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听秦漠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吓的冷汗都渗下来了,连忙把腰弯了下去,颤声道:“秦先生,我嘴贱,我不该说那些话。打也好骂也好,只要秦先生能消气,怎么样都行。”

  听到这番话,其他人不禁唏嘘了一声。刚才还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这还不到十分钟就开始装孙子了。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自作孽不可活!

  秦漠本就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人,现在见这对男女也受到了教训,遂也不打算为难他们。正要开口说算了,但嘴刚张开,就被一道突兀的声音打断了。

  “恩人!”

  这道声音夹杂着惊喜和兴奋,秦漠下意识的看过去,就见一个中年人脚步匆匆的朝自己走来。看到这个人,秦漠微微一愣。这不是昨天被自己连累,被车撞的颅内出血的倒霉蛋吗?

  “恩人,真的是你啊。我刚刚在外面还以为看错了。”王涛兴奋的走了过来,一脸惊喜的说道。

  “呃……是我。你昨天又去医院检查了吗?身体没事了吧?”秦漠还记得他昨天说自己叫王涛。

  王涛连连点头:“去了去了,什么脑CT,X光,磁共振全做了。医生说我哪哪都没事,我跟他们说我被车撞的颅内出血了,他们都不相信,说我脑子里根本没有出血的迹象。恩人,你的医术真是太神奇了,简直就是神医。”

  医术!

  一听这话,众人再次瞪起了眼睛。这个穿着地摊货的年轻人还会医术!听起来医术还很厉害的样子,难道他真是什么传说中的神医,专门给有钱人治病,所以才被有钱人奉为上宾的?

  “呵呵,你过奖了。我就只是一个小司机,不是什么神医。”秦漠摆手道。

  小司机!

  众人再再次瞪起了还没放下的眼睛,李亮称他秦先生,王涛称他神医,他自己又说自己是司机,尼玛,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能不能说句实话。

  王涛嘴角一抽:“恩人,你别开玩笑了。凭你这一手医术,怎么会是司机。”

  “我真是司机,我今天就是来给我们老板提车的。”秦漠认真的说道。

  王涛再次嘴角一抽,他是肯定不相信秦漠说的话,不过看他语气认真,还是扭头问道一个销售经理:“是这样的吗?”

  被他提问的销售经理正是之前跟姓赵的男人一起羞辱秦漠的朱经理,他一听王涛的问话,顿时脊背一僵,颤颤声声的回道:“老、老板,我、我也不清楚。”

  “老板?你是宝马中心的老板?”秦漠听朱经理喊王涛老板,诧异的问道。

  “是啊,昨天我不是给了恩人一张名片吗?上面都印着呢。刚才乍一见恩人,我还以为你是来找我的呢。”王涛立刻回道。

  秦漠尴尬的摸摸鼻子,他哪里看过名片上的内容,连名片都不知道塞哪里去了。

  “哎呀,倒是我忘了。恩人肯定接过很多名片,不记得我也正常。”王涛见秦漠面露尴尬,赶紧替他找了个台阶。

  `G酷匠网永*久Y免费%看小=说G

  众人闻言发出一阵唏嘘,王涛他们自然都认识,是这家宝马中心的大老板,龙城还有几家豪车中心也都是他开的。身价同样不菲,没想到连他都对秦漠客客气气的。这让他们实在不敢相信同时被李亮和王涛尊敬的人,会是一个小司机。

  就算真如他所言,他真是一个小司机。那也肯定只是表面上的身份,实际上可能如他之前所说,他就是喜欢穿地摊货开宝马,就是喜欢不当官二代富二代当司机。听说越有权势的人癖好越奇怪,秦漠肯定就有这样的癖好。

  “呃,不说这个了。”秦漠尴尬的跳过这个话题,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收据说道:“你是这里的老板正好,我正找不到维修部在哪儿呢。你给我看看,看看这台车是不是可以开走了。”

  “好好,我这就让人去看。”王涛接过收据递给了朱经理:“快点去维修部问问,不要耽误了恩人的时间。”

  朱经理都快吓尿了,手一抖没接住收据,粉红色的单据就落到了地上。

  “你怎么搞得?回答个问题磕磕巴巴的,现在手还不当家了是不是?”王涛终于发现了朱经理的异常,皱眉训斥道。

  “我、我、我……”朱经理哪敢跟王涛说自己已经把他的大恩人给得罪了。

  “你什么你,有话就说。”王涛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李亮谅他也不敢说,直接接话道:“还是我替他说吧,在你来之前。你的这位销售经理连同这对男女把秦先生羞辱了一番。他还让保安们围攻秦先生,幸好秦先生会点防身术,不然躺在那里的就不是你的保安队长了。”

  王涛听的大吃一惊,赶紧顺着李亮手指的方向看去。此时保安队长已经被其他保安扶了起来,但从碎裂的桌子上还是不难看出发生了什么惨剧。

  “混账,你们这群不长眼的东西。”王涛勃然大怒,指着朱经理骂道:“你们知不知道,昨天要不是恩人出手相救,我今天已经是个死人了。你们竟然这么对待我的恩人,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了给我滚蛋。”

  朱经理和一群保安被骂的大气不敢喘,吓的冷汗刷刷渗下。他们心里委屈极了,谁知道这年轻人是老板的救命恩人,谁要是知道的话,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啊。

  “老、老板,对不、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啊。”朱经理顶着王涛的怒火解释道。

  “不知道是借口吗?”王涛训斥道:“我无数次告诫过你们,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进店都是客,对待客人要尊敬礼貌。你是怎么做的?看我恩人穿的不好不像有钱人就肆意羞辱是么?”

  “我、我知道错了。老板,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再也不敢了。”朱经理连忙道歉承认错误。

  “这种错误,犯一次就是死罪。什么都不要解释了,去财务结你的工资,今天就走吧。我这里庙小,请不起你这尊大佛。”王涛毫不犹豫的当着秦漠的面将朱经理开除了。

  朱经理全身一震,面如死灰。他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如果他有月光宝盒能让时间回到半个小时前,他一定在秦漠刚进门的那一刻就冲上去招待,一定把他当祖宗一样尊敬。可惜一切都晚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也收不回来了。

  处理完朱经理后,王涛又立刻转头对秦漠道:“恩人,让你受委屈了,都是我没有管理好他们。让你见笑了,走走,我陪你去维修部提车。”

  秦漠点了点头,对于朱经理的下场,他一点儿也不同情。不是因为他羞辱了自己,而是他人品的问题,看不起别人的人,没资格被别人看起和同情。

  “秦先生。”李亮见秦漠跟着王涛往里面走,赶紧拿出一张名片说道:“秦先生,我们两天见了两次也算有缘,交个朋友吧。希望日后有机会一起喝杯茶。”

  秦漠对李亮无感,不喜欢也不讨厌。不过看在他刚才也算帮了自己的份上,倒也不好拒绝,遂接过了名片道:“我没有名片。”

  “没关系,不介意的话你把手机号码写在我手上吧。”李亮赶紧拿出笔说道。

  秦漠见此更不好拒绝了,点点头接过笔,在他手心里写下了自己的号码。

  李亮如获至宝,小心翼翼的把号码看了几遍,确定自己已经记住了后才敢把手握起来。

  其他人看到李亮这副样子,忍不住又唏嘘了一声。两个身价上亿的大老板都以能跟秦漠叫上朋友为荣,这个秦漠,身份实在让人好奇。只可惜以他们的地位,怕是永远没机会知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