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一连两天,南宫煌都跟着三人在山中寻找灵果,但是让人失望的是普通的野果倒是遇到不少,至于什么赤龙灵果之类的一个都没见着。

  不过好在没有遇到鲁家来袭,倒是让刘勇等人安安心心的过了几天,但每到夜深人静、南宫煌离开三人前去锻炼体魄的时候都能看到刘文义拿着一块手帕很是伤心的流着泪水。

  这天夜晚,南宫煌照例像往常一样前去锻炼体魄,还是看到刘文义在那拿着手帕偷偷的哭泣,南宫煌暗叹一声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转身向深山中离去,虽然刘文义等人多次发现南宫煌的异样,但对于这位小恩人他们是非常信任的,所以也不在乎他晚出早归的。

  这两三天时间南宫煌丝毫没有放松修炼,他口袋中的高级灵核已经被他消耗一空,得到的效果也是非常明显的,如今体能又有了些许的突破,虽然还没有达到聚气九层修者的爆发力,但南宫煌知道已经不远了,所以他加紧修炼,他感觉只要自己将体能淬炼到相当于聚气十层强者所能爆发出的力量肯定有质的飞跃,他非常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清晨时分南宫煌正在利用铁片灵力淬炼体能,突然听到刘诗芸大叫之声,他连忙睁开双眼从树上跳了下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最==新@Z章节上-S酷{i匠网

  “我哥不见了。”刘诗芸略有些焦急地答道。

  “我昨天夜里回来还看到他,是不是出去替我们找吃的去了?”南宫煌问道。

  “我叔出去找了,希望是吧。”刘诗芸隐隐有些担忧道。

  “那我们也去找找。”南宫煌和刘诗芸四处寻找起来,一直到午时过后,三人汇合,几乎都将这方圆十几里的山地翻了个遍,但就是没有找到刘文义。

  “这可怎么办?我哥究竟去哪里了?”刘诗芸着急都快哭出来了。

  南宫煌邹了邹眉头道:“你们有没有注意过文义手中的那块手帕?”

  “注意过,那是鲁芙蓉那贱人送给我哥的定情信物!”刘诗芸答道。

  “那就坏了!”南宫煌担忧道,“文义十之八九去寻仇了,亦或者说是去找那女人了!”

  “很有可能啊!”刘勇闻言微微一怔,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深吸口气,面色一沉道:“火皇,叔能否求您一件事?”

  “大叔跟我还客气什么,有事尽管吩咐便是!”南宫煌道。

  “劳烦你照顾诗芸!”刘勇拉着刘诗芸的玉手交到南宫煌的手中恳求道,“如果我晚上还没有回来,你带着诗芸远离朝阳镇,永远都不要回来!”

  “叔,你说什么,我不走!”刘诗芸泪流满面地叫道。

  “大叔,我们一起去,你一个人太危险了,更何况文义不一定就在鲁家,我们先去看看再做决定!”南宫煌也拒绝道。

  “南宫大哥说的对,我们先去看看吧。”刘诗芸抹了一把眼泪道。

  “那好,不过您要答应我,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就带诗芸有多远走多远!”刘勇道,接着三人快速向鲁家潜去。

  鲁家大院地理位置十分优越,位于朝阳镇郊区、依山傍水、不仅面积颇大,而且环境也是非常优美。

  接近傍晚时分,南宫煌三人来到鲁家前方的小树林中隐藏起来。

  “出了这个树林就是鲁家大院,希望我哥别那么傻跑去送死!”刘诗芸担忧地说道。

  “好,刘叔你和诗芸在这里等我,我先去看看再说!”南宫煌道。

  “我们一起吧,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刘勇道,刘诗芸也点头附和。

  “不,我一个人好脱身,更何况我一个陌生面孔,他们不会那么防备,你们听我的在这里等我!”南宫煌坚决道。

  “那好,你小心点。”刘勇答应下来,接着南宫煌快速向鲁家行去。

  还未走出小树林,南宫煌远远的便看到一座高墙门楼,前面足有八名壮汉守卫,就在门楼前不远处一棵高大的槐树下正吊着一名上身赤裸、浑身是血、头发散乱的年轻男子,在其面前还有一人手持长鞭,一边疯狂的抽打,一边怒骂着什么,看刘文义那一动不动的样子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啊?文义!”尽管南宫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但是看到刘文义被打成那副模样依旧倒抽一口凉气、心脏都好像漏跳一拍似地、一股无比悲愤的情感瞬间涌上心头。

  “滚开,你这丧心病狂的东西!”南宫煌愤恨的咬牙切齿,几乎是毫不停留,闪身便向那挥鞭男子袭去,一拳击中在他的胸口,悲痛完全化作力量,将那人击打的飞出四五米远,身在空中便口吐鲜血、咚的一声撞击在那厚厚的院墙之上,将坚硬的墙壁都撞了个窟窿,那人连哼都没哼一声便彻底死去。

  “啊?”

  “什么?”

  “有敌人,快上!”

  一时间门口七人大吃一惊,以为是刘家来人,可等他们看清是一名陌生年轻男子之时,皆有些诧异,不过同时也暗自松了口气,毕竟南宫煌的年纪实在不大,虽然刚刚这一拳凶狠无匹,但他们仍旧不怎么担心。

  “文义!”南宫煌并没有理睬其他人,击杀那人之后,纵身跃起一记手刀斩断吊挂的绳索,顺势将他背在身上,稍一感受刘文义还有呼吸,他稍稍放下心来、转身便要离去。

  “围起来!”

  “别让他跑啦!”

  那七人当先一步将南宫煌围了起来。

  “就凭你们这群狗腿子也想拦我,不想死的都给我滚开!”南宫煌爆喝一声、一双充满愤怒的目光快速向周围看去,也许是因为鲁家知道刘家仅存三人,如今又有一人被抓,已经不足为惧,所以并没有派多少高手防御。

  “口出狂言的小子,杀!”

  “老子叫你有来无回!”

  “灭了他!”

  为首的三名护卫狂叫一声,向南宫煌攻击过去。

  “自不量力!”南宫煌不敢在此多做逗留,背起刘文义向那三名护卫猛冲过去,速度快的让那七人简直目不暇接,紧接着还未等那七人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冲过去的三人几乎同时惨叫一声,一个个向后抛飞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