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煌和林月茹骑在闪电豹身上谈笑风生,一干人等毕恭毕敬的跟在身后,前有闪电豹开道、后有闪电豹保卫,这种场面,即使是诸仙阁的阁主也不一定有这等气势,在这一刻南宫煌的形象变得无比高大,完全颠覆了萧紫玉等人对他的印象。

  清晨时分,众人走出了灵兽森林,返回翡翠湖畔,稍作调整休息便再度赶路,毕竟谁也不知道武斌和乔寅究竟有没有逃出生天,万一他们逃了出来,南宫煌一行人待在这里实在太过危险,所以立即返回各自门派。

  出了翡翠湖范围,众人便分道扬镳,但因为昨晚一战众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些伤、皆是疲惫不堪,所以前进的速度很慢,直到当天晚上也才赶了大半的路程,于是南宫煌等人便在一条小溪旁安营扎寨,准备在此度过一晚、养精蓄锐明天再继续赶路。

  一天一夜的劳累和战斗,让众人身心疲惫,范作敏等人几乎是吃了点东西便倒头大睡,但林月茹和萧紫玉两人毕竟是姑娘家,看着身上狼狈不堪的模样很是难受,于是便约好前去附近的小溪中好好清洗一番,虽然两女速来不合,但在这一刻却达成了共识。

  而南宫煌虽然受了些伤,但体质比他们却要强的太多,经过这一天的休养生息,不仅灵力已经恢复过来,而且伤势也好了大半,此刻并不多么疲劳,坐在营帐内一边休养生息,一边研究灵剑。

  昨天与焦鹏和展超雄一战,南宫煌也是危机重重,可以说是拼尽了全力才将他们击败,但是在最后几击之时,不仅自己身受重创,而且灵剑也大为受损。

  展超雄修为比南宫煌还要高出一层,而且施展的也是高级枪法,更主要的是他手中的灵枪等级比南宫煌的灵剑毫不弱小,最起码在灵阵图这一方面甚至还占有优势,所以最后一招奋力拼斗之后,南宫煌灵剑表面上并没有什么损伤,但其内部的灵阵图却遭到对方灵力的侵蚀被损。

  起初南宫煌并没有感觉到异样,灵剑自从经过昨天一战之后内部的灵力大为损耗、灵光也不像以前那么暗淡,整个剑身灰蒙蒙的,就好像普通的铁剑似地,南宫煌刚开始以为是灵剑内的灵力消耗过巨,只要补充一些灵力就可以让其恢复。

  可是等自己将灵力注入到灵剑内后,发现灵剑竟然无法聚灵,输进去的灵力顷刻间便消散殆尽,这让南宫煌着实吃了一惊,连忙试着利用自己那神奇的脑海成像异能,一边将灵力输入到剑体内,一边开始用心观察。

  南宫煌以前从未利用这种方法探查过灵器内部,现在一探顿时让他惊呼起来,一道较为清晰的三角形、攻击类灵阵图浮现在南宫煌的脑海之内,正是刘勇赠送给自己的那道灵阵图。

  只不过这道灵阵图内部构造却被破坏,有三处该连接的地方却没有连上,造成灵阵图无法发挥效用。

  这让南宫煌惊喜不已,他前段时间一直在研究灵阵图,可以说对灵阵图已经有了初步的领悟,特别是刘家的那副灵阵图毫不夸张的说早已融会贯通,正缺少灵器给他施展,如今这灵剑内部的灵阵图遭到破坏不正是一次大展手脚试验的好机会吗?

  于是南宫煌毫不犹豫的按照自己所学的知识,小心翼翼的将灵力一点一滴的注入到剑体之内,开始在原有的灵阵图基础上修复那受损的灵阵图。

  让南宫煌大吃一惊的是,自己的灵力一注入剑体之内开始绘制灵阵图时,体内的灵力就好像找到宣泄口似地,呼呼的往外涌现,几乎是十个呼吸的时间不到,南宫煌体内的灵力便消耗一空,这让南宫煌倒抽一口凉气,连忙松开握剑的手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色煞白、头脑发晕、大汗淋漓。

  “我靠,绘制灵阵图真他娘的不是人干的活啊,怪不得炼制灵器这么困难,单单在灵器内部绘制灵阵图就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啊!”南宫煌心有余悸的想道,就刚刚这一下,不仅将他体内足有化灵期二层的灵力全部消耗一空,而且让他的精神也极度的损耗,整个人都有种喝醉般的难受感觉,但仅仅只修复了一截断裂的灵阵图,还剩下两截,这让南宫煌对于灵器的难得以及炼器师的精贵更加认识了一步。

  “先调息下,慢慢来!”南宫煌长长的呼出口气,开始一边修炼圣气归元大法恢复灵力,一边养精蓄锐,准备再战!

