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眼中不是宁静的世界,而是更加可怕的冰霜世界,锐利的冰凌犹如飞驰的刀刃一般,无孔不入的向楚云凡和叶清舞袭来,瞬息之间,楚云凡和叶清舞便被割得浑身是伤,特别是楚云凡,身上的伤口更是密集得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时间分秒必争,如果再迟疑片刻,楚云凡和叶清舞必然被那些冰凌千刀万剐而死,楚云凡慌忙全力催动体内的玄火之力,这才避免被锋利的冰凌千刀万剐。

  可是楚云凡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玄火之力,似乎触怒了暴风眼中的玄冰之力,霎时无数的冰凌开始相撞,结成一块有一块巨大的冰块,犹如巨石一般的向楚云凡和叶清舞砸来。

  刚开始楚云凡还能借力在巨大的冰块之间跳跃,可是时间一久,楚云凡也无力再继续支撑下去了,结果一不小心被一块巨大的冰块击中,直接从高空中坠落下来,当场昏死过去。

  在寒流的不断侵袭下,楚云凡很快便被冻醒了,虽然从高空中坠落下来,但是他跟叶清舞都没有受伤,不过压在他身上的叶清舞却已经被动得神志不清了。

  楚云凡的体内拥有冰火玄力,所以就算寒流侵袭得再猛烈,也无法真正伤害到他,但是叶清舞却不同,为了防止叶清舞被冻伤,楚云凡赶紧把叶清舞扶起来,将体内的玄火之力化作热流注入叶清舞的体内。

  在热流的温暖之下,叶清舞猛然打了个寒颤,渐渐苏醒过来。

  “楚云凡,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这么冷啊!”叶清舞冷得赶紧躲到楚云凡温暖的怀里,颤抖着问道。

  楚云凡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眉头越皱越紧,“这似乎是一个天然的冰雪迷宫!”

  “什么?迷宫!完蛋了,这回我们两个都死定了,冰火风暴肯定是将我们直接吹到冰火荒原深处的迷宫中!”叶清舞一脸绝望的说道,在白家的时候白欺霜曾经跟她提起过,在这冰火荒原的深处有一个自然形成的天然迷宫,只有走出这个迷宫才能到达冰火荒原的真正的中心。

  但是绝对没有人能走出这个迷宫,因为这个迷宫不但极其复杂,而且在冰火玄力的作用下整个迷宫变幻莫测,很可能你刚刚走过的道路,在猛然回头的那一瞬间,就变成一堵冰墙或者化作一条烈焰熊熊的火道,让人进退两难。

  当年徐靖烨也曾带着白天皋等人深入冰火荒原,想要到达冰火荒原真正的中心,但是刚走进迷宫他们就全都退了出来,如此变幻莫测的天然迷宫,恐怕只有通玄之士才能走出去。

  叶清舞将迷宫的可怕详细告诉楚云凡,可楚云凡竟然一点也不担心,还宽慰叶清舞说‘没事的,有我在!我会带你走出去的!’

  楚云凡的自信让叶清舞稍稍安下心来,但她并不相信楚云凡的话,不过能跟他在一起,就算一起死在这里也是一件浪漫而幸福的事情。

  连徐靖烨他们也对这个迷宫束手无策,修为境界只达到战场武师的楚云凡究竟是哪来的自信呢!叶清舞很快便明白,楚云凡并不是为了安慰她才说那样的话,他是真的有把握闯出去。

  整个迷宫其实全由冰火玄力构造而成,而楚云凡体内的冰火玄力能与之沟通,所以楚云凡便能借助这种联系,时时掌握整个迷宫的地形,相当于有了一副迷宫的活地图,如此一来就算迷宫再怎么变幻莫测,楚云凡也不会在迷宫中迷失方向。

  “楚云凡,你这么妖孽,如果我把你卖了应该能值不少钱吧!”跟着楚云凡在迷宫中走得如鱼得水的叶清舞一脸俏皮的问道。

  楚云凡一脸无语的瞪了叶清舞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能值几个钱啊,倒是你长得还可以,应该能多卖一点,等哪天我身上的钱花光了,就把你卖了!”

