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一群恶犬一般的家丁,张弛嘴角浮起一丝蔑视的冷笑。心中暗想:“一连几天在皇宫疗伤,浑身上下骨头都发痒了,今天有这么个机会,正好拿你们这班恶狗舒舒筋骨!”

  心意至此,张弛严重寒芒一闪,正好一名家丁奔着张弛的面门一拳打来。

  张弛一拧身,拳头从自己的耳侧滑过,张弛右手反手扶住这名率先出手的家丁的脖子后侧,右腿膝盖已经狠狠地顶到了家丁的肚子上。

  这名家丁的眼睛一瞬间都往外鼓了半寸有余,痛苦地倒下去之后在地上来回的翻滚惨叫。

  连祟脸色一变,忙喊道:“好小子,还敢撒野,给我上,给我拿下!”

  家丁们虽然看出自己绝非张弛的对手,无奈吃人家嘴短,平时养尊处优,吃香喝辣,如今主人有命,自然不敢违抗,只好硬着头皮再次攻向张弛。

  撂倒一名家丁,张弛的血开始升温了,一股怒火涌上心头,眼前的这些家丁仿佛都变成了自己的仇人,那些杀害自己族人的仇人们。

  一声怒吼,张弛双眼爆红,头上青筋暴起,对着家丁就扑了上来。

  众家丁一看犹如一头野兽一般的张弛扑了上来,都是因为恐惧而身形一停,而也就是这么一停的功夫,张弛就冲进了他们的队伍当中。

  一阵拳打脚踢,完全是压倒性的实力,众家丁眨眼间就被打的滚的滚,爬的爬,哭爹喊娘,狼狈不堪。

  张弛撂倒了最后一名家丁,一个闪身窜到连祟身前,劈面一把抓住了连祟的脖领子,面目狰狞地问道:“就凭你就想抓本少爷吗?啊!”

  连祟虽然裤子都已经尿了,但是嘴还是蛮硬的,对张弛道:“小兔崽子,我可是堂堂祥龙帝国守护连家的独生子,你敢动我一个试试!”

  张弛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帝国守护,帝国守护也不过就是皇家的一条狗,皇帝说杀你,就像碾死一只臭虫一样简单。”张弛一激动把心中深埋多时的话都说了出来。

  左手抓着连祟,右手高高举起,紧跟着狠狠地挥下,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地打在连祟那张长满雀斑的肥脸上,顿时,血水夹带口水,还有连祟的两颗后槽牙便喷出了连祟的嘴外。

  还没等连祟喷完,张弛挥出去的右手又挥了回来,又是一记耳光,那张肥脸又被打的朝另一边偏去。

  “今天少爷我就让你知道帝国守护是个什么样的地位!”张弛恶狠狠地说着,一个接一个的响亮耳光不断地打在连祟的胖脸上。

  田佩儿此刻已经被张弛吓的完全没有了主张,站在原地紧紧地抱着那些武技卷轴,睁大眼睛吃惊地看着眼前凶猛的张弛。店铺的门口这时也挤满了人,看着恶少连祟被人痛打,一个个都暗自高兴。

  眨眼间一百多个耳光扇了过去,被抓着的连祟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脸也比刚才胖了不少,嘴里的牙也没剩下几颗了,此时已经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张弛愤怒的右手再次高举过头顶,眼看着又是一记耳光打下。突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像铁钳子一般抓住了张弛的手腕。

  张弛心中大怒,回过头来一看,原来是刚才“认错人”的那位中年人。

  “干什么!”张弛怒道。

  “再打下去他就死了,你也不希望把事情闹得太大吧!”中年人缓缓地道。

  田佩儿也被中年人的举动所惊醒,赶紧丢了卷轴,跑过来拉住张弛的胳膊,带着哭腔道:“别打了,闹出人命就麻烦了!”

  张弛一看公主发话了,抓着连祟衣服的手一松,连祟的身体软趴趴地倒了下去。

  转过头来,看着一边被张弛吓得不行的众家丁,张弛喝道:“带上这条狗,赶紧给我滚,回去告诉你们的那个什么狗屁守护连什么,敢惹少爷我,照打不误!”

