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弛听到喊声赶紧站起身来,对着门外垂手而立,表示对公主的尊敬。

  不一会,小公主田佩儿被一众侍女簇拥着进到了屋里,看着桌上的一片狼藉,田佩儿掩口一笑,道:“怎么样,饭菜还顺口吗?”

  张弛脸色一红,忙道:“挺好,比我家吃的好多了!”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更是大笑出声,张弛也感到自己有点傻,也自嘲地笑了起来。

  笑罢,侍女们收拾碗筷不提,田佩儿和张弛来到了正厅。

  田佩儿坐到正座上,张弛在厅下垂手而立。田佩儿笑着对张弛道:“坐吧,不必拘礼。”。

  张弛这才坐到了最靠近大门的一个坐上。

  田佩儿问道:“今日感觉可好些了?”

  张弛忙答道:“好多了!多谢公主惦记。”

  田佩儿又道:“那就好,一会让下人给你拿点补药,我已经命人给你熬了药,你就在这静心养伤吧。”刚说完,一个侍女已经端着热气腾腾的药来走进厅内,将药放到张弛旁边的桌子上,施了一礼退了出去。

  张弛此时非常感动,非亲非故,如此照顾,自己真实不知该如何答报啊,可转念一想:“皇家都是用人在前,不用人在后,今日对我如此,不知心里在盘算什么呢?”想到此,气呼呼地拿起药碗一饮而尽。

  田佩儿也发觉张弛似乎对自己总是抱有敌意,也不便多问,又和张弛说了两句便带着众下人离开了。偌大的院落里就又剩下张弛一人。

  一连几日,小公主田佩儿都会来探望张弛,张弛也感觉到这小公主似乎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种人,便也放松了一些,渐渐地,两人熟络了起来。

  这一日,小公主有来探望,一番叙谈之后,小公主对张弛道:“今日我要去城里转转,你可愿一同前往啊?”

  张弛这些日子在宫中待得也确实烦闷,一听说出去转转,便欣然答应。

  皇城朝阳城的南部的万朋区,皇城最繁华的一片商业区。

  走在商铺林立的街道上,张弛的眼睛有点不够使唤了。

  小公主田佩儿这回出来没有带太多的随从,只带了两个贴身的丫鬟,而此时,小公主给了他们二人一百个金币,让她们自己去逛了。而小公主田佩儿此举的目的,便是让张弛更加放松,也就更能够容易接近一些。

  “这里是餐饮区,那边是服装区,那边是武器区。你想先去哪看看?”田佩儿打发了两名侍女,歪着头笑着问张弛,表情甚是可爱。

  公主田佩儿的容貌就算是在整个帝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完全遗传了当年皇后的美丽基因,虽然只有十五岁,但是任谁也看得出是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子。

  无奈张弛在遭受了家族巨变之后,身心早已经变得冷漠异常,尤其是对皇室中人。

  “无所谓,你提议来的,我就跟着你好了!”张弛不在乎地道。

  田佩儿对张弛的冷漠态度并没有在意,想了想道:“森林里看你虽然勇力过人,但是武技实在是太弱了,不如到武器区看看,说不定能淘到什么好的武技呢!”

  .Q看正版章节上x;酷9匠5G网;{

  听到厉害的武技,张弛的心顿时兴奋了起来,赶忙故作镇定地道:“很好,就去那吧。”

  随着田佩儿,两人来到了万朋区东侧的武器区。

  这里虽然是叫做武器区,但是除了武器,其他的战斗用品也一应俱全。

  两人东看看西看看,张弛看着街道两边林立的商铺,心中惊叹不已,这里卖的商品有的张弛别说名字,就连见过都没有见过。

  田佩儿领着张弛来到一家名为“天下武技”的商铺,这里是整个武器区中最大的一家武技卷轴店。

  进入店铺,宽敞的大厅里整齐地摆放着一排排的柜台,分属性的摆放着各种武技,其中多为低等武技,当然也不乏一些中等武技,但是价格,也是高的离谱。

  张弛来到火属性武技的柜台前,仔细地端详起来。

  面前摆着一个卷轴,上面写着“火拳”两个大字,旁边的小牌子上注释“火拳--火属性低级武技”下面标注着几个,一百金币。

  张弛被这价格吓了一跳,一个低级武技就要一百金币,真是贵的离谱。

  田佩儿在一旁看到张弛的吃惊表情,笑着道:“有兴趣就买两个,价格方面你不用介意,这里的老板是专门负责给我们皇宫军队提供武技的,可以给我个内部价,嘿嘿!”

