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重了洛队长!”南宫煌连忙回礼道。

  “少侠,姑娘,请,我们里面叙旧!”洛天道。

  +#看Y8正#d版$B章j:节T上酷~匠{网

  接下来一番畅谈之后,南宫煌从洛天等人的谈话中得知洛天猎魔队最近遇到一件非常棘手之事,那就是遭遇另外一个福威猎魔队的排挤和打压。

  本来这个福威猎魔队在这片区域只是个中上流水平的猎魔队,和洛天猎魔队的实力相比要差了一截,但最近却得到天剑宫的大力支持,原本只有一位化灵期十层境界的队长杨福威领队,如今变成了三位化灵期十层高手坐镇。

  原本福威猎魔队和洛天猎魔队井水不犯河水,双方也一直保持着互不侵犯、和平共处的关系,但自从有天剑宫势力加入,福威猎魔队立即对附近的几家猎魔队进行疯狂的吞并,短短半个月不到,福威猎魔队便吞并整合了六家实力不弱的猎魔队,直接发展成为一个人口近千人、拥有五名化灵期十层强者的超级巨无霸猎魔队。

  这么一个巨大的猎魔队肯定不可能再让洛天猎魔队独立存在,所以进行了先礼后兵政策,直接对洛天猎魔队下了通告,要求洛天猎魔队带着所有队员归顺他们福威猎魔队。

  以洛天等人的性格当然不可能如此顺从福威猎魔队,更何况洛天猎魔队原本就是诸仙阁在背后撑腰,福威猎魔队乃是天剑宫支柱,明显的是和诸仙阁对立存在,他们洛天猎魔队根本不可能归顺他们。

  但接下来问题就来了,洛天猎魔队不归顺福威猎魔队,他们便找出种种理由来攻打福威猎魔队。

  以前福威猎魔队见到洛天猎魔队客客气气,现在有天剑宫在背后撑腰,又有三名化灵期十层的顶级高手,终于吐气扬眉,经常肆意滋事找洛天猎魔队的麻烦,然而让洛天感到无比憋屈的是,这段时间刚好赶上诸仙阁和天剑宫干上,他已经向诸仙阁发出支援请求,但诸仙阁如今自身难保,实乃无瑕抽调高手顾及洛天猎魔队。

  就在两天前,福威猎魔队在天剑宫受命之下一定要在半个月内整顿齐云山周边所有猎魔队势力,然后一共攻打诸仙阁,于是福威猎魔队便再度向洛天猎魔队施压,并发出最后通牒,如果十日之内再不乖乖归顺,那么他们福威猎魔队便攻打过来,势必要踏平洛天猎魔队!

  “天剑宫真是太狂妄了!”听完洛天等人叙述之后,南宫煌愤恨不已,他不仅仅是因为天剑宫背后支助福威猎魔队在这里捣鬼,更主要的是憎恨天剑宫到处扶持实力,目的就是想抢占齐云山。

  “可不是嘛,听说天剑宫想染指齐云山,不仅在齐云山周边到处扶持势力,而且还是将落仙谷和罗刹峰拉拢过来,势必要灭了诸仙阁。”李星辰愤恨的说道。

  “天剑宫也真他娘的无耻!”一向温文尔雅的洛天也恼怒的骂道,“他们之所以给我们十天这个看似非常充裕的时间考虑,实际上就是故意想要我们去向诸仙阁求救,到时不论是从半路劫杀我们,还是诸仙阁高手离去,天剑宫就有更大的胜算,对他们都是极为有利,哼!”

  “诸仙阁目前来说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我们青玉门、鬼王岭现在都遭受罗刹峰等的威胁,都急需诸仙阁援助,但诸仙阁却迟迟没有派人前去,这已经说明他们应付天剑宫就非常吃力,根本没有多余的高手来支援你们。”南宫煌摇头道,“难道除去诸仙阁外,你们猎魔队就找不到其他高手帮忙吗?”

  “原先是有,但如今要不被福威猎魔队吞并,要不就惧怕天剑宫的淫威不敢帮助我们,现在我们猎魔队可真是孤立无援,哎!”洛天深深的叹息一声道。

  南宫煌看了一眼身旁的刘诗芸,见她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南宫煌也有些心疼,看得出刘诗芸很喜欢洛天夫妇,也很喜欢洛天猎魔队这个新家,对于家破人亡的她更懂得珍惜现在所有,南宫煌决定竭尽全力而为就像当初帮助刘家一样帮助洛天猎魔队,不为别的,单单为刘诗芸有个新的美好家园他也会努力。

  “洛天队长,听你们先前所说福威猎魔队一共拥有三名化灵期十层高手,除此之外,你们猎魔队和他们还有多大差距?”南宫煌思忖一番问道。

  “人数上我们猎魔队只有三百人不到,这是一大差距。”洛天道,“不过在真正高手面前,几百人的差距根本算不了什么,如果现在只要再有一位化灵期十层的高手相助我们,我就有信心与他们福威猎魔队一战!”

  “不错,关键就是福威猎魔队的三名化灵期十层之境的高手,我们洛天猎魔队仅有我和我夫君两名化灵期十层高手,就算能够抵挡住福威猎魔队那两名同级别高手,对方还有一人我方根本无法阻挡,要是真战斗起来,我方必败无疑!”梁络茵秀眉紧蹙道。

  “确实如此!”南宫煌双目微凝点了点头,缓和了一下问道,“不知洛队长觉得在下能否抵挡一名化灵期十层高手?”

  “你!”众人闻言双目皆是一亮,都露出欣喜之色,不过洛天却是摇了摇头道,“如果在下没猜错的话小兄弟的修为应该是刚刚突破到化灵期九层之境吧?”

  “不错!”南宫煌点了点头答道。

  “哇!”

  “这么小的年纪就突破到化灵期九层之境!”

  “啧啧,小兄弟的修炼前途不可限量啊!”

  李星辰等人顿时哗然起来。

  洛天挥了挥手,等场面稍稍安静些许继续道:“化灵期九层和化灵期十层境界虽然只是一层之隔,但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突破。”

  “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啊!”旁边一直没有说过话的王卿道,他和南宫煌可是不打不相识,虽然对南宫煌下手如此之重心下还有些怨言,但不得不说他很是钦佩南宫煌的强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