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众人已经没有了退路,与其坐以待毙,到不如放手一搏,如果失败,那就是天意了。

  但就在曾公北决定转动右手边的轮盘时,黑暗中一个声音突然喊到:千万不能动!

  这个声音的发出者,正是进入这个墓室后,就一言未动的赵头喊出来的,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怪异,似乎知道这个轮盘转动后会发生什么。

  大家统一的把目光投向老赵头,心想难道这个其貌不扬的放羊老官,能看懂眼前的奇门遁甲,知道危险的所在。

  但曾公北还是觉得,这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于是他对老赵头说:老爷子,我看您适才好像是知道些什么?难道您也看得懂眼前的奇门遁甲?

  老赵头说:啥奇门遁甲,俺可不知道,俺刚才要说的是,在你们要转动那个轮盘的时候,头顶突然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俺就是担心你们一动轮盘这些东西就会掉下来,把俺们给砸死在这里,所以才提醒你们,是这个原因。

  大家闻言一惊,抬起头只见墓室顶部不知何时出现一排排铁状的尖锐物,密密麻麻的悬挂在整个墓室的顶部,范围可以覆盖整个墓室,如果这些尖锐物一起掉落下来,结果正如老赵头所说,众人都会在顷刻间失去性命。

  更新。最w)快》上*酷X匠0j网

  这些铁质的尖锐物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大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曾公北猜测一定是刚刚打开两个轮盘控制装置的时候,触动了其中的机关。

  面对这潜在的威胁,大家都很担心,因为众人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掉落下来?

  曾公北让大伙放心,这些东西是这道九宫八卦阵里面的一部分,在没有触动自杀装置之前,他们是不会落下来的。虽然曾公北做出了解释,但大家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看这些尖锐物,心里一阵抽动。

  在确定这是一场虚惊以后,大家按照曾公北之前的决定,继续转动右手边的轮盘。

  垚子手触动到轮盘的那一瞬间,心里别提多紧张了,他犹豫了很大一会,才慢慢的像一个方向转动轮盘,虽然历经千年,但这个轮盘保存的还是很完好,转动起来并不是很费力。

  转动了片刻之后,垚子觉得手中的轮盘似乎是到了头,就对众人喊到:行了。

  不过就在垚子话音刚落下的瞬间,就听见墓室中传来一连串机关转动的声音,大家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机关转动的声音持续了大概几十秒,随后四周便恢复了平静。

  就在大家感到诡异不解的时候,突然间整个墓室都震动了起来,好像整个墓室要翻动过来一样,墓顶的尖锐物在巨大的震动下,变得摇摇欲坠,似乎随时要砸落下来。

  当时大家的心里就一个念头,转动错了墓墻上转盘,触动了其中的机关。曾公北维持了一下身体的平衡,对大家说:不要慌,不可能是转动错了转盘,要是那样,墓室里面的机关应该已经被触发,我们头顶的尖刺早已落了下来,此刻应该是解开九宫八卦阵后出现的正常反应。

  曾公北的话不无道理,正如他所说,如果是触动了机关,墓顶的尖锐物此刻怕是已经落到了众人的身上。想到这里,大家紧紧揪着的心不由得一阵放松,可就在这个时候,众人明显的感觉到脚下的地面正在发生某种异常,似乎要整个翻动过来一样,众人的身体正在慢慢的被抬高。

  这时姚燕突然喊到:不好了,后面的地面已经完全翻动起来了,地下出现了一个……大洞。大家闻言一惊,不由得向后看了一眼,但还没等大家看清楚,所有人就觉得脚下一滑,便从翻起的地面上落到了下面的空洞之下。

  林淮海摆脱了死亡循环的束搏后,从诡异的山谷中挣脱出来,但此刻正是夜里十分,而手中的电筒因为电池的缘故,也已经不亮了,没有办法,林淮海只能先找一个地方休整,等天亮后在继续寻找众人。

