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山前镇,找到了一家客店安顿下来,牛顿让伙计弄些吃的过来,三人饱餐一顿,田佩儿回房休息不提,单说牛顿和张弛在屋中。

  两人喝了点水,牛顿对张弛道:“小子,把你的手拿过来,为师给你把把脉。”

  张弛把胳膊递过去,牛顿将三只手指搭到张弛的手腕脉搏处,闭着眼睛开始把脉。

  片刻之后,牛顿对张弛道:“小子,你的经脉确实是打通了,但是你没有修炼过内力,现在你的丹田里空空如也,没有一点真气。”

  张弛点点头,道:“我也是打算在离开皇宫后寻找一本内功心法的,可是一直没有机会。”

  点点头,牛顿道:“嗯,为师先教你一套入门级别的内功心法,名为‘清心法’,是我最早修炼的一个内功心法,简单的很,你先依法每天修炼,等到内力有所积累,再学习更高级的心法。”

  张弛点点头,道:“多谢老师,徒儿一定努力修炼。”

  牛顿让张弛盘腿坐到床上,自己也盘腿作于椅子之上,对张弛道:“为师现在传授你口诀,你要牢记于心。”

  张弛点点头。

  牛顿微闭双目,口诀从嘴中缓缓道来。

  “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叩齿三十六,两手抱昆仑。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微摆摇天柱。赤龙搅水津,鼓漱三十六,神水满口匀。一口分三咽,龙行虎自奔。闭气搓手热,背摩后精门。尽此一口气,想火烧脐轮。左右辘轳转。两脚放舒伸,叉手双虚托,低头攀足顿。以侯神水至,再漱再吞津,如此三度毕,神水九次吞,咽下汩汩响,百脉自调匀。河车搬运毕,想发火烧身。口诀十二段,子后午前行。勤行无间断,万疾化为尘。第一段: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

  张弛也闭上双眼,用心记着牛顿所说的每一句口诀。

  6}更新最IJ快,。上。酷,¤匠e_网

  待等牛顿把所有口诀说完之后,问道:“记住了吗?”

  张弛从头到尾的复述了一遍,竟是一字不差。

  牛顿满意地点点头,道:“嗯,小子倒是聪明,难得难得。”

  牛顿又从头到尾地逐句讲解口诀的意思,师徒俩整整在屋中练了一个下午,张弛终于是把这一套“清心法”给彻底学会了。

  依照法门,张弛调节着自己的呼吸,感受着身周围的能量波动。终于,一丝几乎察觉不到的能量顺着张弛的毛孔透进了身体之内,紧跟着,更多的能量不停地涌进张弛的身体,在张弛的身体里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微弱的真气,顺着张弛的经脉不停的游走着。当这股真气能量达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外界的能量自动被隔绝在身体之外,只留下这股真气在体内游走着。

  张弛能够切实地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哪怕是最开始的那一丝不容易察觉的能量。此时张弛的心情是无比激动的,甚至连身体都开始微微地颤抖了,他的心神全部都集中在那一股不停在自己身体里游窜的真气丝之上,就像是看着自己最喜爱的宝贝一样,充满了爱意。

  “这是我的真气!这是我的真气!”张弛在心里不住地欢呼狂吼着,脸上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牛顿在一旁看着张弛的表情,也是一脸的笑意,随即悄悄地退出了房间,只留下张弛一人继续修炼。

  修炼内功,时间可以被忽略。

  真气回归丹田,张弛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往窗外一看,外面已经是天光大亮。

  “我练了一整夜吗?”再次感受着自己丹田中的真气,张弛回想着这一晚上的修炼过程。

  “笃笃笃”,轻轻地敲门声响了起来。

  张弛下了床,活动活动双腿,让血脉加速流通一下,然后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门外正是田佩儿。

  “懒猪,老师让我来教你下去吃饭了!”田佩儿一脸笑意,露着整齐雪白的牙齿,眼睛就像两道弯月牙。

  “哦,谢谢佩儿师妹,我这就下去。”张弛道。

  洗脸漱口,收拾已毕,张弛来到了楼下的大厅。

  此时大厅当中已经有人在用餐了,张弛四处张望着,寻找着牛顿和佩儿。

  终于,他看到了高举手臂向自己不停挥舞的佩儿,牛顿也一脸笑意地坐在佩儿的身边。

  张弛快步走过去,只见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馒头,稀饭和几碟咸菜,虽然简单,但是却让人非常有食欲。

  整整修炼了一夜,此时的张弛确实也有些饿了。和牛顿说了几句话,三人便吃了起来。

  边吃,牛顿道:“今天你们两个就开始修炼了。”

  两人点点头,等待着牛顿下达进一步的指示。

  牛顿继续道:“今天你们两人要去灵蛇山去给我逮一只金角鹿回来,任务时间是一天,我一会儿去镇子上办点事情,不能陪你们,我们晚上在这里碰头,有问题吗!”

