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震惊!震撼!不可想象!

  王卿只来得及侧身躲避胸口正面撞击,便一声惨叫、呼啦一下,左臂被剑芒扫中,一条尺余长、深可见骨的血口浮现而出,鲜血直飙,然王卿也在这一击之下倒退两三米远、一屁股瘫坐在地捂着左臂哀嚎起来。

  “哇!”

  “不可能吧,他又战胜啦!”

  “这还是人吗?”

  洛天猎魔队等人全部瞠目结舌、王乐乐更是吓得差点哭出来,再看南宫煌真如同见鬼似地,此刻他真是将肠子都悔青了,竟然得罪了这样一号神一般的男子。

  “王队长!”直到洛天大叫一声,众人才中这种震惊中渐渐缓和过来。

  “南宫大哥!”刘诗芸看了受伤的王卿一眼,连忙跑到南宫煌身旁,与此同时林月茹也来到南宫煌边上,两女对视一眼,皆暗自惊叹对方那惊为天人般的容貌,接着相视一笑,一左一右陪伴在南宫煌身旁。

  然此刻的南宫煌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地,直接旁若无人的坐在地上入定修炼起来,刚刚他进入那种奇妙的战斗境界,突发顿悟,头顶的百会穴终于被冲破,不仅如此他的圣气归元大法也水涨船高突破到第九层境界,南宫煌的修为也跟着进入化灵期九层之境,原本在战斗中失去的灵力一瞬间恢复起来。

  不过要说南宫煌就算突破到化灵期九层境界也不可能一招将王卿重创,盖因在南宫煌修为刚刚突破、灵力最是充沛、气势最是鼎盛之际,突然感受到了王卿发出的威胁,在那种情况之下他处于没什么意识状态,面对危险只知道用最有效的方法进行还击,于是顺势将铁片灵力抽调而出,便施展经过改良后的逍遥剑法第二式星舞回旋,直接重创王卿。

  击败王卿之后,南宫煌也直接从那种奇妙的顿悟状态中苏醒过来,立即盘腿入定进行体悟刚刚所得,别看刚才发生的一切好像水到渠成似地,但个中凶险也只有当事人南宫煌知道,等他清醒之后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在那种情况之下进行顿悟,稍有差池轻则走火入魔、修为尽失、重则遭受重创直接死亡,如果让南宫煌从头再来一次,他绝不会继续选择这一条道路。

  战斗结束、人群渐渐的疏散开来,在洛天刻意安排之下,周围道路都被暂时封锁起来,只留下刘诗芸和林月茹两女陪着南宫煌潜心修炼。

  这个修炼的时间并不短,一直到翌日清晨,南宫煌才从静修状态中堪堪醒来,睁开双眼感受一番,顿时让他觉得身轻体健、修为增强、拥有使不完的力气似地,修为不仅完全巩固在化灵期第九层境界,隐隐还有继续提升的趋势,这让南宫煌简直欣喜若狂。

  “南宫哥哥……”看到南宫煌醒来,两女几乎不约而同的叫道。

  “咦?诗芸你什么时候来的?”南宫煌笑着问道,修为突破又看到老朋友,他心情格外的好。

  “早来啦,你都在这里修炼一晚上啦!”刘诗芸欢快的答道。

  “哦?是吗?我感觉只是一小会的样子,想不到过的这么快。”南宫煌苦涩一笑,看着林月茹道,“我来给你介绍下,这就是我师妹林月茹,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的好朋友刘诗芸。”

  “我们刚刚已经认识过啦,等你介绍黄花菜都凉啦。”林月茹笑着打趣道。

  t更`新最快上w酷》r匠`e网…b

  “哈哈!”南宫煌开怀一笑。

  “南宫大哥,你的记忆恢复了?”刘诗芸妙目一转问道。

  “恢复了。”南宫煌点了点头,他都知道刘诗芸接下来想要问什么,索性说道,“也真是缘分,其实我就是火皇,火皇就是我,怪不得当初对你感觉那么的熟悉。”

  “啊?你就是火皇?不,不会吧?”刘诗芸大吃一惊道,虽然她隐隐约约也有这种感觉,但毕竟南宫煌和火皇在长相和身材上差距太大。

  “你看!”南宫煌高深莫测的一笑,接着当着两位美女的面改变外形,这让两女皆是瞠目结舌,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

  “火皇大哥,呜呜……”反应过来后,刘诗芸一下子扑到南宫煌怀中号啕痛哭起来,仿佛想将自己最近一段时间所有的委屈和苦楚全部化为泪水倾诉给南宫煌听似地,现在对于刘诗芸来说南宫煌就是她最亲最亲之人。

  林月茹看到南宫煌怀中抱着别的女人,心中不由自主的一阵酸痛,就好像自己即将失去一件最为珍贵的东西似地,这是她从未有过的一种感觉,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她只知道这种感觉让她很不好受,不过也并没有表现出来,仅仅偏过身子不去看他们。

  南宫煌心细如尘,虽然他非常同情刘诗芸,但在抱着她的时候,余光还是特地瞥了林月茹一眼,看到她俏脸快速的变化了一下,接着侧过身去,敏锐的感觉告诉他,林月茹吃醋了,这让南宫煌暗自欣喜,觉得这段时间的努力并没有付之东流,尽管没有让林月茹恢复记忆,但却成功的让她再度喜欢上自己。

  “南宫少侠……”就在这个场面让南宫煌有些尴尬、不知所措之时,洛天夫妇走了过来。

  “义父、义母……”刘诗芸连忙擦了擦泪水,离开南宫煌怀抱向两人行礼。

  “怎么,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梁络茵拉着刘诗芸的玉手笑问道。

  “两位前辈!”南宫煌连忙抱拳行礼道。

  “南宫大哥,这位是我义父、洛天猎魔队的队长,这是我义母。”刘诗芸连忙介绍道。

  “见过洛队长、夫人!”南宫煌道。

  “南宫少侠客气了。”洛天摆手道,“真是想不到南宫少侠年纪轻轻,修为就如此了得,在下活了五六十年也是生平仅见啊!”

  “洛队长谬赞了。”南宫煌道,“昨日在下鲁莽,如给贵队造成不便之处,还望队长见谅。”

  “此事我已了解过,根本不是你的错,王乐乐那小子我已经给了他严惩,现在还在关禁闭中,在下代表我们猎魔队特来向你道歉,还希望南宫少侠大人不记小人过!”洛天抱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