  夜里的风还是很大的,这片表面看似平静的老林子,暗地里不知隐藏着多少的凶险,为了防止有意外发生,特别是野兽的袭击,林淮海爬到了一个高大的柏树上,用武装带将身体与树干固定在一起,防止自己睡着的时候从上面掉落下来,一切准备妥当以后,林淮海取出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些食物充饥,还好这些东西外部包装的防水性很好,食物本身并没有受损,填饱肚子以后,不大一会,他就进入了睡梦中。

  经过长时间的奔波,他也是真的累了,这一觉睡得很香,一直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他才醒了过来,准确的说,是被自己胸口的伤口疼醒的,原来是昨晚睡觉的时候,不小心扯裂了胸前的刀伤,他挣扎着从树上爬下来,凭借着以前在山里打仗的经验,在老林子中找到了几种草药,用嘴嚼碎了,敷在了伤口上,疼痛才得以减轻。

  简单的判断了一下方位,林淮海便再次踏上了寻找众人的路途,但此刻他的心里十分的担心,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离开后发生了什么,而此刻大家又在哪里?是否已经遭遇了毒手?

  但林淮海曾经的连长告诫过他,人只要活着就不能放弃希望,即使这个希望看起来很渺茫,也一定要为之奋斗到底。这句话林淮海一直铭记于心,从未忘记过,所以此刻林淮海觉得,即便众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自己也要找到他们的尸体。

  经过一番周折后,林淮海终于找到了众人之前行走过的沟壑,他顺着沟壑一路前行,来到了自己之前出事的地方,但在这里他惊奇的发现,山洞下面出现了一块古怪的墓碑,而墓碑的后面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作为摸金校尉的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盗洞,并且挖洞的人手段十分高明,虽然在极力的掩饰,但还是逃不过明眼人的眼睛。

  林淮海又进到众人之前躲避过的山洞中,他发现众人虽然已经不见了了踪迹,但他们的背包还在,林淮海检查了一下众人的背包,发现除了考古器材和食物不见了以为,其他的东西都还在这里,并且众人走的时候,似乎很匆忙,因为众人之前取暖用的火堆走的时候来不及熄灭,一直延伸到山洞的入口处,才自己熄灭。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从众人带走的东西以及外面的盗洞上看,林淮海也猜出了一个大概。

  众人从突然翻起的墓室底部掉落下去以后,才发现这墓室的底部本就是一块巨大的翻版,换句话说应该也是九宫八卦阵里的一部分,只是众人还不知道翻版下面等待着自己的到底是什么而已,不过从种种迹象上来看,只怕来者不善。

  大家在一种忐忑心里的作用下,重重的落到了翻版的下面,只是让众人感到意外又惊喜的是,翻板下面并没有想象中的尖刀和到刺,而是和之前一样平滑的地面,虽然是这样,但众人从几米高的地方落下来,还是被摔得够呛,不过万幸的是,性命保住了。

  经过查看,众人发现自己落下的地方似乎是一条墓道,这里处于墓道一端的位置,而眼前长廊里面的情况,就无法得知了。

  曾公北看着眼前这条长廊的构造,突然间一股异常熟悉的感觉涌进了脑海,与自己三十年前在大兴安岭遇到的简直如出一辙,而那次事情也是一切噩梦的开始,只是不知道,这次前方等待着众人的到底是什么,是将这个噩梦延续下去,还是将其终结,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虽然众人这次没有问自己什么,但曾公北还是为大家讲述了一遍三十年前的那次诡异的考古经历,并且推断这里极有可能就是大家一直在苦苦寻找的地方。

  虽然在曾公北讲述之前,大家已经大概猜出三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但此刻众人在得知了真像以后,突然觉得自己的猜测是那么的可笑,那么的微不足道。

  大家也突然觉得,曾公北似乎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他也只是一个为了完成好友意愿的普通人而已,换句话说,他也是别人的一颗棋子,一直在为别人活着。

  林淮海进入盗洞里面,爬行了大约一个时辰左右,盗洞才到了尽头,但令他感到十分不解的是,这里似乎是一条死路,因为盗洞的尽头除了一间十分狭小的石屋以外,在没有其他东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