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黄金城中无意间发现了一具尸体,正是之前为救我而牺牲自己的老额父,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根据地上白骨留下的那些发黄的羊皮纸上记载,他才是真正的老额度,而我之前见到的那个老额父,是他制造出来的。

  如果说这是真的,那么眼前的这座黄金城里面到底存在一种什么样的魔力,实在让人不敢想象。

  这件事情孰真孰假,随着老额父的死,已然不好分辨,我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做过多的纠葛,因为老额父的的确确已经死了,他是为救我而死,不管他是被制造出来的也好,是真正的老额父也罢,我在心里都会永远的记住他,尊重他。

  不过,羊皮纸上记录的东西有一点我还是无比确信的,那就是过度的贪婪会让一个人跌向死亡的深渊。

  眼前的这些黄金确实很诱人,但它并不属于我,它是属于大漠,属于真神的,任何一个企图将其据为己有的人,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作为一个在大沙漠中求生存的人,我更加信奉这一点。

  也许有人会说我傻,那么多的黄金你随便拿几块,也不会有什么关系,我相信大多数人都存在这样的想法,我也曾有过,但此刻我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对金钱完全没有了欲望,我也不知道自己突然间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或许是老额父的在天之灵在保佑我吧,他不愿意见我因为贪婪,而死亡。

  我把那具白骨整理好带在了身上,因为不管怎么说,他留下的东西还是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就算他不是老额父,我想这么多年来,他的灵魂都被禁锢在这座封闭幽暗的黄金城里面,一定很难受,即使他不是老额父的话,出于对一个死者的尊重,我也不应该把它留在这里。如果他是老额父的话,老额父生于大漠,是真神的子民,理所应当葬在大漠中,而不是落骨这里。

  但就在我准备离开这座黄金城的时候,突然我的脑海里面响起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听起来很熟悉:你就这么离开了吗?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并没有任何人影,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出现的幻听,但我刚要向前迈步的时候,那个声音又传了过来。

  我才意识到事情不对,我问他说:你是谁?为什么要装神弄鬼?

  那个人哈哈大笑了几句:我是谁?这个问题你应该问问你自己吧。

  “问问我自己?我怎么会知道你是谁?”

  “你好好听听我的声音。”

  你的声音……突然间我就叫了出来,我说为什么他一开口我就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原来就是我自己的声音。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了一个与我声音一摸一样的人,难道他是在刻意的模仿我吗?

  我对他大喊:你到底是谁?

  那个声音说:我就是你啊!

  你就是我?我干笑了几声: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你怎么能不相信呢?我们两个是一体的,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住在你的心里。

  你住在我的心里?我摸了摸自己的心脏“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存在!”

  现在的你是感觉不到我的存在的?

  “噢?”那什么的时候的我才能感受到你的存在。

  那个声音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话,而是问我:你想不想见到我?

  我对他说:想怎么说?不想又怎么说?

  那个声音说:如果你不想的话,这将会是你这辈子所犯下的最大错误,如果你想的话,那么我就可以帮助你弥补这个错误。

  我对他说: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会犯一个什么样的错误,为什么需要你的帮助。

  他恶狠狠对我说:平常的你就是一个很啰嗦的人,我在你的心里住了这么多年,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这一点。

  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闪过一丝丝的痛处,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这种痛会让我情不自禁的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这些事情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好像已经在我的内心深处埋藏了多年,此刻正在被什么东西牵引着,正在慢慢的爆炸开来。

  这个时候那个声音显得很兴奋:你觉得这些人你过得幸福吗?快乐吗?那些事情都不是你的错对不对,你为什么要独自承受它?

