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敖芸姑娘舍身救了主人,现在她已经是主人的人了,这么好的姑娘,希望主人以后不要辜负了她才好。”紫璃答道。

  “她舍身救我……”南宫煌闻言愣了一愣,印象中自己好像和一个姑娘缠绵,就好像做春梦一样,十分的畅爽,他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发现此刻他正是一丝不挂,小金箍棒上还留有处子鲜血,他顿时感到无比的愧疚。

  “敖芸她……”南宫煌深深的凝视着敖芸,心中充满了感激。

  “主人,现在还不是巩固修为的时候,小蛇建议您尽快离开这里,我们在这里已经很长时间,我怕修罗殿的人赶来可就麻烦了。”紫璃道。

  “说的很对。”南宫煌点了点头,从法宝空间里拿了一套衣服,接着道,“我试着叫醒敖芸。”

  片刻之后,敖芸从修炼中转醒过来,看到南宫煌安然无恙的矗立在自己面前顿时惊喜不已,连忙扑到南宫煌的怀中喜极而泣道:“你没事真是太好啦!”

  “嗯,我没事,这次真多亏你了,你怎么样?”南宫煌紧紧抱着敖芸道。

  “我?我突破啦,我突破到化灵期境界啦,太好啦!”敖芸自我探查了一番,顿时激动不已。

  “好,我们这次真算是因祸得福。”南宫煌连忙扶起敖芸道,“你为我做的牺牲我会铭记于心,我不会辜负你的,相信我!”

  “嗯!”敖芸这才注意道自己只披了件外衣,里面一丝不苟的展现在南宫煌面前,顿时羞得俏脸绯红,连忙推开他,转身快速将衣服穿了起来。

  “真讨厌,就知道占人家便宜。”敖芸穿好衣服千娇百媚的看了南宫煌一眼道。

  南宫煌嘿然一笑,拉着敖芸的手道:“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吧,否则林欣他们赶过来可就麻烦了。”

  “嗯,好!”敖芸点了点头道。

  南宫煌先是将那头烈焰毒蝎收入灵山空间储存起来,毕竟是一头先天灵兽,浑身是宝,他可不想浪费,接着和敖芸来到那岩浆湖旁。

  “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其他出口?”敖芸看着那炙热的岩浆湖问道。

  “岩浆湖对面有个洞穴,不知道那里是不是出口,你先在这里等我,我过去瞧瞧。”南宫煌道。

  “好小心点!”敖芸道。

  南宫煌纵身一跃,好像飞行一般,直接掠过三十多米的岩浆湖落到对面那个洞穴前。

  “哇,先天强者就是厉害!”敖芸惊叹不已,接着叫道,“南宫煌怎么样?”

  “这个洞穴很深,里面还有隐逸类的灵阵阻隔,我和紫璃的灵识都穿透不了,不知里面有没有出口。”南宫煌返回敖芸身边道,“我先带你过去,待会再见机行事吧。”

  “嗯,好。”敖芸道。

  南宫煌带着敖芸轻而易举的落到岩浆湖对面,径直向洞内走去,两人一直深入三四百米,面前出现一道墙壁。

  “前面没有道路了。”敖芸道。

  “又是障眼法阵,我来破开它。”南宫煌道。

  因为有了先前一役,这次南宫煌破解这道障眼法阵简单很多,不消片刻一道青光一闪而逝,洞壁上浮现出一条通道,两人顺势跨入,眼前顿时豁然开朗起来。

  呈现在两人面前的乃是一个直径足有二十米的洞窟,在洞窟的中央放着一具透明的水晶棺,里面躺着一名中年男子,乍一看就好像睡着了一般。

  “呀,有个死人!”敖芸吓得尖叫一声。

  “嗯,看来这里没有出口啊!”南宫煌瞥了那水晶棺中的男子一眼,对于死人还是活人他倒是不关心,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有没有出路。

  “是啊,这里没有出口,莫非要我们沿路返回吗?”敖芸道。

  “不用,这个地方距离洞外最近的一处只需要三十米左右,我可以直接在这里打个洞出去。”南宫煌道。

  “在这里打洞?三十米!”敖芸道,“那需要多久啊?”

  “应该很快!”南宫煌道,“我先去试试!”

  “哦,小心点!”敖芸道,接着好奇的在那水晶棺周边转悠,发现那水晶棺里面躺倒的中年男子十分的玉树临风、俊朗不凡、充满了男人的魅力,敖芸估计此人应该是林欣的爱人。

  “这是什么?秘籍吗?”敖芸在那水晶棺前面的灵台上看到三样东西,左边是一本十分古朴的卷轴,她顺手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了四个大字《御剑之术》,以她猜测应该是一部先天修炼秘籍;接着她向第二件器物看去,依旧是一个卷轴,不过打开一看竟是一副缺了一角的地图,敖芸不明所以,放下这两件卷轴看向第三件器物。

  “剑柄?怎么只有一个剑柄?”敖芸看着那金黄色的剑柄十分诧异,伸手便向它抓去。

  “嗡!”就在敖芸即将碰触到那剑柄之时,一道金光一闪而逝,敖芸尖叫一声,倒飞出去。

  “怎么回事?”南宫煌正准备钻洞,闻言大吃一惊,闪身接住敖芸。

  “你没事吧?”看到敖芸俏脸煞白、娇躯颤抖的模样,南宫煌担忧的问道。

  “没,没事,是那个剑柄……”敖芸剧烈的喘了几口粗气,伸手指着那剑柄道。

  “剑柄!”南宫煌刚刚的注意力并没有在那三件器物之上,包括紫璃也都没有在意,现在定神一看顿时吃惊起来。

  “主人,好强的一柄灵剑,初步估计至少也是先天月级以上的灵剑啊,想不到修罗殿竟还有这等宝贝!紫璃仔细一探顿时惊喜道,“主人,这修罗殿不是什么好鸟,这么好的灵器留给他们也是助纣为虐,主人何不顺手牵羊?”

  “嗯,只不过这剑很奇怪,只是剑柄。”南宫煌伸手向那剑摸去。

  “不要,那剑有自主防御功能!”敖芸连忙叫道。

  “放心,那是针对你们,对于我们先天强者来说,这么一点自主防御根本算不了什么。”南宫煌淡然一笑,一把抓住剑柄。

  最^+新章k=节◎u上\j酷1匠q网

  “嗡!”剑柄剧烈颤抖着,里面的剑灵显示出它的愤怒。

  “紫璃,这家伙很不安分啊,你能搞定吗?”南宫煌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