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淮海走到石屋中查看情况,却惊奇的发现这间看似平淡破落石屋中却隐藏着很大的玄机,其中竟然包含着九宫八卦的机关尽数,林淮海也是早年间听自己的祖父讲过这种东西,而自己并没有亲眼见过,眼下也不由得暗自称其。

  但林淮海本身并不精于此道,虽然知道其中暗藏玄机,但也没有解决的办法,林淮海不由得一阵心急,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石屋一侧的墙体上似乎存在迥异,原本是阵眼的地方,已经被人为的动过了,林淮海不禁想到,难道这个阵之前已经被打开过了,想到这里林淮海慢慢的转动了墙上的轮盘……

  众人听了曾公北之前的讲述,此刻走在长廊上心情十分的忐忑,更多的还是不安。曾公北又何尝不是呢,他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就是三十年前的一幕再次重演,如果是那样,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或许只有一死,才能让自己的心灵的得到一丝慰籍。

  这条长廊本身的长度,就让众人有些大跌眼镜,走了整整一个时辰还没有走到尽头,众人的周围除了墓墙以外,剩下的就只有无尽的黑暗。

  黑暗这个词语,是最让人浮想联翩的的事物,身处其中,你永远也不知道远方等待着自己的到底是什么,永远只能做一个被动体,任其宰割。

  但眼下众人已然没有了退路,只能在无尽的黑暗中继续前行,但就在这个时候,走在前面的垚子嘴里突然说道:没路了。

  大家停下脚步,只见眼前出现一道铁门,与之前在地下祠堂中见到的一模一样,但这道铁门在众人到来之前,就已经打开了,里面冒出一阵阵腐败的气息,最主要的一点众人在门口处发现了一个背包,经过辨认,这个背包是之前叶翰林随身携带的,背包里面的水和、食物都在,唯独少了蜡烛、手电筒和一些考古必要的工具。

  从众人出现在这里以后,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见到过叶翰林的影子,从眼下的情形上看,他极有可能已经先众人一步进入到了墓室里面,但这样一来,大家不由得会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叶翰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在众人出于睡梦中,这一段思维空白的时间里面,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些问题似乎已经变得不是那么重要,眼下众人最担心的还是叶翰林的安危,因为大家不知道他进入这里到底过去多长时间,而他又是否遇到了什么凶险?

  这一路走来,整个考古队已经变得七零八落,死的死、伤的伤、失踪的失踪,自从林淮海与姚山被雨水击落到沟壑深处,生死未卜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自己这么多年以来追求的东西与生命比起来,还是后者比较重要,如果一个人生命都没有了,那么即使他解开了这个千年谜团,又有什么意义呢?

  况且叶翰林一辈子钻研此道,他的心里已经产生了一些极端的想法,他甚至可以为此放弃自己的生命,这是曾公北最担心,也是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大家就钻进了面前的铁门中,铁门后面是一个小型的墓室,地上零星的散落着一些兵器和古董的碎片,看起来似乎是一个陪葬的耳室,大家简单的查看了一下墓室里面的情况,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不过在走到墓室东南方向的时候,垚子也是在不经意间,抬头看了一眼墓墙,就是这不经意间的一看,垚子却突然感觉不对了,他心里怀疑是看错了,就又抬起头仔细的瞧了瞧,这一下他就已经十分确定了,大伙的后面不知何时……多出来一个人。

  整件墓室里面算上自己一共有四个人,而墓墙上却倒影出五个人的影子,这个多出来的影子是谁?垚子一时间也不敢妄动,他就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墓墙,那个多出来的影子随着自己手中电筒的光芒,左右摇摆,飘忽不定。

  他想开口提醒众人,但又怕惊动那个不知是何物的东西,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垚子突然想出来一个办法,他迅速的蹲在了地上,这样一来墙上就没有了自己的影子,而众人也会发现那个多出来的东西,及时作出反应。

  但大家似乎没有理解垚子的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就想开口问他,于此同时垚子赶紧对众人作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同时伸手指了指面前的墙壁,这次大家似乎是理解了垚子的意思,纷纷抬头看向眼前的墙壁,但却没有发生什么异常,墓墙上除了三个人的影子以外,并没有其他东西。

  垚子见大家的表情十分的平静,不像是看到那个多出来的东西应有的反应,垚子心生疑惑,便再次抬起头看了看墓墙,但他却惊异的发现,那个多出来的影子已经……不见了。

  他心想,这可就怪了,难道是自己真的看错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垚子突然见到老赵头的身后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露出一对血红的眼睛,倒卷起整个身体,正慢慢的接近身前的老赵头,来不及细想,垚子快步上前,一把拉开了不知所措的老赵头,老赵头被垚子这突然间的拉动,身体无法掌握平衡,直接跌落在了地上,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过来垚子为什么要拉开自己,因为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生物,正向自己袭来。

  看清楚这个生物的面目以后,老赵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在本地生活了大半辈子,也没有见过这样的蜈蚣,这只蜈蚣实在是太巨大了,体型壮硕,就跟一个小牛犊子一般,身后长着九只巨大的翅膀,老赵头自问蜈蚣这种生物,自己见过的没有上万也有几千,但面对这种如此巨大,背后长翅膀的蜈蚣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其他人也是吃惊不小,面部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复杂,似乎再说:天啊!这还是蜈蚣吗!

  √2酷《,匠网唯一正z版#1,.其T}他s%都◇5是*盗版

  眼前这只诡异的蜈蚣,确实已经超出了蜈蚣这个群体的本身范围。

  就再老赵头这一愣神的功夫,这只巨大的酒翅蜈蚣已经卷起一阵阴风迅速向他袭来,它抬起头,露出头顶之上的一双红色的大眼睛,竖起胸前那对如尖刀一样的触足,直接扎向了地上的老赵头,这只九翅蜈蚣虽然看起来十分笨重,但它的速度却是极快,犹如闪电一般。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众人根本无法及时有效地对老赵头进行救援,看来老赵头这条老命今天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想到这里,众人不由得一阵心酸。但就在蜈蚣的触足即将落到老赵头身上的那一刻,老赵头就犹如一只老猿猴一样,迅速的侧身闪开,同时举起身后散落着的一根大铁棍狠狠的砸向了九翅蜈蚣的头,那蜈蚣吃痛,立刻后退了几步,似乎知道老赵头的利害,不再敢妄动。

  虽然书中描写的老赵头的这几个动作很简单,但实际上可不是那么回事,就这几个动作,没有几十年根本练不出来。自幼习武的曾公北,心里也暗自吃惊,就刚才这样的场景,如果是换成自己,即使能够躲开蜈蚣的攻击,也在绝无还手之力,而老赵头在躲开攻击的同时,竟然还能发动攻击将蜈蚣击退,这样的身手,自己就是在练上几十年只怕也比他不得。

  但老赵头之前为什么没有表露出来,从此刻的情形上看,他绝不是那个胆小懦弱的放羊老倌,他为什么要向众人隐瞒这些?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这一些列的问题,迅速在曾公北的脑海里面闪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