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额父在行进的过程中,遭遇了一场百年难遇的大沙暴,危急时刻,老额父救下了我,而舍弃了自己的生命,我知道自己的这条命已经不单单属于自己了,他是我和老额父的延续,所以我决定一定要从这片“死亡之地”走出去,继续“老额父”和我的行者之路,但在返程的过程中我却发现了一座埋藏在沙漠深处的黄金城,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千百年来,有这么多人就算赔上自己的性命也要找到这里。

  黄金城里面堆满了奇珍异宝,毕竟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宝物,要说不动心,也是不可能,我就想走上前去,亲手抚摸一下这些珠宝。

  在行进的过程中,我却在室内一侧的角落里面发现了一具白骨,这具白骨保存的还算完整,我起初还以为是古人的,但我在白骨的边上发现了一个简易的背包,这个背包是现代的产物,也就是说这具白骨应该是一个现代人。

  但这里怎么会出现一个现代人?难道是有人提前一步已经到达了这里,可是他为什么又会死在这里,难道是这座黄金城内存在什么危险?

  出于这种考虑,我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四周,触眼可及的地方,都堆满了珠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摇了摇头,重新把目光聚集在了眼前的这个背包上,因为这里面很有可能装有能证明这具白骨身份的东西。

  我把背包拿在手中,里面沉甸甸的,打开以后发现里面装满了金条,把这些金条倒在地面上时,从背包的底部落下来一个用羊皮制成的布袋,布袋里面有一沓发黄的羊皮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新疆文,还有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红本,这个小红本我认识,是国家发给牧民的牧民证。

  难道这个人也是一个牧民,但他会是谁呢?我怀着这个疑虑打开了那个小红本,小红本上登记的姓名是颂赞·安吉,看着这个名字我的脑海里面闪现出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他……到底是……

  突然间我就想了起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已经死了的老额父!!

  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地上的这具骨是老额父,那么之前我遇到的那个人是谁?

  所以,我猜测这个人并不是老额父,至于这个背包应该是老额父的,但它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是可以证明的,那就是老额父一定与地上的这具白骨之间存在某种微妙的关系。

  这种关系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我把目光聚集到了那些写满字迹的羊皮纸上,上面的字迹因为时间过长的缘故,有的已经看不清了,但总的来说,我还是看出了一个大概,但就是这样,我才怀疑自己刚刚的猜测究竟是不是准确的。

  羊皮纸上记录的东西,一开始,描绘的是一个向导带领着着一伙伙人进入沙漠中寻找一个代号被称为“005”的秘密地方,但在他们即将到达这里的时候,突然沙漠里面刮起了巨大的沙暴,除了那个向导以外,都有人都被沙暴吞噬了。

  向导也被大沙暴击的晕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黄金城里面了,他看着遍地的黄金,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他努力的平静了一下心态,又仔细摸了摸眼前的这些黄金,触手感十分真实,他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努力的回忆了一下之前的场景,他只记得自己被大沙暴打晕了了,至于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他并不清楚。

  但他看着眼前的这些黄金,觉得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来到了自己这次大漠之行想要来的地方,找到了那个千百年来所有一直想寻找却没有找到的地方。

  他在脑海里面幻想着自己拥有了这么多的黄金,可以修建一栋很大的房子,买一大群骆驼,自己再也不用这么辛苦的在大漠中苦苦的奋斗挣扎了,可以让家人过上很好的生活。写到这里他说“我当时已经被金钱冲昏了头脑”。

  在这里他还写了一小段注释,也像是自省:一个人处在温柔香里面的时候,永远意识不到危险正在逐步接近,等到某一天,你醒悟过来的时候,但那时早已经来不及了,等待着你的只会是无尽的后悔,甚至是死亡。

  自省下面继续写到:有了对幸福生活的向往,于是,我就盘算着该如何把这些黄金带出去,我把身上所有可以装黄金的地方都填满了,但这些对于剩下的那些黄金来说简直是微不足道。

