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尊和那名侍从打得难解难分,能够以九星初始境的修为,对战两星气海境,不得不说符尊的很强。

  不过这种势均力敌只是一时的。

  果然,双方对战百招之后,符尊渐渐不敌,只能非常被动的防御,根本没有机会发起反击。

  看到符尊渐渐不敌,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如果符尊真的能够以九星初始境的修为,跨两级和两星气海境的武者打成平手,这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了。

  毕竟,初始境和气海境的差距,那可不是一星半点。

  “小子,去死吧!”

  和符尊打斗的侍从怒吼一声,手中的战刀狠狠的向着符尊劈下去。

  符尊脸色一变,一咬牙将手中的战剑举过头顶。

  铛!

  符尊的脚下的地面猛然碎裂,只见符尊脸色涨红,双腿微屈,但是他依旧咬着牙,没有让自己跪下去。

  那名侍从脸上出现一丝惊讶,随后迅速被狰狞之色取而代之,只听那名侍从冷道:“小子,给我跪下吧!”

  锵!

  一声刺耳的摩擦声响起,只见符尊的战剑突然一偏。

  竟然以一种极度危险的招式,卸去了那名侍从战刀上的恐怖力量!

  铛!

  符尊手中的战剑承受不住那股力量,被那名侍从的战刀给斩断!

  噗嗤!

  战刀从符尊的手臂上划过,一道狰狞可怕的伤口,出现在他的手臂上,鲜血喷涌而出。

  符尊面无表情,拿着自己的断剑,手捂着伤口连连后退,拉开两人的距离。

  一旁观看的柳盛微微点了点头。

  这样的做顶多就是受伤,但是如果这少年没有用这样挺而走险的方式。

  卸去战剑上的力道,只怕刚才那一剑不是让他受伤。

  而是直接将他一分为二!

  虽然符尊的做法有些危险,但是却不失为一种保命的手段。

  手臂受伤,战剑被斩断,众人都知道,符尊已经败了。

  符尊目光冰冷的看着那名侍从,虽然手臂受伤,武器也被折断,但是他并没有感到害怕。

  反而一脸平静的的看着这名侍从,脸上露出迷一般的从容。

  那名侍从将插进地面,刀刃还沾有血迹的战刀给拔出来,一脸冷笑的向着符尊走过去。

  符尊抱着自己血流不止的伤口,挡在老者和女孩面前,目光冰冷的看着那名侍从。

  “小子,将你手中的回春丹全部交出来,或许我还能给你,和你后面的两个乞丐留个全尸!”那名侍从停在符尊三米前,冷冷的看着他道。

  “哼,就凭你?”

  符尊目露不屑,一脸嘲讽的看着这名侍从。

  “一条狗而已,还不配在我面前嚣张!”

  那名侍从一愣,随后脸庞变成了猪肝色,杀气凛然的看着符尊。

  “小子,找死!”

  那名侍从怒吼一声,手中的战刀高高举起,从上而已,向着符尊劈下去。

  似乎准备将符尊给劈成两半!

  但是符尊连脸色都未曾变变一下,甚至于一脸不屑的看着这名侍从。

  好像根本没看到头上的战刀已经劈下来了,周围围观的人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符尊。

  “这少年是不是吓傻了,竟然不知道躲开!”

  “躲个屁!没看到他后面的两个乞丐吗,这小子一旦闪开了,死的就是他俩!”

  “唉,为了两个微不足道的乞丐,把自己命给送上,值得吗?”

  “这少年我算是服了,心服口服!”

  周围的武者皆是一脸惋惜,在他们看来,为了两个乞丐把自己的命给送了,的确不值得。

  不过,在符尊看来却不是这样。

  哪怕他死了,能多保护这爷孙两人一时也好!

  看着已经到眼前眼前的战刀,符尊脸上出现一抹笑容,并非是苦笑,而是真正的笑容。

  “一条狗永远是一条狗,永远也别妄想能够打败其他人!”

  这时,符尊面前突然出现一名青年,这名青年一身黑衣,背上同样背着一柄战剑。

  “你又是谁!?”

  那名侍卫又惊又怒,他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够空手接住他的战刀。

  这名看似普通的青年,实力却可怕的得吓人。

  “我是谁你不配知道,因为狗不配知道人的名字,明白吗?”

  柳盛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名侍从,只见他用两根手指夹住了这名侍从的战刀。

  “你找死!”

