身被锋利的芦苇叶割出了无数道伤口,鲜血一下子就晕染了她一身。

  肩胛错位,胸腔内伤,后背也重重挨了一脚,全身更是有多处伤口,此时夏末躺在芦苇丛里,竟然是半点力气都没有了。

  剩下的四个高手想趁其病要其命,同时抬脚朝重伤的夏末走去。

  “等等。”张伦这时突然走了过来,朝夏末阴狠一笑:“最后这一程,就让我亲自送送她吧。”

  他们受雇于张伦,自然是张伦说什么就是什么,闻言便停下了脚步。夏末已经是待宰的羔羊,不可能再对张伦造成危险,是以四人也放心让张伦靠近她。

  张伦三两步走到了夏末跟前,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尖锐的匕首尖对着夏末阴狠一笑:“夏堂主,你说我是一刀了结了你呢,还是慢慢的让你感受生命消亡的过程呢?”

  夏末的眼睛里丝毫没有畏惧,冷冷的瞪着他说道:“我只想知道最后一件事,小贝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那个婊子,哼,敢背叛我,你觉得她还有活路么。”张伦恨恨的一咬牙,朝自己带来的一个心腹手下打了个手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