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凡本以为,以叶清舞的高傲,被他气走之后肯定不会再回来,所以依照老爹的要求修炼完一个时辰之后,他便去冲澡,为治愈这一身的重伤做准备。

  可是没想到叶清舞竟然会放下高傲的大小姐姿态,带着小翠偷偷折回,因为快回到城主府的时候,叶清舞才猛然想起此行的真正目的,现在两人正躲在房外偷听。

  当刺骨的冷水触及触目惊心的伤口时,那钻心刺骨的疼痛疼得楚云凡直咧咧,让躲在墙外的小翠很解恨的骂道:“哼,疼死你活该!”

  盯着浴室窗口的叶清舞,轻轻的拉了一下小翠的衣襟,脸色微红的说道:“小翠,趁那家伙在洗澡,你快去看看他跟别人有什么不同,说不定秘密就藏在他身上!”

  小翠神色一变,一脸错愕的惊呼道:“小姐,你不会是让我去偷看楚云凡洗澡吧!”

  “不,我不去!”

  “你不去,难道让本小姐去啊!”

  “小姐,你说我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去偷看男人洗澡呢,这要是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活啊!”

  “是啊,堂堂城主府的叶大小姐,竟然带着自己的丫鬟躲在墙外偷窥男人洗澡,这要是传出去,肯定满城轰动!真不知道那时候叶城主的脸面该往哪搁!”

  就在叶清舞极力怂恿小翠去偷窥楚云凡洗澡的时候,楚云凡却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把做贼心虚的叶清舞吓了一大跳。

  心中既尴尬又羞愧的叶清舞连杀人灭口的心都有了,扭扭捏捏的转过身去,可映入眼帘的却是楚云凡光溜溜的身子,顿时大声的尖叫道:“啊~流氓啊~!”

  “叶大小姐,貌似你才是真流氓吧,你不是想看我的身体有什么与众不同吗,要不进屋我让你研究研究!”楚云凡嘴角轻扬满是戏谑的嘲讽道。

  面红面绿的叶清舞捂着脸,羞得想找条地缝钻进去,最后恼羞成怒的跺了一下脚骂道:“楚云凡你敢跟我耍流氓,你给我记着,本大小姐跟你没完!”

  叶清舞恨恨的撂下话后,便赶紧拉着小翠落荒而逃。

  对于叶清舞这位城主府的大小姐,楚云凡并没有一丝的好感,虽然两人是主顾关系,而且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是每天都被她打得遍体鳞伤,楚云凡怎么可能对她有好感,再加上叶清舞想要窥探楚云凡的秘密,所以楚云凡已经对她产生了一丝厌恶。

  直到叶清舞的背影消失在小巷的尽头,楚云凡才转身回屋,为了确保自己的秘密不被叶清舞窥探,楚云凡将所有的门窗都关好,然后才躺上那张老爹专门为他打造的冰火石床。

  冰火石床蕴含冰和火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躺在上面时而冰寒彻骨,时而热如熔炉,犹如身处冰火两重天,实在是让人生不如死,但是楚云凡已经习惯了,再加上劳累了一整天,所以很快便沉沉的睡去。

  大约三刻钟之后,楚云凡胸口上那个神秘的古老符文突然发出淡淡的蓝光。随着时间的流逝,蓝光越来越盛,进而慢慢的化作液态蓝光,在他身上流淌。

  但凡蓝光淌过之处,楚云凡身上所有的内伤外伤皆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痊愈,身下的冰火石床,也在这时候交替闪烁寒冷的白光和火热的红光,冰火之力缓慢的融入楚云凡的筋骨之中。

  熟睡中的楚云凡并不知道,他最大的秘密已然在今天晚上被窗外一双雪亮的眼睛全部窥得。

  “哼~臭流氓,原来这就是你的秘密!”

  翌日,楚云凡刚到城主府报道,就被小翠神秘兮兮的请去叶清舞的闺房。

  楚云凡本以为叶清舞是要报复他,所以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是进入叶清舞的闺房之后,他才发现自己预测错了,而且错的非常离谱。

  叶清舞非但没有半点报复他的意思,而且还一口一个‘楚公子’叫的热乎,更让楚云凡受宠若惊的是,身为叶家大小姐的叶清舞还亲自给他端茶送水,将他奉若上宾。

  不过叶清舞脸上那灿烂迷人的笑容,却让楚云凡觉得越来越邪乎,心中开始惴惴不安。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叶清舞究竟在玩什么把戏!”楚云凡神色凝重的暗道。

  “楚公子,昨天晚上花好月圆,我外出赏月的时候恰好经过你家,又恰好发现了你的一点小秘密!”叶清舞开门见山,脸上灿烂迷人的微笑看似人畜无害,却让楚云凡脸色大变,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叶清舞被楚云凡的反应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便镇定下来,一脸狡黠的笑道:“楚公子,你别激动嘛,只要你把你的小秘密跟我分享一下,我保证它永远都是个秘密!”

