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煌,我必须要救你,不能让你就这么死在我面前!”敖芸连忙蹲下身子往南宫煌身上一贴。

  “嗷……”敖芸惊呼一声,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抱了一个火炉,烫的她难受,不过却咬紧牙关不松手。

  “不,不……”南宫煌刚开始还想抵挡,但很快便被敖芸那柔软的娇躯一激、火毒猛然窜了起来,欲火迅速高涨。

  “敖芸……”南宫煌狰狞的俊脸咆哮而起,身体上非常想要了敖芸,但心里还有一丝理智进行抵挡。

  “没事的,我不想看到你这么痛苦!”敖芸泪流满面,轻轻推了南宫煌一把,接着扑到他的身上,闭上眼睛凑到南宫煌的面前便吻了下去。

  “唔……”南宫煌仅有的一丝理智顿时荡然无存,欲望逐渐攀升,完全占据了主导。

  “啊!”一道犹如野兽般的怒吼发出,南宫煌很是粗暴的将敖芸翻转过来扑了上去。

  “嘤咛……”敖芸娇呼一声,并没有对南宫煌的粗暴感到厌恶,反而俏脸绯红、充塑着泪光的美目含情脉脉看着南宫煌,有一种鼓励的味道。

  “抱元守一、运转功法,快!”紫璃适时提醒道。

  “嗯!”敖芸点了点头,闭上双目,下身一阵撕裂般的痛楚传来,紧接着一股难以言语,不知是痛还是爽快的感觉遍布全身,要不是紫璃先前提醒,她真会心神失守、深陷其中。

  下身撕裂般的痛楚逐渐被酥麻爽快所取代,不过敖芸并没有就此意乱情迷,全心全意的施展双修功法,很快南宫煌体内的火毒顺着奇经八脉凝聚到身下,慢慢被敖芸吸收到体内。

  然后火毒和敖芸体内的水元素内劲结合,在敖芸体内游走一圈,然后又回到南宫煌体内,就这么周而复始、连绵不绝,南宫煌体内的火毒快速被中和,敖芸内劲也在节节攀升。

  如果此刻有外人看到这两人定啧啧称奇,只见两人身躯紧密结合,南宫煌身上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发出一道微弱的红光,而敖芸则与之对应着散发出淡淡的蓝光。

  就这样,持续了足足有一个小时,两人身上的红蓝光芒才慢慢消失,最后在南宫煌和敖芸一道高亢绵长的叫声中彻底结束了这一场旷日持久的缠绵大战。

  Fy酷匠D网{永W)久J免费看x}小…说《N

  “呼,呼,你主人怎么样了?火毒化解了吗?”敖芸香汗淋漓、娇躯软的好像无骨一般,娇喘吁吁地问道。

  “主人已无大碍,你抓紧时间修炼吧!”紫璃淡然一笑道。

  “好!”敖芸点了点头,这才注意到自己体内一股股强大的内劲奔流不息,连忙批了件衣服盘腿而坐,用心修炼起来。

  此刻,修罗殿中简直如同煮沸的开水,陆长风守着禁地出口、带领着修罗殿五六百号弟子在修罗殿周围四处搜寻着从密室内逃脱之人,江峰则来到炼丹室外焦急的等候着。

  “吱……”炼丹室大门打开,苗大山从里面走了出来,老脸苍白满是疲倦、整个都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苗长老,你终于出来了,真是让我们好等啊!”江峰连忙迎了上去激动的说道。

  “怎么回事啊江长老?”苗大山扶着门前的石狮有些诧异的问道。

  “大事不妙啦,殿主现在情况如何?本长老有要事禀告!”江峰说着便要向炼丹室内跑去。

  “等等,等等!”苗大山强撑着力竭的身体,连忙拉着他道,“殿主刚刚吞服灵丹,正在炼化,少主也要两三个时辰才能出关,你现在打扰担心责罚!”

  “可,可是发生大事啦!”江峰苦着脸道,“密室中所有犯人全部逃了出来,还有两个混蛋跑进了禁地!”

  “什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苗大山闻言大吃一惊道。

  “是一个叫南宫煌的小子,原来他竟是先天高手,而且修为比老夫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们抓他的时候怎么也没查清楚啊!?”江峰道。

  “啊?那小子竟然是先天强者,这,这怎么可能?”苗大山闻言顿时面如土色、震惊的问道。

  “是啊,先不要讨论这个问题了,想想怎么叫醒殿主向她交差吧!”江峰苦涩道,以他对林欣的了解,都能想象得到,待会要是她知道所有犯人全部逃出密室、南宫煌进入禁地,肯定要大发雷霆、责怪他们办事不利。

  “老夫进去试试,你在此等候片刻。”苗大山犹豫了下,猛一咬牙转身进入炼丹室。

  但是看到林欣刚刚吞服灵丹,苗大山几次欲开口都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要知道林欣为了自己毁去的这副绝色面容耗费了多大气力,单单这九十九名童男和九十九名童女鲜血为引就让他们修罗殿耗费了不少工夫才获得,要是现在打扰,突然功亏一篑,那苗大山真是百口莫辩,林欣对于自己容颜有多么的看中,苗大山是深有体会,所以经过一番犹豫之后,苗大山最后决定等候一个时辰,如果林欣还不苏醒再试着叫喊。

  时间转瞬即逝,南宫煌当先一步醒来,狠狠的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些许,紧接着,还未等他缓和过来,体内一股充沛的元力油然而生,很快就遍布全身,让他浑身畅爽,他不由自主的引到着这股元力向第四大穴位尾闾穴冲击而去。

  “咔嚓!”只用了一次,尾闾穴上的壁障便被冲破,穴内原本气态的灵力很快便转化为液态的元力,南宫煌的修为顺势突破到先天四层之境,这让他简直不可思议。

  但还未等他从这种惊喜中缓和过来,便听到紫璃的传音:“恭喜主人修为再度晋级一步!”

  “紫璃,这,这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我非但没有死,反而修为突飞猛进,这太不可思议了吧!”南宫煌惊喜的问道,余光一扫,只见敖芸只披着一件外衣坐在身旁修炼着,胸口春光若隐若现、十分诱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