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武场上,楚云凡丝毫没有发现,叶清舞那灿烂迷人的笑容背后正暗藏着森然的杀机,还在为自己刚才骗财骗色的计谋而兀自得意,浑然不知此时此刻叶清舞恨不得立即将他剁碎了喂狗。

  很快,叶清舞为蛮武一级战场而准备的特训如火如荼的开始了,十八般兵器在叶清舞的手中轮流更换,一切和往日一样,稍有不同的是,今天其他的陪练全都安然无恙,唯有楚云凡特别特别的凄惨。

  因为叶清舞把所有的武器都往楚云凡一人身上招呼,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势越来越猛,甚至到了最后动作都显得杂乱无章,完全不像是一个武者,而像是一只疯狂发泄情绪的母老虎。

  至于楚云凡的下场,那自然是特别的凄惨,不但被打得头破血流遍体鳞伤,甚至连肋骨都被打断了好几根,最后被叶清舞一脚踹出演武场,像条死狗一样的趴在地上惨不忍睹。

  在场的陪练全都被吓得直咽口水,连拥有那么变态的抗打能力的楚云凡都被打成这死狗模样,要是换做他们,估计早就被叶清舞打死在演武场上了。

  “三百两!”楚云凡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口齿不清的说道。

  听到楚云凡又跟她谈钱,叶清舞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已经打得浑身没有力气了,她一定再把他往死里打。

  眸光瞬间阴沉下来的叶清舞冷哼道:“先欠着,等月末在结算!”

  “不行!”楚云凡斩钉截铁的一口回绝掉,被她打得半死不活却连一毛钱都拿不到,楚云凡自然不干。

  “不行也得行,除楚云凡外,其他人去库房领一两银子!”叶清舞的语气比楚云凡更强硬。

  不用挨打也能领到一两银子,其他陪练自然乐得心中开花,哪有人会站出来替楚云凡打抱不平啊,不过楚云凡也不是那种忍气吞声的角,该得的他一定要拿到。

  只见楚云凡紧咬着牙根,摇摇晃晃的向叶清舞走去,一副拿不到银子就誓不罢休的模样。

  不过才刚走出几步,楚云凡就停了下来,因为这时候突然有两个人高马大的高阶战场武者从叶清舞的背后走出来,那凶神恶煞的模样显然是在警告楚云凡‘在靠近,就打得你爬不起来!’

  楚云凡是执着,但并不蠢,像这种拿鸡蛋碰石头的蠢事他自然不会去做,所以只能恨恨的瞪了叶清舞一眼,转身离开演武场。

  以前叶清舞给钱都是非常爽快的,从来不会拖欠他们的血汗钱,今天如此反常,一度让楚云凡以为是自己的计谋被叶清舞识破了。

  但令楚云凡不解的是,如果叶清舞真发现自己被他骗财骗色,那以叶清舞的性格,非将他抽筋拔骨不可,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放过他。

  看着楚云凡摇摇晃晃的走出演武场,小翠震惊而不解的问道:“小姐,你不是说要把他剁碎了喂狗吗,怎么就这样把他给放了!”

  “哼~那样太便宜他了,我要每天把他打得半死不活,又不给他钱,我要活活的气死他,气死他!”叶清舞咬牙切齿的骂道。

  为了防止楚云凡畏罪潜逃,叶清舞还派小翠去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可是很快就被楚云凡发现了。

  对于小翠的监视,楚云凡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要带着老爹从小翠的眼皮底下溜走,那对楚云凡来说根本就不是难事,所以也懒得打草惊蛇。

  而且三天之后将要开启的蛮武一级战场,对他而言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能拿到进入战场的名额,那他有绝对的信心通过战场的考验,成为一名战场武士。

  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场武士,对于楚云凡来说并不仅仅只是荣耀和身份的象征,因为只有成为战场武士,他才能凭借这个身份找到一份收入不菲的稳定工作帮老爹治病;因为成为战场武士是进入蛮武二级战场的先决条件,而他的梦想是通过七级蛮武战场的全部考验,晋级玄通战场!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就能成为一名玄士,得到大周帝国的奖赏,一颗延年益寿的通玄丹。

  只要拿到通玄丹,老爹就不用再忍受钻心刺骨的剧痛以断肠续命膏续命。

  翌日,楚云凡依旧到城主府去报到,他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让叶清舞把昨天那三百两结算清楚,否则绝不给她当沙包。

  可是才刚走到城主府的大门前,楚云凡便急冲冲的往回赶,脸上尽是难以抑制的激动之色,让楚云凡如此激动的是城主府门前的那张告示。

  告示上说,这次蛮武一级战场开启,武陵城有十个进入战场的名额,城主府内订了七个,剩下的三个,所有平民武者、士卒皆可公平争夺。

  这个消息对于迫切希望成为战场武士的楚云凡而言,无疑是惊天好消息,所以哪还顾得上去报道啊!

