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凡的笑声惊动了哭泣中的叶清舞,只见叶清舞狠狠的擦干脸上的泪水,坚强的站了起来,恨恨的看着楚云凡冷冷的说道:“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你给我出去,滚出去!”

  叶清舞用力的推着楚云凡,可是楚云凡的双脚好像扎根在土里一般,怎么也推不动。

  “叶清舞,你能再笨一点吗,我都快受不了了!”楚云凡笑着说道。

  “你才笨呢,你才蠢呢,你蠢得像猪一样,你给我死出去!”叶清舞见推不动楚云凡,便拳脚相加。

  “好了,别闹了,我们遇上大麻烦了!”楚云凡突然抓住叶清舞的手腕沉声说道。

  “谁闹了!遇上麻烦你跟我说干嘛,找你的白大小姐去啊!你放开我!”叶清舞一心认定楚云凡移情别恋,哪能就此善罢甘休啊。

  “哈哈~!叶清舞我发现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特别是吃醋的时候!”楚云凡开心的笑道,忍不住在叶清舞那红扑扑吹弹欲破的脸蛋上捏了一下。

  “你才吃醋呢,你个死混蛋,放开我!”叶清舞一边挣扎一边用力的踢着楚云凡,那吃醋耍泼的模样真是既让人怜爱又让人无奈。

  “叶清舞,你给我正常一点!”楚云凡强忍住笑意,一脸严肃的喝斥道,“也不想想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那白欺霜,我是因为城主府地下的冰火玄脉开始枯竭,所以才满心愁绪的!”

  “冰火玄脉开始枯竭,怎么会这样子!”叶清舞脸色微变,她跟楚云凡能掌控这冰火之城,全靠城主府地下的冰火玄脉,如果冰火玄脉枯竭,那后果会是怎样,叶清舞很清楚。

  “哼~你少骗我了,如果真是因为冰火玄脉枯竭,你干嘛不早跟我说!”叶清舞撅着小嘴恨恨的哼道。

  “这城主府中有不少五大势力安插的眼线,如果让五大势力知道我们所面临的危机,那我们的处境就危险了,而且看你那么蠢,我实在不忍心把真相告诉你!”楚云凡坏笑着说道,眼中尽是柔情的嘲讽之色。

  “你,你才蠢呢!”叶清舞气呼呼的在楚云凡的手臂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差点没咬出血来。

  看着楚云凡吃痛的样子,叶清舞这才觉得解气,心里美滋滋的。

  “楚云凡,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你可有什么解救的办法!”叶清舞正色道。

  “我现在也是束手无策,不过我能感应到城主府地下的冰火玄脉源自冰火荒原,如果我们要找出冰火玄脉开始枯竭的原因,就必须深入冰火荒原!”

  “深入冰火荒原!”叶清舞脸色微变,她曾听白欺霜说起过冰火荒原,那冰火荒原位于冰火之城的正后方,是一个比莽苍山还要凶险千百倍的地方,但具体是如何凶险白欺霜并没有说,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知道那是一个只有冰和火的世界,而且越深入冰火荒原就越危险,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楚云凡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继续说道:“我打算明天就带你一起去,因为以冰火玄脉枯竭的速度,不用五天的时间便会彻底枯竭,到时候无论是五大势力还是已经臣服于我们的人,都会变成我们的敌人,所以必须在玄脉枯竭之前找到原因,想办法解救!”

  冰火荒原凶险万分,楚云凡自己去已经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为什么还要带上叶清舞这个累赘,让风险更大呢,叶清舞自己也很不解,问道:“楚云凡,你带我去,不怕我拖累你吗!”

  “五大巨头对城主之位虎视眈眈,我实在是不放心把你一个人留在城主府,所以还是带你一起去比较好,你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让你比我先死的!”

  “哼~!是吗!要是我比你先死,我就变成厉鬼,天天缠着呢!”叶清舞张牙舞爪的说道,心里美得像吃了蜜一样。

  楚云凡一直担心隔墙有耳,殊不知当他们谈完的时候,屋外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欣喜不已的悄悄溜出城主府,直奔白家而去。

  白家大宅,当白天皋得知这个惊人的消息后,并没有像那个通风报信者意料中的那般欣喜若狂,反而陷入了沉思之中。

  “老爷,那楚云凡即将失去冰火玄力,沦为一个普通的战场武师,这可是我们夺回城主之位最好的机会啊!”通风报信的人不解的问道。

  神色凝重的白天皋沉声应道:“这个我当然知道,可是就算我杀了楚云凡夺了冰火玉玺又如何,没有冰火玄力相助,以我一人之力如何能震慑得住卫城军和其他四大势力,到时候我恐怕反成众矢之的得不偿失啊!”