  “如果我不跟你分享呢!”楚云凡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因为他的秘密是绝不可能跟叶清舞一起分享的,而叶清舞要是把他的秘密宣扬出去,那可就不止是他宁静的生活被打破那么简单了。

  与其让叶清舞把自己的秘密说出去,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追杀,还不如就此杀了叶清舞,然后带着老爹逃到别的城池去。

  杀机越来越重的楚云凡,已经开始在暗中蓄力,而叶清舞却丝毫没有察觉,依旧像一只天真浪漫的小狐狸,贼兮兮的笑道:“楚云凡只要你把你的秘密跟我分享,让我顺利的通过三天后蛮武一级战场的考验,那我就给你一万两银子,怎么样!”

  ‘通过蛮武一级战场成为初阶战场武士!’楚云凡的脸上闪过一抹凝重之色,心中的杀机骤然隐退,让叶清舞误以为是那一万两银子起了作用。

  “好,我答应你,不过那一万两你必须先给我,还有符文的效果不会立即显现,要等到三天后才会初显成效,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方能彻底见效!”

  楚云凡的回答让叶清舞乐开了花,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想都不想便高兴的应道:“好,成交!”

  “拿无艮水和狼毫笔来,无艮水必须是今天早上的,而且只能用玉碗盛放,狼毫笔必须是用败血魔狼的狼毛做的!”

  楚云凡要的东西,叶清舞很快便让小翠准备齐全包括那一万两银票。

  收起银票,楚云凡面无表情的命令道:“把衣服脱了,躺床上去!”

  此话一出,可把叶清舞吓了一跳,一脸警惕的问道:“你想干嘛!”

  “你不把衣服脱了,我怎么帮你写符文!”楚云凡冷冷的应道。

  楚云凡的话很在理,可是要叶清舞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家闺秀在楚云凡的面前脱衣服,还得躺到床上去,这实在是太为难她了。

  因为害羞而犹豫不决的叶清舞最终做出了一个连楚云凡都颇感诧异的决定,不过虽在意料之外但却也在情理之中,狼烟大陆人人好武,无论男女、无论贫富贵贱都想通过一场场战场的考验,成为万众瞩目的强者。

  一旦决定便干脆利落的叶清舞,现在身上只有一件裹胸和一件亵裤,那无暇的肌肤、那曼妙的腰肢、那修长的双腿实在是炫目得让楚云凡有点头晕。

  闭着眼睛玉颊绯红的叶清舞,将头撇到一边羞答答的问道:“这样可以了吗!”

  “可以了!”强压着体内翻涌的气血,楚云凡故作镇定的应道。

  ‘楚云凡要是符文无效的话,本小姐一定将你剁成肉酱拿去喂狗!’叶清舞脸色酡红的躺在床上,心中暗暗发誓。

  面对一个倾城倾国倾天下的绝美少女,且浑身上下只有片缕遮住那无限春光,血气方刚的楚云凡实在是把持的很艰难。

  虽然那火辣辣的目光始终在叶清舞的娇躯上流连忘返,且鼻息显得混乱而沉重,但从始至终楚云凡都算是规规矩矩的,并没有任何登徒浪子的举动。

  楚云凡笔走龙蛇的在叶清舞的胸口上写下一道符文,然后收起狼毫笔道:“好了!”

  “这么快就好了!”叶清舞满腹狐疑的问道。

  #*酷n匠◎网*g永g:久J免!费.看f小说$

  “如果大小姐想让我多包揽包揽这曼妙风光的话,我不会介意的!”楚云凡冷酷而玩味的应道。

  “你想的美,臭流氓!”叶清舞慌忙躲进被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哼~!”楚云凡轻哼一声,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叶清舞的闺房,那高傲冷酷的姿态把叶清舞气得恨不得立即,用藏在被子里的匕首在他的身上扎几个血窟窿。

  待楚云凡离开之后,静候在门外的小翠立即闪进叶清舞的闺房,神色凝重的说道:“小姐,我总觉得这件事特别的不靠谱,刚才楚云凡离开的时候,我发现他好像在窃笑,你说我们会不会被他给耍了啊!”

  “什么!耍我,他敢!”叶清舞惊得从床上蹦了起来,发现自己衣不蔽体后又慌忙躲进被子里。

  小翠的担心让叶清舞越来越觉得不安,赶紧将胸口上那道符文写到纸上,让小翠去问博学多才的柳夫子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小翠便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了,“小姐,不好了,你被楚云凡那混蛋骗财骗色了,柳夫子说,那个古怪的文字他虽然看不懂,但从字形上看,应该是以小篆‘猪’字演变而来的!”

  “什么?猪!”叶清舞震惊得好像吃下了一堆苍蝇,随即又羞愤得全身发抖,怒不可遏的吼道:“楚云凡,本小姐一定要将你剁碎了喂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