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煌眉头微微皱起,那天方晓晓说等他任务完成无论成败,诸仙阁都会派人来找自己,难道自己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吗?亦或者自己找错了任务,这让南宫煌有些焦急起来。

  “我昏迷了多久?”南宫煌追问道。

  “也就一个晚上而已。”刘诗芸道,“有什么事吗?”

  这时,刘勇从外面走了进来,两人齐刷刷地向他看去。

  “老弟您醒啦,没事吧?”刘勇快步走来、关心地问道。

  “没事。”南宫煌道,目光定格在刘勇手中的布条上。

  “刚刚有人让我将这布条交给您。”刘勇递过去道。

  “速回星云镇!”南宫煌打开一看,心中猛的一跳,他完全能猜测到这肯定是诸仙阁的手法,只不过上面并没有写此次任务完成与否,看来也只有等回去才知道了。

  “好!”南宫煌道,“既然你们刘家大仇得报,剩下也没什么事情,我也该回去了。”

  “啊?我们还没来得及好好感谢您一番,您这就要走了。”刘勇道。

  酷P匠jy网永V久,c免费√M看)F小%说

  “你身上还有伤呢,再待一段时间养好伤势再走吧。再说我们之前都说好了的,您要是帮我们报的大仇,我,我就为奴为俾伺候您一辈子的。”刘诗芸恋恋不舍道。

  “言重了。”南宫煌摇头道,“我不需要你们任何的报答,我做事只凭本心而为,你们无需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再说我这一走又不是永远不回,以后有机会我们肯定还会再见面的,而且我确实有要事待办。”

  “既然老弟有事我们也不好强求了。”刘勇道。

  “火皇大哥……”刘诗芸俏脸十分暗淡,实际上她真的很想跟随南宫煌左右,她发现经历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对南宫煌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愫,她知道这就是哥哥所说的情爱,但既然南宫煌不接受,她作为一个姑娘家也不好勉强。

  “老弟,那这两样东西您一定要收下!”刘勇连忙将灵剑和灵阵图递到南宫煌手中道。

  “这可是你们刘家的镇家之宝,我不能要!”南宫煌斩钉截铁地答道。

  “没事,您也知道的,以我们刘家以前那强大的实力都因为这两样东西弄的家破人亡,更何况现在了,有这个东西对我们俩来说只会增加危险,怀璧其罪的道理我们还是知道的,这东西就是有能者得之,也只有像您这样的强者才配拥有,所以无论如何请收下他,也算是我们刘家给您的一点感激之礼!”刘勇坚定地说道。

  “是啊火皇大哥您就收下吧!”刘诗芸也劝说道。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南宫煌点了点头,收下这两样东西,接着道,“那事不宜迟我便要离开了!”

  “啊?这么快就要走,再歇歇吧!”刘诗芸心中突地一跳,连忙哀求道。

  “你这丫头!”刘勇苦笑着摇头道,“你火皇大哥肯定有急事缠身,我们就不要耽搁他了。”

  “等有时间我一定会再来看你们的,后会有期!”南宫煌深深的看了刘诗芸一眼,接着抱拳转身离去。

  “后会有期!”刘勇道。

  “火皇大哥……”看着南宫煌离去的背影,刘诗芸心里一酸、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傻丫头,哎……”刘勇暗叹一声,轻轻的拍了拍刘诗芸的肩头道,“以火皇的天赋我们朝阳镇这种小地方是留不住他的,如果你真想和他一辈子在一起就抓紧时间修炼,你现在才十六岁,如果能在二十岁之前突破到化灵期境界亦或者通过诸仙阁的考验成为诸仙阁的弟子,那么你就有机会和火皇永远在一起!”

  “真的吗?”刘诗芸擦了擦泪水,一双美目中充满了坚韧。

  离开朝阳镇,南宫煌一路狂奔,他不仅仅是着急想知道结果以及还有想尽快见到林月茹,更主要的是因为身上的伤势没有完全复原,这个时候利用铁片灵力淬炼身体的效果最佳。

  经过两个多时辰的疯狂奔跑,因为还有伤在身,南宫煌差点都跑的吐血,这简直是在虐待自己的身体,但效果确实明显,他立即找了个地方休息恢复体能。

  又是近两个时辰过后,南宫煌彻底恢复过来,此刻天色已渐黑,南宫煌径直向星云镇的诸仙阁考验基地赶去。

  “方姐!”南宫煌直接找到方晓晓。

  “咦?速度挺快啊。”方晓晓笑颜如花般的问道,“想知道考验结果是吧?”

  “当然!”南宫煌有些期待地答道。

  “结果暂时无法答复你。”方晓晓道。

  “为什么?”南宫煌有些不解。

  “因为你这次考验的所作所为有些争议,而且牵扯到你能否直接成为我们诸仙阁外围弟子,事关重大以我和周师兄的权利还无法完全定夺,必须上报给我们诸仙阁长老等他们答复。”方晓晓道。

  “啊?有些争议?怎么说?”南宫煌诧异地问道。

  “你可能以为我们没有人在你身边观察什么都不知道,那你就错了。”方晓晓道,“我们有饲养的灵鸟、它们身上还带有通灵宝玉,即使远在千里之外,我们利用玄光镜一样可以看到你在这次考验中的一举一动。”

  “灵鸟、通灵宝玉!”南宫煌暗自惊呼,幸好整个过程他都以火皇的身份出现,要是恢复成自己本来的面貌说不定还真有些麻烦,看来以后还真的留个心眼才成,接着问道,“但是你刚刚所说的争议是什么?”

  “一共有以下几点,首先你没有处理好刘文义和鲁芙蓉的感情事件,导致他们俩惨死,特别是鲁芙蓉的死可以说你的罪责不可避免!”方晓晓道。

  “嗯,我确实没处理好这件事情。”南宫煌心服口服,直到现在他都感觉对鲁芙蓉有些愧疚。

  “其次,我们是让你去调查刘家满门灭绝惨祸的线索并进行处理,前一点你完成的很好,但后面处理起来却有些残忍,几乎将鲁家之人赶尽杀绝,尽管很多人都不是直接死在你的手中,但你没有阻止刘家两人也有责任,秉着与人为善的原则,这一点你做的不好!”方晓晓继续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