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年轻的会长

  从佣兵工会这边的镇子口出去,走不到一刻钟便到了灵蛇山地界。

  只见这清晨的灵蛇山一片云雾弥漫,茂密的树林中能见度还不算太高。远远看去这灵蛇山并不算太高,也没有如何陡峭的山壁,山势平缓似乎爬起来也不会怎么费力。

  “我们赶紧出发吧,早去早回!”田佩儿早已经忘记了刚才和那些佣兵发生的小小不愉快,一脸喜庆地催促着张弛。

  张弛看看山势,对田佩儿道:“一切小心,别离开的太远。”

  点点头,两人走进林子中。

  清晨的树林都是湿漉漉的,两人的裤子和衣服也很快都被打湿了。

  田佩儿紧了紧自己的袍子,抱怨道:“真冷啊,这个鬼地方怎么这么冷。”

  张弛从乾坤包中拿出一件皮质马夹递给田佩儿,道:“这是火鼠皮做的,非常暖和,你穿上吧。”

  田佩儿笑着接过马夹,穿上之后顿时感觉前后心一阵暖意,真是一直暖到了心里,对张弛道:“谢谢师兄!”

  就这样在冰凉的树林里搜索了将近一个时辰,太阳终于把这树林的温度提高到了一个让人满意的温度。

  两人趴在一堆树丛后面,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张弛拨开眼前的一堆半人高的杂草,不远处,一头小鹿正在啃食甜美的青草,头上的一对不算大的鹿角在阳光下烨烨闪光。

  张弛用手势告诉田佩儿目标就在前方,田佩儿也探头过来看看前面的小鹿,小声对张弛道:“是金角鹿吗?”

  张弛点点头,用手在脑袋上做了个犄角的手势,田佩儿又看看小鹿,点头笑了。

  张弛对田佩儿说:“一会你从左边,我从右边,动作要快,你把它赶到右边,我解决它。”

  田佩儿点点头,道:“没问题!看我的。”

  说完,两人从左右分别看是接近这头幼年金角鹿。

  这头金角鹿也就是十级左右,在这林子中可能算是最弱小的所在了,此时正在享受着美味的早餐,一点也没有察觉两个少年猎手的接近。

  “呼”的一声,田佩儿从左边腾身而起,扑向小鹿。

  小鹿本来还在品味着青草的幽香,忽然一个人从旁边蹦了出来,小鹿顿时受惊,本能地往田佩儿相反的方向跑去。

  张弛躲在右边的草丛中,手中烈焰刀早就准备好了。他看到小鹿受惊往自己的方向跑来,赶紧握紧了刀柄。

  小鹿一溜直线正好对着张弛所在位置就跑了过来。

  张弛等着小鹿差不多到了自己跟前了,猛的一抡烈焰刀,刀锋所过,小鹿的脖子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瞬间爆裂而出。

  “耶!”田佩儿见到张弛得手,高兴的跳了起来。

  张弛收起烈焰刀,回头看看还在抽搐的小鹿,双掌合十道:“小鹿,对不起,我们也是为了完成任务,你早些轮回转世,下辈子做个人,免遭别人猎杀之苦。”

  田佩儿也赶紧学着张弛的样子,双手合十,给小鹿鞠了三个躬。

  悼念完了小鹿,张弛准备扛起自己的战利品回去交差,心中还庆幸这么容易变完成了任务,下午回去可以好好修炼内功了。

  正在两人乐呵呵地准备离开林子回奔山前镇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声沙哑怒吼。

  两人都是被这怒吼声吓了一跳,回过头来一看,一头比刚才小鹿大了最起码三倍的健壮成年金角鹿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张弛和田佩儿。

  田佩儿吓的浑身直哆嗦,对张弛道:“完了,师兄,看样子是小鹿的妈妈出来找孩子了。”

  张弛也是吃惊不小,眼前这头鹿实在是太高大健壮了,而且看到孩子惨死,当妈妈的这种母性的爆发,就算它是头温顺的母鹿,也同样可以撕碎杀害孩子的仇人。

  只见这头母鹿把头微微低下,头上八岔的鹿角对准了扛着自己死去孩子的张弛,前腿不停地刨着地,似乎正在积聚力量一般。

  田佩儿躲在张弛的身后,用手捂着嘴,惊恐地道:“师兄,怎么办?”

