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一声脆响过后,南宫煌大吃一惊,城逸风袭来的手掌软绵绵的、根本没有什么力道,而且他利用螺旋劲道,借力打力,尽管自己的身体并不是面对灵刀,但是在南宫煌这一重击之下,自己却向灵刀的方向侧飞出去。

  “噗!”这一击虽然城逸风是成功了,但却结结实实的挨了南宫煌一记重拳,身在空中便口吐鲜血,可他却是十分的激动,因为他的落地之处便是灵刀所在。

  “不好!”南宫煌瞳孔骤然一阵放大,万万想不到城逸风竟然还有这等计谋,要比阴谋诡计,估计三个南宫煌都比不过一个阴险狡诈的城逸风,所以直接被城逸风得到了灵刀。

  “死吧小子,哈哈!”城逸风双手持刀,一副一刀在手天下我有的气势,狠狠的淬了一口,紧接着以一记大力劈山之势向南宫煌奋力劈去。

  “嗖!”南宫煌脸色剧变,急忙闪身躲避,但拥有灵刀在手的城逸风实力确实强大的多,尽管南宫煌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这一绝杀之刀,但却被城逸风紧随而后的一脚踹的倒飞而起,一直落到丛林外的河流旁,差点滚到河里。

  “哈哈哈,看老子的地煞刀法!”一脚将南宫煌踹飞出去,城逸风信心大增,狂吼一声,再度纵身跃起向南宫煌狠狠劈去。

  最Ut新章2X节●n上‘酷g匠3网Mp

  “我跟你拼啦!”此时南宫煌身体好像散架般的难受,面对城逸风如此迅猛的一刀根本无法躲避,只见他低吼一声,猛一咬牙,瞬间抽调脑海中铁片的灵力,能抽调多少便尽力抽调多少,全部凝聚到左臂上的土之护臂之内,与此同时木源剑指奋力向城逸风的胸口袭去,完全一副两败俱伤的打发。

  “老子不信还拼不过你!”面对南宫煌这一招,城逸风是毫不畏惧,下刀速度不减反增,狂吼一声向南宫煌头部斩去。

  “当!”

  “噗嗤!”

  一声闷响之后,城逸风的灵刀结结实实的斩在南宫煌的土之护臂之上,原本灵光闪耀的土之护臂顷刻间化为虚无,城逸风的灵刀去势骤减,但依旧重重的斩到南宫煌的天灵之上,一道五六厘米长的刀口顿时显现而出,鲜血狂飙不止。

  但与此同时,南宫煌的木源剑指也毫无偏差的击中城逸风的左胸,两根手指真好像利剑一般,直接破开城逸风那坚硬的筋骨和肌肉,刺破他的心脏。

  “当!”

  虎躯剧烈一颤,城逸风全身猛的一软,灵刀跌落在地。

  “不,不……”城逸风向后退了一步,单膝跪地,右手紧紧的捂住胸口,从南宫煌剑指拿开以后,城逸风胸口部位就好像断裂的水龙头似地,鲜血好像不要钱一般飞溅而出,城逸风整个人迅速萎靡下去,心脏被刺破纵然以他这样的高手也绝无幸免的可能。

  “啊!”城逸风看到比自己好不了多少的南宫煌一眼,突然狂吼一声,拼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奋起一脚踢向南宫煌的胸口,直接将本来已经快晕乎过去的南宫煌踢的高高飞起,鲜血狂飙而出,向河中落去,而城逸风也在这奋力一脚之下瘫软在地、剧烈的抽搐了数下便彻底死去。

  “噗通!”一股冰冷的感觉刺激着自己的皮肤,这是南宫煌最后的一丝知觉,之后他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就好像穿越时光隧道似地,嗖的一下落到满是金光的世界里面。

  “咦?怎么回事?这是哪里?”南宫煌脸色剧变,连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和头部,因为这两处地方刚刚遭受了重创,即使以他那强悍的体魄估计也难以幸免,所以他很是惊惧的摸了下自己的身体。

  可是不摸不知道,一摸着实将南宫煌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掌竟然直接穿透了身体,准确来说他的身体变成了透明、没有实体的存在。

  “啊?怎,怎么可能?难道说我,我已经……”南宫煌大惊失色,一股无以伦比的悲愤之感瞬间油然而生,让他是那么的痛苦、那么的不舍,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身躯,只有一缕脆弱的灵魂。

  “没想到我竟然就这样死了……”南宫煌黯然失色,原本失去的记忆也在这一瞬间恢复如初,只听他喃喃的说着,“月茹,今生今世我们有缘无分,你对我的情爱,我也只有来生再报了,希望我还能像上一世那样幸运,可以直接附体重生!”

  “附体重生!”这几个字眼一出,便让南宫煌灵魂一震,立即从那种悲痛失望的感觉中缓和过来。

  “对啊,我现在灵魂应该还未消散,说不定真的可以附体重生啊!”南宫煌紧张的想着,转头快速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这一看却让他有些傻了眼。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南宫煌上下左右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自己现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就这么虚空悬浮着,这种没有坐标的失重之感让他很是不适应。

  而且周边除去金灿灿一片以外再也看不到任何事物,这让南宫煌百思不得其解。

  “天堂?还是地狱?”南宫煌摸不着头脑,于是便试着利用灵魂缓慢飞行,因为不知道坐标,所以南宫煌随意的找了个方向飞去。

  可刚刚飞了几十米远便看到下面一个金色的汉字快速飞来,吓得南宫煌连忙躲避。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汉字?”南宫煌眉头一皱,顿时联想到什么,于是静立不动,果然,没过一会又有一个汉字升腾而起。

  “这些汉字好熟悉,莫非这里是……”南宫煌猛的一惊,那种想法一旦产生就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激动之情,连忙顺着汉字升起的方向向下飞去。

  没飞多远,南宫煌远远的看到下面那些金色汉字越来越小、越来越密集,南宫煌索性悬浮在一旁一个字一个字的观看,等他将那些字从头到尾看一遍再联系起来之后,彻底的明白自己所在地了,那正是自己脑海空间中的那块神奇的铁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