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煌,啊!”萧紫玉气得俏脸铁青、身体剧烈颤抖着、狂吼一声、泪水泉涌而出。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了?”

  正睡的香甜的众人,被萧紫玉这么凄厉的一声惨叫惊醒过来,齐刷刷地冲出营帐,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他们实在是吓怕了。

  “不要跟过来,留在原地!”南宫煌拾起林月茹的衣服,对徐任重等人挥了挥手,接着向小溪边走去。

  众人面面相觑,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这时萧紫玉从南宫煌的营帐内衣衫不整的走了出来,这让众人顿时猜测起来,莫非南宫煌将萧紫玉上了?

  不过还未等众人这个想法升起,萧紫玉便暴跳如雷的吼道:“南宫煌你给老娘站住!”

  但是让萧紫玉失望的是,南宫煌就好像没听见似地,依旧自顾自的向小溪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将手中的衣物凑到面部深深的嗅着,俊脸满是幸福陶醉的样子。

  “这,这究竟怎么回事?”

  众人再度面面相觑,范作敏忍不住问道。

  “不要你们管,哼!”萧紫玉流着眼泪向小溪边跑去,其他人因为南宫煌先前的命令,虽然非常想去,却没有一人敢动步的。

  “呀,南宫哥哥不要过来!”林月茹刚刚洗好,正打算上岸,却发现萧紫玉不见了,连带自己的衣服也不翼而飞,正有些恼怒,却发现南宫煌向这边走来,顿时羞得她躲在水里不敢上岸。

  “傻丫头,我们都是夫妻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南宫煌笑了笑道,“我是给你送衣服来的,萧紫玉那女人将你衣服藏起来了。”

  “真是太无耻啦!”林月茹闻言俏脸微微一红,正准备上岸,却看到萧紫玉从远处冲了过来。

  “南宫煌你太过分啦!”萧紫玉怒指着南宫煌哭闹道。

  “怎么回事?”林月茹诧异地问道。

  “萧紫玉,你究竟有完没完?”南宫煌转身怒视着萧紫玉问道。

  “南宫煌你这没良心的东西,呜呜……”萧紫玉抹了一把眼泪,哭闹道,“好歹我们也是青梅竹马,有过海誓山盟,可是你现在竟然对人家如此冷淡,你好狠的心啊。”

  “我好狠的心?”南宫煌冷冷一笑道,“你还知道我们曾经有过海誓山盟啊?你当初背着我和左子鑫偷情,被我撞见竟联合左子鑫将我推下山崖,究竟是谁狠心啊?”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萧紫玉闻言娇躯巨颤,瘫软在地,号啕痛哭道,“我当初被猪油蒙了心,是我趋炎附势,是我狠心,求求你原谅我吧,我现在知道错了,以后一定改正,只要你肯回到我身边,无论要我做什么都愿意,就算现在将我最宝贵的身子给你我都在所不惜,只求你能够回到我身边……”

  “住口萧紫玉!”林月茹气得俏脸煞白,要不是此刻没穿衣服,她真会冲上来狠狠扇萧紫玉的嘴巴,“见过不要脸的,还从来没见过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当初见异思迁跟左子鑫好,甚至不惜用恶毒的手段陷害南宫哥哥,现在看到南宫哥哥修为恢复又来求她,你真不知羞耻!”

  “林月茹你这骚货!”萧紫玉破口大骂道,“都是你这狐狸精,要不是你,南宫师哥怎么会丧失修为,要不是你,南宫师哥怎么可能离我而去,都是你!”

  “够啦萧紫玉!”未等林月茹反驳,南宫煌爆喝一声,接着深吸口气道,“实话告诉你吧萧紫玉,自从上次我被你和左子鑫推下山崖险死还生之后,我对你的爱也在那一刻随之而去、一点不留,取而代之的是我对月茹浓浓的情谊,要不是月茹这段时间对我不离不弃、无微不至的关怀,我估计都不会活到今天,我发过誓今生定不会负月茹,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再回到你身边!”

  “南宫哥哥……”林月茹闻言感动的热泪盈眶,竟不在乎礼义廉耻径直走到南宫煌身边紧紧地抱着她,激动至极。

  “南宫煌!!!”萧紫玉咆哮而起,疯狂的冲了过来,“林月茹,我要杀了你,你这抢男人的恶女人!”

  “滚!”南宫煌脸色一沉,猛一挥动手臂,萧紫玉顿时急退而去,一屁股瘫坐在地。

  “我告诉你萧紫玉,谁要是敢伤害月茹,我定叫他不得好死!”南宫煌爆喝道,“当初在小树林中你说给我一年时间,如果修为恢复就给我一次机会,那时我就告诉过你,我会让你知道你的决定是有多么的愚蠢,你一定会为当初的誓言付出惨重的代价,如今这个誓言实现了,我奉劝你一句,我们的缘分到此结束,你不要再胡搅蛮缠、自取其辱!”

  “南宫煌你难道不知道林月茹已经跟火皇定亲了吗?她已经是火皇的人了,你为什么还要纠缠她?”萧紫玉依旧不甘的吼道,话音一落,忽然惊醒过来,喃喃地说道,“南宫煌、火皇,原来如此,南宫煌就是火皇,火皇就是南宫煌,原来你早就恢复了修为!”

  “算你还不傻!”南宫煌道。

  “好好好,南宫煌你给老娘记住!”萧紫玉想到当初被火皇多番羞辱、特别是扒光了衣服侮辱的场景,她现在终于明白过来,霍地起身,恶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转身便跑。

  “萧,萧师妹……”范作敏一行人一直在远处侧耳倾听,但就是不敢上前,见萧紫玉冲了过来,众人连忙尴尬的叫着。

  “滚,你们男人统统不是好东西!”萧紫玉咆哮一声,披头散发的向远处跑去。

  “萧师妹,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萧师妹外面危险不要乱跑啊!”

  更8新?h最“y快q上2n酷《@匠L网}

  范作敏等人立即跟了上去。

  “滚,谁要过来我就杀了谁,滚!”萧紫玉怒吼一声,吓得众人也不敢继续跟上。

  “算了,就让萧师妹静静吧。”徐任重暗叹一声道。

  众人皆面面相觑、摇头叹息……

  就在南宫煌遭遇两女抢一夫的闹剧之时,乔寅、武斌以及展超雄终于冲出了重围返回罗刹峰,原本四人逃出,如今只剩下三人,而且还极为悲惨、浑身浴血,就好像从死人堆中爬出来似地,狼狈不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