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说,康文与叶翰林是亲属关系。

  我点了点头,而且是那种很近的亲属,比如说是亲兄弟。

  李队说,从他们的年龄上看的确有这个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考古队中没有康文的档案了。但是你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没有,从进来发生的种种事情上看,康文进入考古队的目的绝不像是你讲的那样,是为了家人的生计考虑,你说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说,关于这一点,我也仅仅只是知道一部分,并且这些东西你也应该知道。

  “是什么?”

  我们在古墓中发现的那个秘密。

  你是说那张羊皮锦卷上面记录的东西。

  我点了点头,但从老康的行为上看,他背后隐藏着的东西绝不是这么简单,因为他如果单单是为了这个秘密的话,他没必要杀害所有人,因为这个秘密的本身就是一个还不能确定的因素,从一定意义上讲,现在还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它就是真实存在的。

  李队叹了口气,说,这个康文真是复杂,看来我们之前搜寻控告曾公北的证据都要白费了,这件事还得从头做起。

  从头做起?我有些不理解李队的话。

  “调查康文,不,应该是说从叶翰林入手。李队摇了摇头,说,真是头疼啊!”

  他起身对我说,队里面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日后有关康文的问题,还是需要你的帮助。

  我说,这个没问题。

  李队走后,我的脑子里面一直在思考着老康刚刚在我耳边说得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说他真的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为什么这次要放过我,难道他真的是被我的话打动了,对我还留有一丝仁慈。而且我从老康的表情上看出一种很复杂的神色,这种神色我之前也曾提到过,他似乎内心不愿意这样做,但有什么东西迫使着他又必须这样做,这到底是什么?难道就是他背后秘密的另外一部分?

  我虽然是这样猜测,但它到底是什么,我并不清楚。

  目前从我本身的情况上讲,也只能把希望放在李队身上了,希望他可以从老康的身上查出点什么,早日解开这个谜团,说实话,我真的很头痛。

  剩下的日子就过得很平淡了,我每天做得事情就是养伤,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我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可以出院了,但就在这个时候,李队找到了我,并带来了一个令我十分震惊的消息。

  我清楚的记得李队走进病房的时候,脸色很阴沉,似乎是发生什么紧要的事情,需要我帮忙。

  我与他打了个招呼,问他,发生了什么?是不是要我帮忙?

  李队说,康文死了!

  什么!“我听了李队的话有些震惊”老康……他怎么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李队说,我们发现他尸体的时候,他已经死亡三天了,而且经过法医的鉴定,康文是自杀的。

  自杀!“我更震惊了。”

  对,自己用尖刀插进了心脏。

  “酷匠$^网唯一正)版,j¤其&他都“;是、$盗p版

  我平静了一下心态,说,您今天来,绝不会是为了给我带来老康的死讯这么简单吧。

  李队说,我来找你是为了让你帮我辨认一下康文的尸体,换句话说,他到底是不是康文。“李队的语调很奇怪,似乎他发现更加奇怪的事情。”

  我说,这个简单,但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还要我去辨认他的尸体,难道你们不能确定他的身份吗?

  李队说,这件事情很复杂,我一时半会也跟你说不明白,你还是先跟我到局里辨认一下他到底是不是康文?“李队的语气很急切,似乎是要立刻证明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此刻,我的心中虽然疑问颇多,但也不敢过于耽搁,因为我猜测李队要证明的事情,应该就是我疑问的所在,当下便跟他一起来到了警局的停尸房。

  停尸房的躺椅上平放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李队上前揭开白布,对我说,你过来看一下,到底是不是他。

  我走过去,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熟悉是因为此刻的老康,已经死了,不管他生前犯下了多大的罪过,他的死亡都已经赎罪了,他又回到了之前我所认识的那个善良淳朴的老康。陌生是因为,我实在不理解在这张熟悉的面孔下到底埋藏着怎样一个灵魂,会是那样的冷酷无情,所以我很矛盾。

  李队问我是不是他究竟是不是康文!