  还没等张弛说话,田佩儿抢先兴奋地道:“没有问题,老师,您放心的去吧。晚上我们肯定顺利抓一头小鹿回来。”

  张弛并没有田佩儿那般急着表态,而是问道:“老师,那金角鹿大概都是什么级别。”

  牛顿道:“嗯,我正要说呢。”顿了顿,继续道:“灵蛇山里的金角鹿最高的也就三十级而已,大多数都是十几二十级左右,是一种非常温顺的动物,一般不会主动伤人,但是奔跑速度特别快,而且警惕性很高。总之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抓回来就行了。”

  二人点点头,虽然不知道金角鹿到底机警敏捷到什么程度,但是一定要搞一只回来就是了。

  吃完了饭,三人走出客店,牛顿又嘱咐了两句并指明了进山的路线后,自己朝镇子里走去。

  田佩儿异常兴奋,对张弛道:“师兄,走吧!早去早回,今天的任务多简单啊,哈哈!”

  张弛并没有打岔,对公主道:“低调点,这里人来人往,鱼龙混杂,不要太招摇。”

  田佩儿调皮地一吐舌头,一伸手把兜帽拉了过来,帽子的阴影历时罩住了她那张小俏脸的上半部分,随即田佩儿声音故作阴沉地对张弛道:“张少主,你看我这样行吗?”

  张弛真是拿这个公主没有办法,一伸手也拉上了自己的帽子,一招手,两人往灵蛇山走去。

  这里和魔兽森林一样,随处可见各种魔兽猎人和佣兵团体,都是专门猎杀魔兽讨生活的人。

  来到了镇子口,两人发现镇子口排起了好长的一个队伍,队伍前面有三张桌子,这些人好像都在报名参加什么。

  找到队伍的末尾,张弛拍了拍最后一个排队的人的肩膀,那人是个身体魁梧的大汉,感觉有人拍他便回过头来。

  这人的身高比张弛要高出一头,居高临下看了看张弛,粗声粗气地问道:“干什么,小伙子?”

  张弛见这个大汉还算是客气,便接着问道:“您好,请问这些人都在干什么,进山还需要报名吗?”

  魁梧大汉听完哈哈大笑,道:“哈哈,小伙子,你们是第一次来吧。”

  张弛和田佩儿都点点头。

  大汉继续道:“这不是排队进山,而是想要猎杀高级的魔兽,一个人肯定不行,大家都在这里报名,然后由这个佣兵工会按照报名人的实力进行平均分配,组织临时的佣兵团,这样猎杀成功的机会就会大一些。”

  张弛点点头,对大汉道:“谢谢您。”。那大汉摆一摆手,转过身去继续排队。

  田佩儿一听高兴了,兴奋地对张弛道:“师兄,师兄,我们也报名吧,这样抓到金角鹿的机会就大了,你说是不是!”

  张弛刚想点头同意,就听前面排队的人一阵哄笑,有人在队伍中嘲笑道:“抓金角鹿还用组队,你们两个喝点奶自己去抓吧,大家说对不对,哈哈哈!”

  更多的佣兵附和着,一时嘲笑之声此起彼伏。

  田佩儿哪受过这样的奚落,对着佣兵队伍道:“切,有什么了不起,你们有本事别排队啊,想猎杀什么就自己去杀啊,一群人打人家魔兽一个,真是不要脸。”

  “什么!”田佩儿的讥讽顿时引来了大多数佣兵的不满,他们虽然实力不算强,但是让眼前这个半大不小的小丫头给嘲弄了一番,自然是不服气的很。

  张弛一看情况不妙,既然没有人一起猎杀金角鹿,那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要节外生枝才好。

  于是张弛赶紧拉着田佩儿往阵外走去,田佩儿还不服气地挣扎着,嘴里不住地吵着。

  谁也没注意,佣兵工会的窗户后面有两道寒光正在注视着拉拉扯扯离开镇子的少年少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