  那名侍从大怒,使出全身的力气想把战刀从柳盛手中夺回来。

  但是他发现,无论他怎样用力,手中的战刀纹丝不动,被柳盛死死的夹住!

  “该死的是你!”

  铛!

  柳盛眼中闪过一抹冷光,两指微微一用力,手中的战刀断成两截。

  噗嗤!

  随手将手中手中的断刃给扔出去,柳盛扔出去的断刃将这名侍从的脖颈给刺穿。

  断刃,钉在了这名侍从身后的地面上!

  “呃……”

  那名侍从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双目圆瞪,不可思议的看着柳盛。

  他竟然会被人秒杀!

  那名侍从的尸体倒在地上,围观的众人倒抽一口冷气,惊骇的看向柳盛。

  一招秒杀两星气海境的武者,这是什么样的实力,未免也太恐怖了!

  “服下这枚黑色丹药,红色的捏碎涂在伤口上。”柳盛拿出一黑一红两颗丹药向后一抛,扔到符尊的手里。

  “多谢。”

  符尊淡淡的回应了一句,毫不犹豫的将柳盛给的丹药给服下。

  柳盛诧异的看着符尊,道:“你就不怕我下毒?”

  “如果你和他们一样是冲着回春丹来的话,就不会出手救我,大可在我死了之后出手抢走,何必大费周章将我救下。”符尊摇了摇头,语气淡然道。

  柳盛笑了笑,随后将倒在地上的尸体给踹开,这倒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妈的,你又是谁,全特么找死是不是!?”

  朱富天暴跳如雷,他要收拾两个乞丐本来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今天偏偏出门撞邪了不成。

  两个人和他对着干,一个比一个强,甚至于眼前的这个青年竟然秒杀了自己的随从!

  他觉得自己很没面子,他朱富天在这元城中就没受到过这样的气。

  和他作对,只有死!

  “去,给我给我杀了他!”朱富天一指身边的另外一名侍卫,怒吼。

  只是,他刚说完这句话,剩下的这名侍卫被一柄飞来的断刀给刺穿胸膛,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

  朱富天骇然失色,御剑杀人!

  这个看似不起眼的青年,竟然是神丹境强者。

  哪怕是他的家族,朱家,也只有两名神丹境的强者。

  而他竟然想杀神丹境的强者,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周围的人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柳盛年纪轻轻,竟然是神丹境的绝世强者,难怪敢和朱富天作对。

  凭他的实力,哪怕是和朱家作对都是绰绰有余!

  又怎会在乎一个朱富天呢?!

  “前……前辈,晚辈……晚辈有眼不识泰山,求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小的!”

  朱富天连忙冲着柳盛跪下,额头上冒出豆大的冷汗。

  而朱富天身下的地面,已经被冷汗给滴湿了,并且朱富天的额头之上,还在不停的滴着冷汗。

  一入神丹,不死不灭!

  这是众人都知道的,武者跨入神丹境,只要不是致命的伤势,哪怕是断手断脚都能恢复。

  虽然不是真的不死不灭,但是恐怖的恢复能力让人骇然。

  神丹境的实力非常恐怖,气海境之中鲜有人能够击败神丹强者。

  初始境之中,或许有人能够击败气海境强者。

  就好像符尊一般,如果他是十星初始境,武器再好一些,败的就是已经死掉的那名侍卫,而不是他。

  但是神丹境强者不同,恐怖的恢复能力与实力,耗都能耗死一名十星气海境的强者。

  更不用说,对付一个区区一星气海境的朱富天。

  惹上一名神丹境的绝世强者,只能说朱富天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脚踩狗屎。

  众人怜悯的看着跪在地上,冷汗直流的朱富天,心中畅快淋漓。

  朱富天在元城中无恶不作,比之匪徒有过之而无不及,十分可恶。

  此刻看到朱富天一副怂样,简直大快人心!

  。看9。正版√*章节上s酷5匠网:

  符尊看着柳盛的背影,眼中出现向往之色,紧紧的握住拳头,目光变得火热起来。

  柳盛向前跨出一步,看似十分如同的一步。

  但是下一瞬间,柳盛就出现在了朱富天面前。

  “如果我刚才没听错的话,你刚才想要杀我来着?”柳盛面无表情,十分平静的道。

  但是柳盛这种平静的面容和口气,更是让朱富天吓得魂不附体,身体战栗,好似筛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魔方说:

需要角色的各位可在评论区中的置顶萌萌下留言,魔方会一一统计给各位安排,另外厚颜无耻求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