  可就在这时,两道曼妙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南宫煌的脑海之中,刚刚全心全意的修复灵阵图并未察觉,现在稍一松懈,却发现了异样。

  营帐设立之地距离小溪并不远,最多只有二十米,所以南宫煌的脑海成像异能完全能够观察的到林月茹两女沐浴的情形。

  此刻只见,萧紫玉和林月茹蹑手蹑脚的来到小溪边,四处打量了下没人,这才放下心来,萧紫玉道:“林师妹,我先下去洗,你帮我在上面看着,然后我洗好了,你再下去,我帮你看着。”

  “好吧,洗快点,我怕其他师兄待会也过来。”林月茹道。

  “我很快的,放心吧。”萧紫玉狡黠一笑,接着快速褪去身上的衣物,不大一会儿一具动人的娇躯一丝不挂的暴露在空气中完全成像在南宫煌的脑海里,让南宫煌呼吸猛然一滞、顿时有些血脉喷张的感觉。

  “擦,萧紫玉这丫头虽然心肠不咋地,但这身材长相确实没话说啊!”南宫煌暗自咋舌,继续观看下去,只见萧紫玉伸出如玉般的美足缓缓走向溪水之中、身姿舞动、诱人至极。

  南宫煌从来就没有自诩过什么正人君子,他向来都奉行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的原则行事,所以对于此等香艳事件他也来者不拒、着实大饱眼福了一番。

  萧紫玉的确没有让林月茹久候,不消片刻便洗完娇躯走了上来,洁白无瑕的身子在那月光的照耀下仿佛度了一层荧光,更加的优美动人。

  z1更LT新最o快M上酷匠st网

  “林师妹我洗好了,现在轮到你啦。”萧紫玉催动内劲,将身上的水珠快速蒸发,接着穿上衣服坐到一旁的石块上热心的说道,“你慢慢洗不要着急,有人来了我叫你!”

  “好!”林月茹也有些诧异萧紫玉竟变得这么温柔体贴,还以为是她对南宫煌刮目相看之后连带对自己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所以并没有怀疑什么,将衣服一件件脱了去,露出那完美无瑕、诱人至极的娇躯。

  “小妮子年纪不大,身材竟发育的这般好,哼!”看着林月茹那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傲然躯体,萧紫玉都有些自惭形秽,特别是林月茹胸前那两处比她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坚挺玉峰,更是让她嫉妒不已。

  “月茹越发的成熟了。”南宫煌此刻也是看得怦然心动,不过对于林月茹,南宫煌更多的则是爱慕,并没有多少猥琐的思想。

  “竟跟本姑娘作对,看你待会还怎么上来!”待林月茹下到深水区之后,萧紫玉悄悄的将林月茹的衣服拿走,快速返回营帐,随手便将衣服扔到徐任重等人营帐的门前,而她则向南宫煌的营帐跑去。

  如今南宫煌成为他们的救世主之后,待遇也是水涨船高,徐任重等人建了三座营帐,两位姑娘一个,南宫煌单独一个,其他人则挤在一个营帐。

  “萧紫玉这臭女人!”见萧紫玉竟对林月茹使出这种卑鄙手段,南宫煌顿时不悦,正要起身教训萧紫玉一番,没想到她竟闪身进入自己的营帐。

  “南宫哥哥……”萧紫玉始一进来,顺手将身上的衣服脱了去,一具身无寸缕、洁白无瑕的娇躯出现在南宫煌面前。

  南宫煌脸色微变,对于萧紫玉的行为他很是不屑,尽管因为原始的欲望,身体上产生了一丝反应,但依旧冷冷地看着萧紫玉,让她感受不到南宫煌眼中任何的炙热,有的竟是一种恐惧。

  “南宫哥哥,请原谅我以前那样的对你,都是我有眼无珠,我对不起你,所以我决定用我的身体来偿还,从现在开始,玉儿就是你的了,无论你怎么蹂躏!”萧紫玉愣了一愣,便羞涩的低下头,紧抱着南宫煌坚定的说道。

  “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萧紫玉!?”南宫煌冷冷地喝道。

  “嗯?”萧紫玉闻言娇躯猛的一颤,不可置信地看着南宫煌,还特地挺了挺高耸的胸脯,以及那挺翘的美臀,浑身上下都完全展现在南宫煌面前,但是让她感到无比失望的是,南宫煌对自己似乎并没有任何感觉。

  “你以为自己长了一张天使的面孔和魔鬼的身材,就能让世间所有男人都拜服在你的胯下吗?哼!”南宫煌缓缓起身,绕过萧紫玉不屑地讽刺道,“收起你那下贱的嘴脸,我南宫煌对你没兴趣!”说完拂袖便向外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