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康跳下去以后,那个警察跑到了窗前,但窗外早已经空空如也,老康已不知所踪。

  那个警察骂了生娘,好像很生气。

  他走到我的身边,对我说:有没有事情?他的话语很硬,似乎对刚刚的事情还在耿耿于怀。

  我说,我没事?你看看她,我指了指地上的护士。

  这个时候,病房里面突然冲进来很多人,应该是警察,他们手里都拿着枪。

  这些人走到那个警察身边说,李队,刚刚的枪声是怎么回事?

  “枪是我开的。”

  发生什么事情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们立刻在附近搜索一个身高约1米75左右的年轻人,他穿着一身医生的制服,这个时间,应该跑不太远。

  是!那些警察点了点头,迅速的跑了出去。

  他们走后,那个李队对我说,那个人到底是谁?

  什么人?

  就是刚刚要杀你的那个人,我在门外听见你们之间的对话了。

  我说,你既然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我?

  那个警察说,那个人并不是康文,因为你们这次考古行动的人员名单中根本没有这个人,而且就连你们整个考古队的人员档案中都没有这个人。

  我说,怎么可能?他就是康文,怎么会没有这个人。“听了李队的话,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查,到底有没有这个人,他继续说,我了解到你们之前的关系很好,难道他没有告诉过他到底是谁?

  我说,他就告诉我们他叫康文,整个考古队中都这这么称呼他。

  那个警察说,不对,他没有说实话,他并不是康文,而是另外一个人,康文只是他的一个假名。

  我说,那他会是谁?

  “不知道!”我们正在查,希望你能够配合。

  我对李队说,你会相信我吗,一个你眼中的犯人。

  那个李队,顿挫了一下说,之前是我的态度不好,我向你道歉,我也是急于破这个案子,给那些死去队员一个交代,希望你能理解,我刚刚已经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了,这场谋杀与你确实没有关系。

  我说,你这么容易就相信我了,你就不怕是我和别人演的一出戏。

  李队说,不可能,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我会出现在这里,也不会知道我在偷听你们说话。

  我说,谢谢你的信任,希望你能帮我一件事情。

  曾公北的事情吗?

  我点了点头,希望可以帮他洗清冤屈。

  李队说,这个你放心,我会努力争取的,但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因为我心里虽然知道那个凶手不是他,但却没有任何的证据,所以说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说,这个我能理解,希望你可以尽快找到证据。

  李队点了点头,会的!不过,我现在需要你的配合,因为我发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我说,诡异的事情,是什么?我从李队的神色中看出了一丝不可思议,似乎他发现的这件事情很超出他的想象。

  李队说,我在查你们的档案时,虽然没有找到康文这个人,但却找到了一个与他很相像的人。

  是谁?

  这个人叫叶翰林。

  叶翰林,我摇了摇头。对李队说,我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李队说,叶翰林的档案显示他已经死了,而且他的死亡时间很巧合,就在那个康文进入考古队的同一年。

  7R最7?新章V^节uo上…酷…{匠/T网

  我说,你的意思是康文顶替了叶翰林。

  李队摇了摇头,如果是这样事情就简单了。

  我们查过,一般进入考古队,是要事先对你们的本身进行调查的,这个过程很严格,也很苛刻,不可能存在冒名顶替的情况,因为很容易被发现。

  我说,那是怎么回事,如果说老康没有档案他又是怎么进入的考古队。

  李队说,这也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

  我说,会不会是老康将自己的档案偷出来了,所以你们找不到。

  李队说,这点我也想过绝不可能,因为你们的档案属于机密文件,一直被放在国家的档案室里,一般人是没有权利轻易查看的,更别说带走了。

  确实李队的话很有道理,一般人是不可能看到这些东西的。

  一时间我也弄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就对李队说,你刚刚说老康很像那个叶翰林,你能不能把叶翰林的档案给我看看。

  李队说,这也正是我要找你帮忙的原因。“不过……”李队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过……什么?我问他说。

  实话和你说了吧,这样做是违反政策的,你是无权查看他的档案的,这件事情要是被人知道了,你我可就遭殃了。

  他顿了口气说,其实我在下这个决心之前是很在乎自己的这顶乌纱帽的,不过现在我想明白了,这些东西和那些死去的人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如果能尽早破了这个案子我即使丢了乌纱帽也在所不惜。“李队的表情很坚毅,也很认真。”

  这也使我对他的态度有了极大的改变。

  我说,你放心,我会保守这个秘密的,我看档案这件事情不会对其他人说得。

  李队示意我这些都不重要了。说着他从自己的公文包里取出了一个密封袋,上面写着档案两个大字。

  我从李队手中接过档案,所属人姓名是叶翰林。

  刚一打开档案袋,一张模糊的照片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这张照片与老康确实很是相像,难怪李队会误会,如果我是第一次见老康,也会认为他们是同一个人。

  不过我和老康长时间处在一起,对他在熟悉不过了,这个人虽然与老康很像么但绝不是同一个人。

  李队问我,为什么这么说,谈谈你的看法?

  我说,老康照相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毛病,这也是一种习惯,他十分害怕强光,因为小的时候,他亲眼见到日本人杀了他的父亲,日本人在杀害了他的父亲后,用相机拍下了照片,那种相机与现在的相机一样,照相时会发出很强烈的闪光,老康从那以后就留下了很强的光触反应,最不敢面对的就是这种突然闪动的光芒,所以他在以后照相的时候,从来都是闭着眼睛的,即使这样他的表情还是会很恐惧。

  我指着照片说,你看这个人不仅眼睛是睁开的,而且面部表情很自然,所以我断定他们不是一个人。

  李队说,你就不怕他是装出来的,因为从种种迹象上看,这个人的心机很深。

  我说,有些东西是无法掩饰的,尤其是这种无法忘却的痛苦记忆,他对一个人的刺激是很大的。

  李队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那么事情可就更加奇怪了,也更加凑巧了,这个康文与叶翰林之间一定存在某种关系。

  我说,我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

  我说,会不会是老康在没进考古队之前就与叶翰林相识,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但我想一定很复杂。

  继续,李队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会不会是叶翰林死后,老康顶替他的名字进入了考古队,因为他们长得很相像,所以并没有被人察觉出来。

  李队说,这绝不可能,因为档案显示叶翰林已经死了,他的所有信息都已经被销毁了,即使他说自己是叶翰林也不会有人相信。

  我说,他不用说自己是叶翰林,因为我们内部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什么规定?”李队迫不及待的问道。

  他只需要一份证明,证明他是叶翰林的直系亲属,而且家里很贫困,出于人道考虑,叶翰林死后,他是可以接叶翰林的班,继续在考古队工作。

  这种现象几乎所有的部门都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