  我点了点头,确实是他!

  你凭什么就那么肯定?

  我说,我与他一起共事有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是形影不离,这张脸我太熟悉了。

  李队听了我的话,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事情就说得清楚了,看来是我多心了。

  我对李队说,你多次提起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老康,到底它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要急于证明它的身份。

  李队说,我之前在调查叶翰林的时候,发现他似乎并没有死,因为经过当年的几个当事人说,叶翰林是在一次考古活动的时候出得事情,那次他们在一座西周的古墓里面考古,但由于年代太过久远,古墓发生了大规模的塌陷,叶翰林不幸被埋在了里面,日后相关部门组织救援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他的尸体,但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个人在没有任何空气支撑的条件下是不可能活下去的,虽然没有发现叶翰林的尸体,但那时候大家都认为他已经死了。

  而就在前几天的时候,我们发现在附近的居民区发现了一个人很像是康文,就组织人员去进行抓捕,但却被他逃脱了,具进行抓捕的同志讲那个人的长相与康文十分相像,但好像并不是一个人。

  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说?

  他说,他也说不清楚,就是感觉不是一个人。

  而我并没见过那个人,所以也不清楚他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但我还是想起,如果那个警员说的事情是真的的话,那么天底下与康文如此相像的人,也就只有叶翰林了。

  所以你在见到老康的尸体的时候,怀疑他并不是老康,而是叶翰林。

  李队点了点头,因为我跟他并不熟悉,所以不敢妄下结论,只好让你来进行辨认。现在好了,证明他是康文了,这个案子也终于可以了结了。“李队讲这几句话的时候故意提高的嗓门,好像是要说给谁听,这使我感到很奇怪’。”

  但我并没有开口问他,因为李队在不经意间对我使了个眼色,似乎告诉我让我现在什么都不要问,也不要说。

  如果我当时没有曲解李队的意思,那么我想他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是没有对我讲的,现在他似乎是不方便来讲这些东西。

  这时李队对身边的一个警员说,小吴,现在证明这个人就是康文了,你去写一份报告,报告给局长,我们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李队故作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那个小吴说,知道了,李队!说着转身出了停尸房。

  这个时候李队像做贼似的向门口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后,对我说,晚上的时候,你去三里桥的建国饭店等我,我有事情对你说。

  我刚要开口,李队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说,好,今天谢谢你了!你不是还有事情要忙吗,你先去忙你的,日后再有什么事情我在联系你。说着伸出手跟我握了握手。

  我麻木的跟他握住了手,这个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个五十左右岁的中年人。

  李队见了说,刘局,你来了!

  那个刘局点了点头,拿出一副官腔说:这个案子进展的怎么样了?

  李队说:现在证明这个人就是康文了,我们可以结案了。

  刘局点了点头,走到李队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他的声音很小,我并没有听见他讲得是什么,但李队听后却是脸色大变。

  刘局过来象征性的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李队小声骂道:这个老狐狸!然后对我说,你先走吧,记住我的话。

  我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警局,早早的就来到了李队说得地方,这间饭店的规模不是很大,而且没有什么人,看起来很清静,李队选这样一个掩人耳目的地方,到底要对我说些什么呢?我的心里很好奇。

  李队来得比我预想的要完上半个小时,而且他打扮的很隐秘,身穿一身黑色的长身便装,头上戴着一顶很大的帽子,帽檐压得很低,这身打扮似乎是被别人认出来。

  他走过对我说,你还挺准时的!

  我说,我知道你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不然也不会把我约到这里来。

  李队点了点头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说着带我走到了饭店二楼角落的雅间中,不知道是出于职业习惯,还是什么,李队从一进这个饭店开始就显得很小心,小心的让我产生了一种处在正在抓捕重要逃犯现场的错觉。

  知道进了雅间关上房门,李队才松了一口气,对我说:我是不是像一个贼。

  我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偷偷摸摸的?

  李队说,这也是没有办法!“唉,他叹了口气说,不说这个了,现在来说说我今天约你来的目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