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柳盛的声音,朱富天心神巨震,肠子都悔青了。

  自己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竟然在这碰到神丹境的绝世强者,简直要命!

  “不不不,前辈,晚辈……晚辈……”

  朱富天跪倒在柳盛面前,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什么话都没敢说出来。

  他刚才的确是想杀了柳盛,但是却没想到,柳盛竟然是神丹境强者。

  他一星气海境的修为,柳盛想摁死多少都行。

  除非这里有朱家的神丹境强者在,不然的话,他今天恐怕难逃一劫。

  但是,朱家的两名神丹境强者平时深居简出,除非是遇到特别大的事。

  不然一般是不会出来的,哪怕是族长被杀,他们也不会出来。

  除非是朱家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他们才会出手。

  从出生到现在,朱富天也只是听老一辈的武者们提到过,朱家两名神丹境强者的事迹。

  却从未见过这两名神丹境的强者,至于两名神丹境强者的容貌,许多人只能通过画像了解。

  柳盛目光冰冷的看着朱富天,右手中指一弹。

  只见朱富天的左脚突然断裂,森白的骨头刺破血肉暴露在众人眼前!

  “啊!”

  朱富天发出一声惨叫,抱着自己左脚不停的惨叫,痛得在地上打滚。

  \8酷~R匠网'a永^久&免/费看¤小@+说O》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啊!”

  朱富天忍痛跪在柳盛面前,不停的磕头求饶,心中惊恐万分。

  “你刚才说,其他人在你眼中什么都不是,那岂不是连我也什么都不是?”柳盛淡淡的说了一句,再次屈指一弹。

  咔嚓!

  朱富天身上的骨头又断了一根,刺破血肉暴露出来。

  “啊!”

  剧痛,让朱富天再次发出惨叫,骨头生生被打断,这是常人所不能忍受的。

  柳盛并没有理会朱富天的求饶,而是继续屈指打断朱富天身上几处的骨头。

  剧痛和恐惧双重打击之下,朱富天晕过去又被疼醒,随后又被剧痛给折磨地昏过去。

  足足断裂十数根骨头,柳盛这才停手,看着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朱富天。

  “说,你还想杀我吗?我在你看来算什么?”柳盛目光冰冷的看着朱富天,冷笑道。

  “不……不敢了,求前辈放过我……啊!”

  朱富天话还没说完,柳盛再次屈指一弹,打断朱富天另外一根完好的骨头。

  “答非所问,该惩!”

  柳盛摇了摇头:“还想杀我吗?我在你看来算什么?”

  “不想了,前辈您是我爷爷!是我亲爹!是我祖宗!求您放晚辈一条生路!”朱富天惊骇欲绝,强忍着疼痛说道。

  “欺负弱者和孩子,你说该怎么办?”柳盛看着朱富天,手指已经微微一屈,随时准备弹出去。

  看到柳盛微屈的手指,朱富天脸色骇然,当下慌道:“道歉,我一定给他们赔不是!”

  “啊!”

  柳盛微微摇了摇头,手指一弹。

  只见朱富天腹部最脆弱的肋骨,刺破血肉和衣衫,让朱富天惨叫连连。

  “只是道歉就可以了吗?那老者本就命不久矣,如今被你给你的狗腿子痛打,如今已经活不了几个时辰!”

  柳盛目光冰冷的看着朱富天,一掌将其打飞,滚到十几米外。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我一定赔偿,一定真心道歉!”朱富天痛哭流涕的说道。

  “那你准备怎么赔偿?”柳盛似笑非笑的看着朱富天,手指再次微屈,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他。

  “这是我这些年的积蓄,足有几千万晶币,求前辈放晚辈一条生路!”

  朱富天战战兢兢的看着柳盛,将手上的一个纳戒取下来,忍着疼痛,双手呈送到柳盛面前。

  “一千万晶币,远远不够,你冲撞了我,又该怎么赔偿呢?”