  对于已经被金钱和贪欲控制了的我来说,这点黄金显然是不能满足我的胃口的,我甚至想回去带一队骆驼来,把这里的黄金全部搬运回去。

  但我明白,大沙漠里面情况变化无常,也许用不了多长时间,这里就会被重新掩埋起来,就算以最快的速度行进,我跑一个来回最快也需要十几天,十几天后早就已经来不及了。

  到底该怎么办,才能在这座黄金城没有消失之前,把里面的财宝带出去,这是我目前最关心的问题,我在脑子里面迅速思考着解决办法。

  但就在这个时候,黄金城外面的天空一下子就变得黑了起来,并伴随着隆隆的雷声和凌厉的闪电,我见状大叫不好,看来之前的那股大风暴已经转头袭了回来。

  我很想离开这里,但又舍不得眼前的这些黄金,就在我犹豫不觉的这段时间里,大沙暴已然来到了黄金城,我的眼前瞬间产生了一股如惊涛骇浪般的沙海,大量的沙子从黄金城顶部倾泻下来,它们就犹如一条条黑色的长龙,眨眼之间就将这里吞没了。

  我的眼前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我的心一下子就慌了,我知道被埋在这里意味着什么,但我不想死,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如果就这样死了,我一定不会安心。

  于是,我拼命的用手挖眼前的沙子。

  一天……

  两天……

  ……

  一连过去了很多天,我也记不清楚具体日子了,我的食物和水都消耗光了,本身也没有了力气,而眼前的沙子还是无穷无尽。

  我瘫坐在了地上,心里想如果现在能够有一壶水的话,我就可以继续挖了,也许你不会相信,在我这样想后不久,我的眼前就真的出现了一壶水。

  我虽然感到很奇怪,但眼下也顾不得许多了,我补充了水分以后,身体就又有了一些力气,我就又扑向了眼前的沙子……

  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每当我感到自己即将死亡的时候,面前就会出现水和食物,但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无法从这里出去。

  我开始冷静下来思考这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它的本身到底存在何种魔力,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诡异而又奇怪的事情,能够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但我想破了脑皮,也没有找到解开这种魔力的答案。

  事情进行到了这个地步,我似乎根本没有从这里出去的可能了,但我还是心有不甘,更多的还是无尽的悔意,如果当初不是自己贪图眼前的这些黄金,也就不会落得现在这个地步。

  如果老天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做回以前的自己,不在被这些“诱惑”所吸引,成为“欲”的奴隶,跌向欲望所构成的死亡深渊。

  想到这里,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的脑海里面一闪而过。我联想到既然我可以凭借自己的想象制造出食物,那么为什么不可以在这座黄金城的外面制造出一个“全新的自己呢”。

  在这种想法的驱使下,我开了这个冒险的尝试,但我发现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遭遇到了很多次的失败,我就想是不是自己的方法不对,还是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我的心里还是愿意相信前者,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因素被自己忽略掉了,但它到底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我想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发现了其中的奥秘,在这里,如果你特别渴望去实现一件事情,那么它一定不会实现,如果你把这件事情看成一件特别普通的事情,不要把它想得过于功利化,只要注意力集中,它就一定可以实现。

  酷0匠l网N正A*版u#首发K}

  发现了问题所在,最后我终于成功的制造出了一个自己,他和我长得一摸一样,但与我不同的是,他没有任何的贪欲,因为我在制造他的时候,已经把这种东西从他的脑子里彻底根除了,我怕他会犯和我一样的错误,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制造出他也就失去了意义。

  制造出他以后,我最后的一个愿望也就实现了,在这个世界上,我也就没有任何的留恋了,换句话说,我也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了,而且我发现,我能够制造东西的魔力也消失了,但我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惊慌,而是十分平静的接受了这件事情。

  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这些东西写了下来,就是希望如果日后有人到达这里的时候,不要向我一样,成为金钱的奴隶。

  切记!过度的贪婪,会让一个人走向死亡的深渊。

  看到这里,我已经能够确认这个人就是老额父了,但就是这样,事情才陷入了深深的诡异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