  众家丁赶紧扶起连祟,生怕张弛一会就改变主意一般连滚带爬地逃出了市场。门口看热闹的众人看到连祟狼狈而逃,竟自发的给张弛鼓起掌来,有的人还在人群中大声叫了几声好。

  张弛也抱着拳向人群频频回应。

  小公主田佩儿快步走过来,拉着张弛就走,找到两名侍女,匆匆回奔皇宫而去。

  回到皇宫之后,田佩儿草草地安顿好张弛之后,赶紧把发生的事情通知给了太子,太子听说也是吃惊非小,赶紧到了内宫把事情又告诉了祥龙国皇帝。

  太子刚把事情说完,外面进来一人,跪倒身形,恭敬地道:“启禀陛下,帝国守护连峰求见。”

  太子河皇帝都是一愣,太子道:“来的可真快。”

  皇帝一挥手,对禀报之人道:“传他进来。”

  答应一声,转身出了大殿。

  不多时,一名高大魁梧,一脸阴沉的人走了进来,正是祥龙帝国守护连家的家主连峰。

  只见连峰四十几岁模样,身高足有一米九五开外,乌黑的头发扎在脑后,刀条子脸,一对三角眼烁烁放光,小鼻子,薄嘴片儿,体格健壮,步伐扎实,一看就是练硬功之人。

  走到跟前,连峰倒身下拜,口称万岁。

  施礼已毕,皇帝田璜让连峰站起来说话。

  连峰站起身来,大声说道:“陛下,今日犬子在万朋区“天下武技”遭人痛打,而且打他之人正是前几日杀害我外甥萧震的凶手,如今犬子回家报告,说是当时凶手是与小公主一同出游,属下不明,陛下因何要收留一名杀人凶手?”

  太子听完,笑了笑对连峰道:“连守护,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少年名叫林强,乃是魔兽森林旁边的一名猎户,前几日那萧震杀死其母在先,林强为报母仇才找你外甥的麻烦,我看,说人家是凶手,似乎不太合适吧!”。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太子眼中的两道伶俐光芒,却是明显在警告连峰说话要注意措辞。

  连峰听太子这么一说,狡辩道:“那小子偷走萧震的三级魔晶在先,萧震前去索要,言语不和当场动手,失手间才错伤了刘三的母亲,太子千万不要听信杀人凶手一面之词,萧震乃讲理之人,绝不会乱杀无辜。”

  “哼哼!”太子冷笑一声,道:“讲不讲理人家的母亲确是死在萧震之手,说起来萧震也是死有余辜。”

  连峰身子一顿,道:“好!太子既然如此说,萧震之事就算两下扯平,那今日那刘三殴打我儿连祟之事,还请陛下和太子殿下主持公道。”

  皇帝这时沉声道:“此事我已知晓,分明是你儿挑衅在先,扬言要替兄报仇,而且以多欺少,被人打了也属无能,此事就到此为止吧,你一会去多领一个月的薪俸,全当朕给你儿养伤的医药费吧!”。皇帝摆明了是站在张弛一边儿。

  “这....”连峰一时被说的无言以对,只好黑着脸道:“遵旨,谢陛下!那属下就此告退。”。

  说完转身离开大殿,扬长而去。

  太子看着连峰的背影,良久,对皇帝道:“父皇,我看我们得早做准备了,以连峰的性格,此事万不会善罢甘休的。”

  皇帝也点点头,对太子道:“璘儿,马上秘密召集人手,并且通知“刀枪剑戟”四护卫,近期要严密保卫公主府的安全,切记不要让佩儿出事。”

  太子躬身施礼,道:“是,父皇,我这就去办!”说完也离开了大殿。

  大殿上只留下皇帝一人坐在宝座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再说张弛回到了住处,心中感觉畅快无比,憋闷了许久的心情终于是得到了一些发泄。

  当晚,张弛吃过晚饭后坐在床上开始修炼。自从知道经脉打通之后,张弛每天晚上都会进行内力真气的修炼,如今张弛已经是触碰到了最初级的天人境的瓶颈,眼看这两天就要踏足天人境了,自是更加努力的修炼。

  突然,门口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张弛睁开眼睛,嘟囔着道:“这么晚了小公主还来,真是烦死人了!”边嘟囔着便走过去打开了门。

  FB最5N新z章eY节|@上C3酷匠网.g

  门一打开,张弛吃了一惊,门口并不是小公主,而是白天在市场碰到的那个中年人。

  张弛马上警惕起来,道:“你,你到底要干什么?”大半夜能够进入皇宫而不被发现,这人的功力可见一斑了。

  中年人一脸和善,道:“小子,也不请我进去坐坐吗?一会让宫廷侍卫看到了,担误了事可不好呀!”

  张弛很不情愿地把中年人让进屋中,中年人也没客气,直接坐到了椅子上,自己倒了杯水,径自喝了起来。

  张弛站在中年人前面不住的大量着中年人,脑中仍然在飞快的搜索着信息,希望能够找到一点点关于眼前人的蛛丝马迹。

  中年人喝了口水,看看张弛,一笑道:“不用想了,你小子可能早把我给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