  柳盛将纳戒握在手中,手指蓄力,准备弹出去。

  “前辈不要!这……这是赔偿您和孝敬您的,请前辈务必收下!”朱富天已经被柳盛打怕,连忙将手上剩下的三个纳戒也给取下来,送到柳盛面前。

  柳盛脸色这才好看一些,将朱富天送上的纳戒给拿起来,灵魂力量一扫,发现其中竟然有不少的高级丹药和灵药,还有一些不错的战兵。

  从纳戒中取出一柄比较上成,镶嵌着一枚二级火属性兽核的战剑,柳盛将其扔到符尊手中。

  符尊拿着柳盛扔过来的战剑,眼中出现一丝激动,这柄战剑可比他之前用的好上几倍!

  符尊感激的看了一眼柳盛,将战剑背到背上,束紧。

  “滚吧!”

  柳盛冷喝一声,朱富天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逃离这里。

  朱富天离开时,隐晦的看了一眼柳盛,眼底出现一丝杀气。

  感受到朱富天传来的杀气,柳盛冷冷的暼了一眼朱富天,吓得他冷汗犹如滴水一般,手脚并用仓惶地逃离这里。

  众人冷冷的看着朱富天,根本没有会怜悯他,朱富天这是自作孽。

  敲诈了朱富天不少东西,柳盛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些东西足够他修炼一段时间了。

  来到符尊身边,柳盛看着他道:“你准备怎么办?这位老者就算服用了回春丹,也已经无力回天了。”

  符尊眉头一皱,道:“我照顾她!”

  “这个给你,是那家伙给的赔偿。既然你想照顾她,这些东西放在你身上比较保险。”柳盛将从朱富天那里敲诈来的一千多万晶币和一部分资源给了符尊。

  同时柳盛又拿出一个瓷瓶递到他手里,低声道:“这是一枚四品培元丹,若是你在三天之内能够突破气海境,你来枫园商铺找我。”

  柳盛说完,将东西给了符尊后,便离开了这里。

  符尊震惊的看着柳盛,随后目光坚定,他发誓一定成为想柳盛那样的强者。

  回到黄耀天等人的身边,众人都是震惊的看着柳盛,但是唯有李园一人皱着眉头,目光担忧。

  看到李园的模样,柳盛淡淡道:“李商主放心,我的事我自己会解决,不会连累你的。”

  “我倒是不怕朱家,大不了我离开元城便是,但是柳少侠,你今日将他折磨地如此凄惨,他定然不会就此罢休的!”李园摇了摇头,目光担忧的看着柳盛说到。

  柳盛一愣,没想到身为商人,以利至上的李园,竟然担心他的安危,这让他颇为意外。

  仔细想想从离开蓝鼎城到元城的一路上,李园的确没有对他有什么不满的。

  甚至于在柳盛得罪朱富天之后,还担心他的安危,并没有想尽办法和他撇开关系。

  还说出这样一番话,让柳盛对李园的印象大为改观,李园的为人,真的不像柳盛想的那样。

  柳盛笑了笑,无所谓的道:“李商主放心,一个小小的纨绔而已,如果他真的不肯善罢甘休,我不介意送他上路!”

  李园见柳盛都这么说了,也不敢多嘴劝阻,带着柳盛等人向着枫园商铺走去。

  枫园商铺,是李园在元城之中其中一处产业,也是长居之所。

  在元城之中也是不小的店铺,足以说明李园的身份和地位都不低。

  虽然他只是一名普通人,但是能够做到这一步,说明了李园的精明。

  随着李园来到枫园商铺,诺大一个商铺让众人十分震惊。

  整个枫园商铺一共三层,最下面的一层,也是面积最大的一处地方,光是这第一层就有蓝鼎城半个武者集市大,上千平方的大小!

  据李园介绍,第一层都是一些普通武者交易的地方,里面的东西都是一些普通的东西。

  第二层,则是一些富贵人家和富有武者去的地方,里面的东西比第一层的东西好上很多倍。

  但是价格同样是第一层的几倍不止,普通武者就算去了也只能看看。

  第三层出售的就是一些比较顶级的东西了,不过和真正庞大的商铺比起来。

  这里出售的东西,只能算是普通物件,根本进不了那些地方的大门。

  不过对于普通武者而言,这里的东西已经很好了,想要买更加好的东西,除非是去其他地方。

  在一名侍从的带领下,众人穿过枫园商铺,跟随李园来到后院。

  后院与商铺只有百米之隔,但是这里却异常的清净,听不到任何商铺中的吵闹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