  回到家后,急不可耐的楚云凡直闯老爹的卧室,“老爹,这次城主府放出三个进入战场的名额,我不想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我想要进入蛮武一级战场!”

  不苟言笑的老爹静静的看着楚云凡,待他说完之后,才不急不慢的拿出一块五彩斑斓的石头,语气冷酷的说道:“老规矩,把它捏碎,我就同意你上战场!”

  老爹一拿出那块五彩斑斓的石头,楚云凡的表情瞬间变得凝重起来,半年前老爹也是同样的说辞,那次楚云凡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能撼动这块石头分毫。

  这次虽然时隔半年之久,但是楚云凡依旧没有任何信心。

  接过石头之后,楚云凡先气沉丹田,而后骤然法力,双臂青筋暴起,牙齿因为过度发力而咯咯作响,可是任凭他使劲全身所有的力道,那石头也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如果你连这块石头也无法捏碎的话,那你就永远都别想上战场!”老爹冷冷的说道,语气十分坚决。

  ‘是的,如果我连这块石头也没有办法捏碎的话,那还妄想什么通过蛮武战场的七级考验,还妄想什么成为玄士帮老爹续命,更别提什么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了!’

  老爹的话显然刺痛了楚云凡,让他想起这十几年来东奔西逃的流亡生涯,想起他所背负的那血海深仇。

  “不~!我一定要上战场!我一定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楚云凡猛然睁开双眼,沉声吼道。

  咔嚓的一声脆响,楚云凡手中的石头应声而碎。这一刻,老爹的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精芒,因为他发现在楚云凡捏碎石头的那一瞬间,楚云凡胸口上的那道神秘符文发出蓝色的精芒。

  老爹是答应让楚云凡上战场了,但摆在楚云凡面前的困难远远不止这个,武陵城中近万名平明武者全都来争夺这三个名额,除此之外还有卫城军的三千名士卒。

  平民武者的数量虽然有近万名之巨,但对楚云凡的威胁并不是太大,真正威胁到楚云凡的是那三千名卫城军的士卒,这些士卒也是平民武者出身,也未曾上过蛮武战场,但是却经历了无数场城战,有丰富的战场经验。

  当天下午,一万多名平民武者和士卒在武陵城外的校场上展开激烈的争夺,为了那三个上战场的名额,每个人都全力以赴。

  校场上所有参赛者都缪足了劲,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而这一心态却让两位维护秩序的高阶战场武士嗤之以鼻。

  “哼~一帮愚昧无知的蠢蛋,还真以为上了战场就能成为战场武士!”

  “上蛮武战场,是修行的捷径也是唯一的路径,他们当然会争个你死我活!”

  “上战场确实是修行的捷径,可也是死亡的捷径!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上战场注定只有当炮灰的份,不知道这些人还会不会那么拼命的去争夺那三个名额!”

  “小声点,小心祸从口出,有些事我们心知肚明就好,千万不能说出来,否则城主府怪罪下来,我们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名额争夺赛上,楚云凡的表现并不惊艳,一路稳扎稳打显得十分平庸。所以虽然有惊无险的夺得第三个名额,成为唯一一个能上战场的平民武者,但是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过多关注,直到小翠颐指气使的把他叫走,才让人觉得这家伙似乎有些与众不同。

  “楚云凡,我家小姐命令你不得参战,如果你执意要上战场的话,那就等下次!这次绝对不行!”小翠盛气凌人的命令道,无论语气还是姿态都让楚云凡很不爽。

  看正版Q章$2节上M酷匠2网/

  “回去告诉你们家大小姐,我虽然是武陵城的城民,但并不是你们城主府的奴仆,她无权命令我,告辞!”楚云凡一脸冷酷的轻哼道,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你!你这个不识好歹的狼心狗肺的混蛋,我家小姐可是为你好,才不让你上战场的,哼,你一定会后悔的!”小翠指着楚云凡远去的背影,气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后悔!哼!我若听她的那才真的会后悔,只要上了战场,我就一定能通过考验成为初阶战场武士,到那时我就不用再去当陪练,每天压抑着心情被她遍体鳞伤!’楚云凡嘴角轻扬,对小翠的斥责嗤之以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