  张弛此时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对田佩儿道:“别慌,再厉害不也超不过也不过是头鹿,你先躲躲,我来对付他。”

  两人还没说完,母鹿已经发起了攻击,四蹄蹬开,翻蹄亮掌朝两人顶了过来。

  “快躲躲!”田佩儿惊呼道,紧跟着朝旁边窜去。张弛也丢下小鹿的尸体,朝旁边躲闪。

  一击不中,母鹿更加疯狂,又是一声怒吼,锋利地鹿角直奔相对弱小的田佩儿顶去。

  张弛一看不好,一个飞身追向母鹿,烈焰刀已经拿在了手里,准备和这头疯兽都上一番。

  田佩儿一看母鹿朝自己来了,吓得吱哇乱叫,情急之下居然没有往旁边躲,而是往后跑去,母鹿也跟着顺势追了下去,跟在母鹿后面的就是手持烈焰刀的张弛。

  田佩儿的拳脚功夫确实一般,但是从小就注重轻身法的练习,此时的她使出了十成功力,像一个小燕子一般在林中飞奔着。

  四条腿的金角鹿本来就善于奔跑,今天这一发狂速度更是惊人至极,发足狂奔,紧追不舍。

  张弛担心田佩儿受伤,鬼影附形身法施展开来,在后面也是奋力追赶。

  远远看去,一大两小三团虚影在林中迅速地移动着,激起了地上的落叶,落叶四散飞起,又惊动了树上的鸟儿,一时间树林里热闹了起来。

  眼看着田佩儿就要被疯狂的母鹿追上了,锋利的鹿角已经快要顶上田佩儿的后心了,而张弛还在母鹿后面最起码五十米开外,任凭他速度再快,也是赶不及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不知哪个方向射来一箭,正中母鹿后胯。

  母鹿吃疼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马上又挣扎着起来,警惕地看着周围。

  张弛看到母鹿被射到,也是停了下来。

  只有田佩儿因为恐惧根本就没听到母鹿摔倒的声音,一溜直线就没影了。

  紧跟着,又是一箭射来,正中母鹿的眉心。

  母鹿惨叫一声,倒了下去,肚子一起一伏,似乎非常痛苦,过了没多久,便彻底不动了。

  田佩儿此时也跑回来了,她跑着跑着发现母鹿好像已经不追了,以为是转向攻击张弛去了,变回来帮忙,等她回来的时候,母鹿已经断气了。

  张弛清楚地看见了箭射来的方向,顺着看去,发现在阳光映衬下,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一个粗大树杈上,手中拿着一张巨大的弓。

  刚想要表示感谢,好几个佣兵打扮的人出现在了张弛田佩儿的面前。

  此时树上的高大身影也跳了下来,看着张弛和田佩儿礼貌的一笑,道:“二位没事吧?”

  看¤Z正s版;{章~¤节,e上酷~匠C网}!

  张弛这才看清此人的样貌。只见此人生的高大威猛,一头乌黑长发披散而下,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两条剑眉斜插如鬓,黑色瞳孔深邃而不空洞,笔管条直的鼻梁,朱红的嘴唇十分性感。青色猎手衬衣外罩皮甲,腰中挎着猎刀,背背箭壶,内插雕翎箭,手拿烈弓,透着一身英武之气。

  张弛大量多时,赶紧一抱拳,道:“多谢这位英雄相助,要不然,我与我师妹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高大青年点点头,道:“你们都接近森林的中心地带了,没碰到凶猛的魔兽已经算你们走运了,你们是怎么让这样一头母鹿疯狂到如此地步的。”

  张弛有些惭愧地道:“我们刚才杀了它的孩子,所以就........”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呢。”高大青年恍然大悟。紧跟着对着二人道:“我叫冷锋,是这山前镇佣兵工会的会长,你们以后需要什么帮助尽管来找我,不过不要再独自来这深山老林了,就在林子外围转转得了。”

  张弛点点头,道:“谢谢冷会长,我叫张弛,这是我师妹田佩儿,我们随老师来到山前镇,今天受了师命来猎杀一头金角鹿,不想碰到这样的事情,多亏了冷会长解救。”

  冷锋道:“嗯,既然已经猎杀了金角鹿,就随我们一起走吧,我们猎杀完了目标,顺路带你们一起回去。”

  张弛抱拳施礼道:“那就多谢冷先生了。”

  冷锋一摆手,身后一个强壮高大的佣兵扛起了那头母鹿的尸体,如此大的母鹿尸体在这名佣兵身上就好像是刚才那头小鹿一般,让人看着那么轻松。

  张弛和田佩儿跟在佣兵队伍的后面,田佩儿偷偷问张弛道:“师兄,这家伙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先生,真的假的。”

  张弛一笑,道:“有什么好稀奇的,刚才他射那两箭,劲道十足,精准无比,一看就知道是个高手,今天我们运气好,要是你出点什么事,我可怎么交代啊。”

  田佩儿顽皮的一笑,挽着张弛的胳膊道:“哎哟,我的师兄还挺关心我的呢,人家好温暖啊!”

  张弛赶紧挣脱开田佩儿,尴尬地道:“我.....我就是怕没法交代而已。”

  田佩儿嘴一撇,道:“切,我又不能吃了你。”

  两人正自开着玩笑,忽然就听冷锋对众人道:“快,分散,我们遇到麻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