  “所以这件事我们绝不能草率,必须从长计议,保证我既能杀了楚云凡夺了城主之位,又能稳坐城主宝座,让城中各大势力都臣服在我的脚下!”

  酷P匠&J网◎永久免J费看小说=?

  “老爷,我看我们不如这样,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楚云凡和四大巨头全部送去见阎王,如此一来这冰火之城中就再也没有人是老爷您的对手了!”白天皋身边的老谋士一脸诡诈的说道。

  “陈老有何妙计?”白天皋激动而期待的问道。

  “老爷,我们可以把楚云凡现在所面临的危机,悄悄的泄露给其他势力的巨头,然后等楚云凡深入冰火荒原之后,我们再联合四大巨头在冰火荒原设下埋伏,待楚云凡从冰火荒原的深处出来,我们就引动陷阱将他杀死在冰火荒原!”

  “让四大巨头和楚云凡斗个两败俱伤,我们好坐收渔翁之利吗,这怕是不妥,因为严明极擅长此道!”白天皋有些失望的说道。

  “不,老爷!我们这次不但要除掉楚云凡,还要把四大巨头一并除掉,以保证老爷能稳坐城主之位!”

  “哦,那要怎么做?”白天皋很期待的问道。

  “老爷,我们可以先在冰火荒原设下致命的陷阱,不管楚云凡有没有解决玄脉枯竭的问题,也不管是他杀了四大巨头,还是四大巨头杀了他,我们都可以用最后的陷阱来对付活下来的人,如此一来,能走出冰火荒原的只有老爷您一人,到时候城主之位就是老爷您的囊中之物了!”

  “哈哈,好!妙计!妙计啊!谁会想到陷阱之后还有更致命的陷阱!”白天皋笑得特别开怀,好像城主之位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一般,“你赶快回城主府,悄悄把这个消息不经意的泄露给其他势力安插在城主府的眼线!”

  不等其他势力得知这个消息,也不等楚云凡进入冰火荒原,白天皋便带着老谋士和一帮家将悄悄的在冰火荒原的入口处布下致命的陷阱。

  当晚三更天的时候,熟睡中的叶清舞被楚云凡叫醒,睡得迷迷糊糊的叶清舞还误以为楚云凡要对她干什么,吓得叫道:“你要干嘛!”

  生怕惊动其他人的楚云凡,赶紧捂住叶清舞的嘴,沉声说道:“笨蛋,你给我小声点,赶快起来,我们必须现在深入冰火荒原!”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不是说等明天早上再去的吗!”叶清舞一脸茫然的问道。

  “冰火玄脉枯竭的速度越变越快,如果我们等到明天早上再出发的话,恐怕就无法离开冰火之城了,因为到那时我连初阶战场武帅都打不过!”

  知道形势的严峻,叶清舞赶紧趁夜和楚云凡进入冰火荒原,两人踏入冰火荒原之后,炙热无比的死寂气息迎面扑来,虽然现在外面一片漆黑,但是整个冰火荒原的地面却泛着浓浓的火光,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冒出熊熊的烈焰,将整片荒原化作火海。

  楚云凡和叶清舞对冰火荒原都没有一丝的了解,再加上踏入这冰火荒原之后,楚云凡手里的冰火玉玺便完全失去了作用,所以两人都格外的小心翼翼。

  随着楚云凡和叶清舞的深入,冰火荒原渐渐展露出它狰狞恐怖的一面,幸好楚云凡自身拥有冰火玄力,否则的话他们早被那些自然形成的陷阱困死了,不过即便如此,楚云凡和叶清舞也渐渐感觉到越来越举步维艰。

  “楚云凡,你看那是什么?好像是火烧云,可是这个时候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呢!”叶清舞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指着一朵从远处山峰上飘来的火云说道。

  楚云凡也停下脚步,顺着叶清舞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片火光闪闪的火云诡异的向这边飘来。

  很快楚云凡便发现不妙,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一团火云,而是一个越变越大的火花风暴。

  那个火花风暴似乎已经锁定了楚云凡和叶清舞,所以当楚云凡发现不对劲带着叶清舞准备躲起来的时候,那团火花风暴陡然加速,而且规模迅速变大,转眼间便化作一个足以横扫天地的烈焰风暴。

  不等楚云凡和叶清舞躲起来,烈焰风暴便将他们包裹起来,无数炙热的火蛇犹如利箭一般的向他们两人射来,完全把他们当成两个活靶子,除了猛烈的火蛇还有迅猛的狂风,这个更加的致命,即便楚云凡抱着叶清舞死死的抓住地面,还是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刮走。

  “楚云凡,你放开我,不然我们两个都会被刮走的!”叶清舞话都还没说完,炙热的烈焰风暴陡然加剧,将他们两个直接送进风眼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