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万万没想到,那鲁平川和鲁芙蓉竟都是骗子、都是阴谋!”刘文义怒吼一声、虎躯巨颤、强忍着眼眸中泪水愤恨地说道,“那鲁芙蓉假装和我一见钟情的样子,对我呵护备至、温柔如水,我,我也他娘的太没出息了!”

  酷匠i网永久n^免i费T看小}说《S

  刘文义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刮子、叫道:“我竟然抵挡不住她的诱惑,很快便和她坠入爱河,我简直就是一头猪啊!”说完竟号啕痛哭起来。

  “哥,别这样!”

  “在恩人面前如此失态,成何体统!”刘勇也一把拉住刘文义制止他自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哭吧,哭出来也好受一些!”南宫煌看着刘文义那悲痛欲绝的样子,心中也有些同情。

  “哥……”刘诗芸也在一旁陪泪道,“其实也根本怪不了你,鲁芙蓉倾国倾城、而且十分有修养,任何男人都难以抵挡她诱惑的。”

  “是我,都怪我,我引狼入室,要不是我爱上鲁芙蓉,鲁家的阴谋就不会成功,我们刘家就……”刘文义说到后来已经泣不成声。

  “哎!”刘勇深深的叹息一声,虽然没有哭泣,但却双目赤红、虎躯微颤,显然也是难受至极,歉意地说道,“让恩人见笑了,我们刘家……”

  “不用叫我恩人,请继续说下去吧。”南宫煌也有些痛心,但好奇心却完全被勾了起来,此刻他已经隐隐约约的觉察到他们刘家和鲁家之间的恩怨应该就是自己这次前来需要完成的任务,只不过这个任务也太扑朔迷离了一点,他根本不知道判断的标准,但如今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只想凭着良心去做,无论成败!

  “还是我来说吧。”刘勇毕竟年长,很快便冷静下来,继续道,“十天前,文义和那女人成婚,这在我们朝阳镇可是一大喜事,我大哥当然大肆庆贺,在我们刘家大办酒宴,可是酒过三巡之后却发生集体中毒之事,因为我当晚正外出办事回来有些晚逃过一劫,而诗芸是伴娘忙里忙外也没顾得上吃喝,所以没中毒。”

  “鲁家下毒?”南宫煌双目微凝,他最讨厌使用这种卑鄙手段之人,就和左子鑫没两样。

  “当时我们还不知道是鲁家下毒,因为他们自己的人也中了剧毒。”刘文义抹了一把眼泪道,“枉我当时还十分担心那贱人,我自己因为需要陪酒也身中剧毒,就在我们中毒倒下之际便冲进来一群黑衣蒙面人,向我们讨要灵阵图,我们当然不可能如此轻易拱手送人,于是双方便拼斗起来,原本以我爹化灵期一层境界的实力那群黑衣人根本不可能是对手,但是我爹不仅身中剧毒,而且还要保护我和诗芸,最,最后竟惨死在我的面前,我,我真该死!”

  “哥……呜呜……”刘诗芸也痛哭流涕道,“刚开始我们根本想不到竟是鲁家所为,毕竟觊觎我们刘家灵阵图的也不在少数,但是后来我们私下里调查仇家身份,也怀疑过鲁家,可始终没有确凿的证据,直到今天……”

  “所以我们今天遇到那六名黑衣人才下手如此残忍,我们完全就没想到鲁家竟会如此的背信弃义、如此惨无人道,我真恨不能将他们吃到肚子里啊!”刘勇咬牙切齿地说道。

  “原来如此!”南宫煌深深地点了点头,同情道,“怪不得当时遇到你们,你们说想在山中寻找灵果了,原来你们是想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好去对付仇家啊。”

  “是啊,我们这几天来过的日子完全可以用苟延残喘来形容,每时每刻都要提防那群黑衣人的攻击,几次死里逃生,不得已才往深山中逃跑,这次要不是遇到恩人,估计我们三人肯定也是凶多吉少了。”张勇感激地说道。

  “冥冥中自有定数,你们命不该绝即使遇不到我,肯定也会有另一番际遇的。”南宫煌安慰道。

  “不管怎么说,我们的命都是火皇大哥救的,您的救命之情我们刘家永世不忘!”刘文义双拳紧握道,“我真没想到鲁家竟会如此阴狠毒辣,竟使出这种美人计的下三滥手段陷害我们刘家,此生不灭了鲁家,我刘文义誓不为人!”

  “不错,不灭鲁家誓不为人!”刘勇和刘诗芸高声附和道。

  “那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南宫煌问道,事已至此就算不为了完成任务,南宫煌也决心要帮他们一把。

  “鲁家实力不弱,鲁平川更是一名化灵期一层强者,以我们三人的修为根本无法与他们抗衡,所以我们还是打算试着寻找灵果,如果能找到一颗先天灵果,说不定我们就有希望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那样就报仇有望了。”刘勇答道。

  “先天灵果?”南宫煌闻言嘴角猛的抽搐了一下,暗自叹息刘勇等人实在太异想天开了,在这种小山中估计连高级灵果都极为稀罕,更别说先天灵果了,就是灵兽森林中也极难找到。

  “嗯,我们这里有人找到过赤龙灵果,是一种强大的火属性先天灵果,所以我们也打算碰碰运气,实在不行我们也只有暂时先转移阵地了。”刘勇道。

  “原来如此,那就再找找吧,反正我这几天也没什么事情,就陪你们一起。”南宫煌道。

  三人闻言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激动之色,能有南宫煌这样的高手帮助,不说万无一失,最起码不用担心被鲁家杀害了,但是刘勇觉得还是太不好意思,于是恭敬地说道:“多谢恩人好意,但我们毕竟得罪了鲁家这股大势力,连累您……”

  “其他的话不必多说,时日尚早,我们抓紧时间动身吧!”南宫煌起身摆手道。

  “好,那就一切听凭恩人吩咐!”刘勇三人欣喜至极,连忙跟身而起。

  “说了不要再叫我恩人,否则我就要生气了!”南宫煌吓唬他们一句,当先向密林中走去,三人紧随而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