  “什么?你竟然有这样的想法!”叶清舞气得咬牙切齿,一顿乱拳打得楚云凡难以招架。

  “喂~是你先说要把我卖了的,你凭什么打我!”楚云凡一脸郁闷的喝道。

  “哼~本小姐卖了你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卖本小姐那就是天理不容的事情,你还敢狡辩!”叶清舞十分霸道的冷哼道,嫣然已经忘了这迷宫的凶险。

  “砰!砰!砰!”就在叶清舞追打楚云凡的时候,整个迷宫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迷宫的地下还传出剧烈的撞击声。

  “楚云凡,这是怎么啦,难道是我们惊动了这迷宫中的妖魔鬼怪?”叶清舞被吓得赶紧躲到楚云凡的身边,紧紧的拽着他的手臂。

  “哈哈~叶清舞没想到你的胆子这么小啊,还想把我卖了,要是真把我卖了以后你找谁当靠山啊!”楚云凡见叶清舞像受了惊吓的小白兔,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可奇怪的是,楚云凡如此嘲笑叶清舞,叶清舞竟然不生气,还微微有些愣神的盯着楚云凡看。

  *j酷匠*?网唯一c正9!版{,/其'R他H都是h盗y◎版

  “喂~你不会是被吓傻了吧!”楚云凡伸出手来在叶清舞的面前晃了晃。

  叶清舞用力的拍开楚云凡的手,娇嗔道:“你才被吓傻了呢,我是发现原来你这个冷血无情的家伙,竟然也会像小孩子一样开心的笑,而且你笑起来的样子比你冷冰冰的样子好看多了!”

  叶清舞如此直白的‘夸赞’让楚云凡顿时觉得十分的尴尬和不好意思,慌忙收起脸上的笑容,干咳了几声,蹲下身来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有那么猛烈的撞击声。

  “哈哈~楚云凡原来你也会脸红,也会害羞啊!”见到楚云凡不好意的样子,叶清舞笑得更开心了,可是却让楚云凡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跟叶清舞待在一起,他脸上的笑容比以前加起来的还多。

  “你不会安静点吗!吵死了!”楚云凡一脸冷峻的轻喝道。

  “喂~你发现什么了没有,真是笨死了,这么久还没好!”叶清舞得意洋洋的催促道。

  “这迷宫的地底下好像真有什么妖魔鬼怪,不过我也不敢确定,因为有一层像膜一样的东西阻断了我的探查!”楚云凡神色凝重的说道。

  “还真有妖魔鬼怪啊!”叶清舞一脸惊讶的说道,没想到还真被自己的乌鸦嘴说中了,“楚云凡,这迷宫底下的妖魔鬼怪该不会是想冲出来吧!”

  “嗯,它们确实是想冲破迷宫,但是却被那层膜死死的困住,要冲出来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要不然真冲出什么妖魔鬼怪,我们俩可不是它们的对手!”不想节外生枝的楚云凡,赶紧拉着叶清舞继续深入。

  只是楚云凡和叶清舞越是深入迷宫,地底下的撞击就越加剧烈,让两人都觉得提心吊胆的,生怕地面突然裂开冲出什么穷凶极恶的妖魔鬼怪。

  很快楚云凡和叶清舞便来到迷宫的中央,可是却被一片熊熊的火海阻断了去路,而在火海的另一侧是一片相同形状的冰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太极图。

  “楚云凡,现在该怎么办?”看着那熊熊的火海,叶清舞有些焦急的问道,因为迷宫底下的撞击越来越猛烈了,已经让叶清舞开始荒神了。

  神色严峻的楚云凡蹲在地上,不知在查探着什么,似乎并不急着闯过这片火海。

  “这个迷宫其实并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因为迷宫下面有一个巨大的双重阵法,阵法运转所产生的冰火玄力日积月累便化作迷宫,眼前这个冰火太极图是大阵中的小阵,也是整个大阵的阵眼。”楚云凡神色凝重的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火海说道。

  “如果我们想要闯出这个迷宫,就必须毁了这个小阵,但是小阵一旦被毁,大阵也将无法运转,届时迷宫必然崩塌,被囚禁在双重阵法底下的妖魔鬼怪也将被我们放出来!”

  楚云凡话才刚说完,眼前的火海突然疯狂的涌动起来,一尊冰雕缓缓的从火海之中冒了出来,在喷涌的烈焰的灼烧下,冰雕慢慢融化,一个白发苍苍体型消瘦的老者从火海之中飘了出来。

  “是你!”楚云凡一脸惊讶的看着这个诡异的老者,此人不正是那天在街上险些被徐烈打死的老者吗!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是从火海之中飘出来的,他究竟是谁,是人还是鬼?

  “真没想到会是你闯到这里来,不过你来了正好帮我把消息带出去!”老者飘到楚云凡的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是谁,为何会在这个阵法之中!”楚云凡好奇的问道,而胆小的叶清舞已经被老者诡异的出场方式吓得躲在楚云凡的身后。

  “我是谁?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们若是愿意听,我可以告诉你们。不过这个阴阳太极阵你们是万万不能毁掉的,否则你们必将葬身于此!”老者沉声警告道。

  “前辈,我知道这阴阳太极阵毁不得,不过这阵法之下究竟囚禁着什么妖魔鬼怪,竟然能将阵法所产生的冰火玄力撞散!”

  “冰火荒原内的冰火玄力并不是由这两个阵法产生的!”老者还没解释完,突然盯着楚云凡问道:“你身上是不是带着一块冰火晶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