  张弛一笑,没有接茬,心中暗想:“哼,有钱了不起啊,我又不是什么贵客,干嘛给我花钱,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看来看去,张弛看到一本叫做“天火降临”的武技,正要仔细观看,身旁忽然有人说话。

  “你是张弛吗?”

  张弛浑身犹如过电一般打了个寒颤,大脑飞快地转着,盘算着自己该如何回答。

  转过头来,张弛看到说话的是一个五旬的中年男人。一头散乱的头发,一双眼睛不算大,但是特别有神,直挺的鼻梁,不大不小的鼻子长可国胸的胡子整个把嘴给盖住了。

  “您认错人了!”张弛看看说话之人,没有一点印象,便回答道。

  中年人也没有再深问,点点头道:“哦,对不起,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使了!”

  说完两人擦肩而过,张弛打量着中年人的背影,脑中迅速地搜索着相关的信息,但是很遗憾,他不认识这个人。

  田佩儿这时候走了过来,手中拿了好几个火属性的武技卷轴,道:“这些都是给你买的,回去练练,会对你有帮助的。”

  没有说话,张弛只是冷冷地点了点头,又低下头仔细看着那本“天火降临”。只见上面标注着“火属性中等武技价格一万金币”

  田佩儿看张弛如此仔细地看着这本武技,便道:“喜欢就拿上,回去好好修炼!”

  张弛有些犹豫,他确实看好了这个武技,但是又不想踏了皇族的人情,一时之间心中矛盾不已,下不了决定。

  就在这时,门口一个极其难听的声音传了过来:

  “买那么多武技回去不怕累死吗?”,这声音就如同是嗓子里堵着块烂肉,声音就像是被挤出来的一样,让人听着十分难受。

  田佩儿和张弛一齐回过头来看向门口。

  只见一个矮胖子正一脸坏笑地站在门口,身后站着一般家丁模样的人,也都是歪脖子晃脑袋,斜腰拉胯地站在那里,而刚才说话的,正是那个矮胖子。

  田佩儿的脸色一变,略带斥责地道:“连祟,你是在和我说话吗?”,原来矮胖子乃是祥龙帝国帝国守护连峰的独生儿子---连祟。

  连祟赶紧一躬身,施了个礼,道:“不敢,小公主殿下在上,小的给您请安了。”

  田佩儿这才收起怒容,一脸厌恶地道:“不用了,赶紧离开我的视线。”

  矮连祟呲着一嘴里出外进的牙一声贱笑,道:“是,公主殿下,小的可以离开,但是,你得把这个小子交给小的。”说着用手一指站在田佩儿身边的张弛。

  田佩儿眉毛一挑,厉声道:“放肆,他是皇宫的客人,你算什么东西,敢带他走!”

  连祟又是一阵贱笑,道:“公主殿下,我家的家人铁山刚才向我禀报,说此人乃是前几日杀害我表哥萧震的凶手,今日在此相遇,我要把他带回去交给我父发落,还请公主殿下行个方便。”说着又是一躬到地。

  田佩儿刚想训斥连祟,肩膀却被人按了一下,紧跟着张弛从后面走到田佩儿的身前,对连祟道:“萧震那个败类是你表哥?”

  连祟看张弛出面了,眼睛里的光芒瞬间变得凶残冷厉,道:“不错,前几日你把他残忍杀害,难道你以为就这么算了吗?”

  田佩儿刚想说萧震是自己杀的,身子才刚一动就被张弛给拦住了。

  张弛看着眼前的连祟,笑了笑道:“难道就凭你个活咸菜缸,也能为你表哥报仇吗?”

  连祟一听自己被称为“活咸菜缸”,顿时火冒三丈,有道是“凭着挫人,别说短话!”,张弛的冷嘲热讽让连祟无法忍受,也不管小公主在场与否,一招手,手下的家丁如狼似虎地将张弛包围当中,就等连祟一声令下,将张弛就地正法。

  田佩儿大喊一声:“放肆,都给我助手,你们眼里可还有我这个公主,可还有我父皇吗?”

  众家丁被田佩儿一喝都是一愣,毕竟公主还是不好惹的。

  连祟在一旁冷笑一声,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情,就是打官司打到皇帝陛下那里,我们也是有理的,来呀!给我拿下这个杀人凶手!”

  众家丁如同训练有素的猎狗一般,主人一声令下,一个个呲牙咧嘴,向张弛扑了上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