  确实,如这个声音所说得那样,我回想起了以前发生过的许多事情,我深深的感觉到命运很不公平,这种感觉真的很糟糕,我此刻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而那个声音就是我倾诉的对象,我把我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和心酸,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尽情的对着它宣泄。

  而他没有一丝抱怨的听着我的讲述。

  慢慢的我感觉自己的心口处很痛,身体涨的难受,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我的身体里面跑出来一样。

  而这个时候,那个声音也变得清晰了许多,他对我说:你觉得你就这样离开这里值得吗,这里这么多的黄金,你随随便便的拿一些出去,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你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在沙漠中替人带路,一年到头,罪没少遭、汗不少流,得到的回报还不如这里的一粒金沙。

  我保持最后一丝理智:不!这些金子是属于真神!我不能拿,拿了是要受到惩罚的!

  “真神?”这两个字听起来是多么的可笑,你觉得它还在保佑着你吗,不!他早已经将你放弃了,这是哪里?我想你比我清楚,这是“死亡之地”是一个被真神遗弃的地方,凡是进入到这里的人,就已经被真神遗弃了,而你就是这样的人,也就是说,现在你所信奉的真神,不会再保佑你了,唯一还在乎你的,就是我!

  听了他的话,我沉默了,我在心里问自己:难道真神真的已经将我放弃了吗?虽然我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但它确实就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我的心情在这一刻变得很复杂,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问那个声音说:我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那个声音说:你相信命运吗?

  我说:这和我要做得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而且有很大的关系!”

  我说:对于“命运”这个词我不好定义,以前的时候,我相信人的命天注定,这辈子都不会在变化了,而此刻……

  你不在相信它了对吗?

  我没摇头也没点头。

  那个声音继续说:你现在应该学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和命运对抗!”

  “和命运对抗!我听了他的话苦笑着说”对于未来会发生什么我都不清楚,我该拿什么与这该死的命运对抗。”

  “不用等到以后,现在你就可以与他对抗!”

  我并不能理解他的话,就没有打断他。

  “你作为沙漠里面的行者,在你的内心里里你的命运是由真神掌握的,也就是说你对抗真神就是在对抗命运,眼下你不是认为这些黄金是属于真神的吗,这就是你与他对抗的第一步。”

  “你的意思是说,我把这些黄金据为己有,就是在和真神对抗,和命运对抗了吗?”

  “难道不是这样吗?”

  我思考着他的话,觉得很有道理,我那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好像被鬼迷心窍,我一步一步走向了黄金城里面的那些黄金,想着自己这些年的遭遇,我决定一定要与命运抗争一回。

  但就在我的手即将触碰到黄金的时候,又一个与之前那个声音不同的声音响了起来:别动!

  他的声音中带有一丝不可抗拒的魔力,我伸出去的手瞬间缩了回来,问他说:你又是谁?

  “一个救你的人!”

  “救我的人,我怎么了,你为什么要救我?”

  你已经被心魔迷失了心智,就差一步就会跌向死亡的深渊!

  w最g新s章^?节#上¤酷匠“网R1

  “心魔?”难道是刚刚的那个声音?

  “你怎么了,你不是要与命运抗争吗,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动手,难道你后悔了吗,你这个懦夫!”

  我不是懦夫,在他的话刺激下,我再次把手伸向了眼前的黄金。

  那个充满魔力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可要想好了,一但你的手触碰到这些黄金,你身体里面的心魔可就铸成了,他会从你的身体里面跑出来,危害你身边所有的人,甚至是更多的人。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认为他就是心魔。

  “你不觉得事情很蹊跷吗?你心里的那个声音对你说的话,都是一些你以往的痛苦经历,他那是在诱导你,把你带向无尽的深渊。”

  思考着他的话,我突然觉得心口处传来一阵剧痛,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你在和谁说话?

  我反问那个声音:你到底是谁?是不是住在我心里的那个“心魔”。

  那个声音笑了笑:我之前说过,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只不过我是被你制造出来的,但我们还是一体的。

  “这么说,你承认自己是心魔了吗?”

  他突然变得很痛苦“我是心魔,难道我这个心魔不是你制造出来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