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皇大哥!”

  “火皇!”

  这个时候刘诗芸和刘勇两人才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看到南宫煌和鲁平川两败俱伤、身边还躺倒着一男一女,两人皆大惊失色,连忙跑到南宫煌身旁。

  “我,我们没事,快,快救他……”南宫煌指着那名被自己一剑穿胸的男子艰难的说了一句便昏死过去……

  南宫煌在朝阳镇大展神威林月茹等人那是丝毫不知,他们离开诸仙阁之后,一路上谈论最多的话题便是猜测程峰等人口中所说的南宫究竟是何人。

  除去林月茹早就心知肚明以外,林子轩和萧紫玉皆是摸不着头脑,几乎将青玉门内所有姓南宫之人全部猜测一遍,唯独没有想过南宫煌,毕竟南宫煌在他们眼里还是个废人,一个废人怎么可能是程峰等这样高手的救命恩人,所以林子轩两人将这个所谓的南宫锁定在青玉门一名四十多岁、修为强达化灵期两层之境的弟子身上,也只有这样的高手才能获得这份殊荣。

  就在林子轩一行人欢快的畅谈着走过一处山脚之时,眼前突然冲出五名黑衣男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嗯?你们是什么人?”林子轩微微一愣,不过并没有多少惊慌,毕竟他乃是一名化灵期八层境界的高手,普通小毛贼根本不放在眼里。

  “送你们下地狱之人!”那五人大喝一声,毫不留情,三人向林子轩冲杀过去,另外两人分别攻向林月茹和萧紫玉,五人皆修为不俗,并且手持灵器,一出手便十分迅猛。

  “小心!”林子轩瞳孔骤然一缩,没想到这群人竟这般凶狠,连忙将两女护在身后,独自以一敌五。

  “轰!”林子轩刚刚拔出灵剑,那五人的攻击便同时落到林子轩剑身之上,五道耀眼的灵光刺激的林子轩不敢逼视,一声爆响过后,那五人纷纷倒跌出去,不过林子轩也没比他们好多少,一连急退数步,一屁股瘫坐在地、口吐鲜血、神色萎靡。

  “爹、林长老!”萧紫玉和林月茹见状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连忙冲了过来,一左一右扶起林子轩。

  “快,你们快走!”林子轩连忙推开两人,因为他看到那五人再度向这边冲了过来,经过刚刚这一手较量,他知道想要带着林月茹两女全身而退几乎不可能,所以他有种牺牲自己救助她们俩的想法。

  “想走?门都没有,死吧!”冲在最前面的三名黑衣人显然修为最高,再度向林子轩攻击过来,皆是一副拼命的架势,面对这三名高手林子轩几乎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一时间被三人死死的缠住根本脱不开身。

  “爹!”林月茹尖叫一声、焦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就要不顾一切的冲杀过去,被萧紫玉一把拉住。

  “以我们俩的修为过去就是送死,很可能还会给你爹带来麻烦,快走!”萧紫玉不甘的叫道。

  “哈哈,你们以为能逃得掉吗?”两名黑衣人速度极快,一前一后堵住两女的去路。

  “本姑娘跟你们拼啦!”萧紫玉顿时怒火中烧,戴上一双红色的聚灵手套便向两名黑衣人攻击过去。

  “哈哈,小妮子性子还怪烈啊,跟你玩玩!”其中一名黑衣人迎上萧紫玉,另一名黑衣人则冲向林月茹。

  “小心啊月茹!”眼睁睁的看着林月茹被那黑衣人一掌击晕,林子轩却无可奈何、焦急不已。

  “啊!”又是一声惨叫,萧紫玉在另外一名黑衣人手中也没有坚持三招便被击飞出去。

  “哈哈,任务成功,走!”那黑衣人将昏迷中的林月茹抗起便走,另外三名黑衣人继续和林子轩缠斗。

  “放了我女儿,你们这群畜生!”林子轩怒发冲冠,逍遥剑诀第三式九霄惊神全力施展开来,只见漫天剑光瞬间凝聚到林子轩手中的灵剑之上,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就好像一颗手榴弹在林子轩剑尖处爆破开来似地,直接将那三人震飞出去。

  “逍遥剑法果真名不虚传!”第四名黑衣人闪身拦在那三人面前,阻拦住林子轩进一步行动。

  “哼!”林子轩本来是想顺手结果了那三名黑衣人,但此刻他灵力消耗巨大,面对剩下那名黑衣人肯定要耗费一番手脚,所以便放弃与其争斗,转身背起萧紫玉便向远处那名黑衣人追逐而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宫煌从昏迷状态中苏醒过来,和鲁平川那一战他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创伤,只是体能和灵力损耗过巨,身体超负荷运转所以才昏迷过去。

  但是经历与鲁平川这位化灵期高手对战,对南宫煌来说也是受益匪浅,特别是再度吸收了雷电灵力之后,不仅直接将他那一小段堵塞的经脉彻底打通,而且身体经过雷电灵力的淬炼洗礼之后也得到了升华,不过具体达到何种程度,南宫煌现在还不得而知。

  “火皇大哥您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要不要紧?”刚刚睁开双眼,便看到刘诗芸俏脸布满关切之色看着自己问道。

  “我没事已经好很多了!”南宫煌看着刘诗芸那哭红的双眼心下也很是宽慰,连忙坐起身来舒展了下身子,确实没什么大碍,他的体魄实在太强悍了。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刘诗芸激动的无以复加,一时间都忘却了男女之别,扑到南宫煌怀中喜极而泣起来。

  ‘更"#新最快A上S酷匠iG网◎#

  “这……”感受到刘诗芸胸前那两处浑圆坚挺的妙物不停的在身上起伏摩擦,让南宫煌有些心猿意马,这种美妙时刻虽然无比舒坦享受,但南宫煌还是觉得不妥,连忙找了个借口推开刘诗芸问道,“鲁平川那老狗怎么样了?”

  “已经被我们杀了,我叔提着他的人头去祭拜我爹他们去了。”刘诗芸离开南宫煌的怀抱擦了擦泪水由衷的说道,“这一次真是要多谢您了!”

  “不用再说这么见外的话。”南宫煌摆了摆手问道,“有没有什么人来找我?”

  “找你?没有。”刘诗芸诧异地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