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

  眨眼两人便交手数十招,尽管南宫煌表现的一直岌岌可危的模样,但不论城逸风如何进攻,就是无法有力的伤害到南宫煌,这着急的城逸风怒火直冒。

  “啊!”又是近百招过去,让城逸风感到匪夷所思的是,不管自己的出招速度有多么迅速,力道有多么的强大,南宫煌都能险之又险的化解掉,就好像他事先知道自己的出招路线和出招力度大小似地,总能抢先一步进行抵挡。

  而且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他那一招木源剑指施展的出神入化,速度快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通常自己一拳击出,他最少能爆发两手剑指进行抵挡,尽管自己的一拳力度比南宫煌强的多,但在他两击之下也就显得微不足道,根本无法伤害到他。

  城逸风不知道,南宫煌已经将心神完全沉浸在这场战斗之中,木源剑指也由原来的普通中级战技逐渐演变成顶级剑法逍遥剑诀,尽管在威力上无法达到逍遥剑诀那么强大,但在赤手空拳对战中也绝对是不可小觑,让城逸风有种无力维系的感觉。

  “啊,老子就不信这个邪,吃老子一拳,死吧!”几百招过后,城逸风消耗巨大,他知道再这么继续下去他赢得可能性微乎其微,于是立即提升灵力,将压箱底的绝技——高级拳法浑圆地煞拳施展开来,奋力向南宫煌袭去。

  “等的就是你这招!”面对那狂暴的一拳,南宫煌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充满了激动之色。

  1酷匠》网◎永久.◇免i~费W看小说|*

  只见南宫煌低吼一声,左臂突然一道黄光闪现而出,在其手臂上空迅速凝聚出一道八卦盾牌奋力向城逸风的浑圆地煞拳硬抗而去。

  “什么?”

  “咚!”

  一声闷响,城逸风大惊失色,怎么也没想到南宫煌竟然还有一件这么强大的防御法宝,自己这么迅猛的浑圆地煞拳竟然连这防御灵光都没有穿透,让他震惊失色。

  不要说城逸风没有想到,就是南宫煌自己先前也不知道左臂上还隐藏着一件这么强大的防御灵器,直到先前与城逸风战斗之时才回忆起来,失去的记忆也逐渐恢复。

  “死吧!”但还未等城逸风反应过来,南宫煌的右拳袭来,没有任何能量的一拳,可却夹杂着十分恐怖的威力,正是南宫煌纯凭自身的体能爆发出的十鼎力攻击,毕竟刚刚他将所有的灵力全部注入到土之护臂之上,已经没有多余的灵力再施展任何战技。

  “咔嚓!”

  但是让南宫煌同样震惊的是,自己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攻击到城逸风胸口之上,却发出了好像玻璃破碎的声音,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反作用力顺着自己的右臂传了过来。

  “啊啊!”

  两声惨叫几乎同时发出,南宫煌和城逸风皆向后倒飞出去,城逸风捂着胸口、面如土色、口角溢血,不过老脸却邪魅的笑着。

  “怎么会这样?”南宫煌抱着自己的右臂,感觉右臂好像断了般的痛苦,脸色也是极为难看。

  “哈哈,呸!”城逸风阴损的大笑一声,撕开破损的衣服,里面露出一块金黄色、好像护心镜的东西,只不过此刻那镜面已经破碎不堪。

  “护心镜?”南宫煌瞳孔骤然一缩,但紧接着便反应过来,叫道,“不对,护心镜不可能拥有这么强的反作用力,你这是什么法宝?”

  “无知小儿,不是只有你小子才有防御灵器的,老子也有,这是老子的烟月灵境,可以反弹一切攻击,只可惜只能使用一次!”城逸风随手将这柄宝镜扔到地上,重新站了起来,深吸口气道,“草!你小子还真有些能耐,竟然将老子逼迫到这份田地,哼!”

  一声冷哼过后,城逸风身形一晃便向南宫煌再度袭来,但就在距离南宫煌两米远之时,他突然来了个折返,竟向远处树干上的灵刀奔去。

  “休想!”南宫煌早就算计到城逸风可能会拿刀,所以在他施展假身法之时,他便已经注意到这一点,几乎是城逸风前脚一动,他后脚便跟了过去,飞起一拳便向城逸风袭去。

  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得到灵刀,除非城逸风拼着遭受南宫煌一击重拳的代价,可是城逸风也知道,以他现在这副状况如果遭受南宫煌这一拳之后,就算他将灵刀夺到手也绝对是输多胜少,所以他坚决要保护好自己。

  “啪!”奋力转身,一腿扫去,与南宫煌的拳头撞击在一起,两人一触即分,皆向后退了数步。

  “看来这老家伙的灵力也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南宫煌暗自窃喜,知道自己这一系列的战略战术没有白费,城逸风在战斗力之上终于和自己相差无几了,剩下的只要不被他得到灵刀,自己赢得可能性极大!

  城逸风余光快速瞥了不远处的灵刀一眼,此时他和南宫煌距离灵刀都相差无几,要是在之前他的速度比南宫煌快上很多,想要得到灵刀可以说轻而易举,可就是因为太过自信,觉得即使赤手空拳一样可以灭了南宫煌,可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这样一个地步。

  如今面对南宫煌这个年轻对手,城逸风已经没有一点自信,他甚至都有些恐惧起来,觉得自己想要赢得南宫煌必须得到那柄灵刀,否则必死无疑,所以他现在开始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夺得灵刀。

  “小子你今天必死无疑!看老子的爆炎符!”灵机一动,城逸风突然从腰侧掏出一块令牌奋力向南宫煌掷去。

  “什么!?”南宫煌大吃一惊,想不到城逸风竟然还留有灵符,于是他想都没想便挪移而去,不过却是朝着灵刀的方向疾驰,但让南宫煌愤恨的是城逸风扔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灵符,而是普通的盾牌。

  “死吧!”与此同时城逸风也朝着这个方向而来,身形一闪落到南宫煌面前,一个螺旋劲袭向南宫煌。

  “死的是你!”南宫煌根本就没有考虑那么多,顺势反击,全力而为,一拳袭向城逸风攻来的手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