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下祠堂里面出来以后,众人经过简单的休整,召开了一个临时的会议。

  主要讨论一下,是否要继续前进寻找古墓的问题?

  ‘$酷D匠网@正44版(9首发

  出乎意料的是,所有人几乎没有考虑的就都选择了放弃。

  但就在大家准备暂时离开这片诡异的老林子时,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打破了这个计划。

  原来大家进入地下祠堂后,外面的天气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黑压压的乌云笼罩了整片天空,熟悉本地气候的老赵头,不禁到吸了一口凉气,“这是要下大暴雨啊!这样的天气五十年来只出现过一次,记得那次大暴雨过后,河水暴涨,出现了罕见的洪涝灾害,冲毁了无数的村子。人员、牲等畜死伤无数,最后还是附近的解放军同志出手,抢救了三天三夜,才阻止了灾害的继续蔓延。这场大雨马上就要来了,这个时候下山等于是在自寻死路,留在山上,有茂密的森林以及植被作为掩护,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如果老赵头的话是真实的,那么此刻大家就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曾公北征求了一下大家的意见,最后大伙认为眼下已经没有了好的选择,到不如留在山上,继续这次考古活动。

  虽然曾公北没有直接说明,但众人从他的眼神里面还是看出了些许的不安,玛丽的死和姚山的情况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心,作为一个领队,一个长辈,他此刻复杂的心情可想而知,其实不仅是他自己有这样的心情,其他人又何尝不是呢?

  其时已近黄昏,远处天边阴沉的可怕,大雨随时都有可能倾泻而来,大家现在要做的事情,是要先寻找一个地方来躲避这场天灾,可这片老林子一眼看不见尽头,众人目光所能触及的地方都是茂密的树木,到底要到什么地方去寻找这样一个能够遮风挡雨的避难所,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这时候,老赵头对众人说,以前我和把头门进山采参的时候,曾在一个山洞里面留宿过,那里地势很高,雨水无法倒灌进去,不过事隔多年,去那里的路我有些记不清楚了,只是脑子里面还存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此刻,大家都没了办法,只能暂时把希望寄托在老赵头身上,希望他的话是真的,因为这是眼下大伙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垚子为老赵头点起一根烟,让他好好想想,那个山洞到底在哪里。

  老赵头半蹲在地上,一边抽烟,一边小声的嘀咕:是……这里,好像不对……那就是这里……好像也不是……最后老赵头一拍大腿,说:我想起来了,那个山洞就在这上面,因为我清楚的记得山洞的侧面有一道深沟沟,说着,老赵头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那条众人之前发现的“天然通道”。

  如果老赵头的记忆没有错,那么事情就要好办得多了,众人不仅可以找到一个避雨的屏障,而且还可以继续后续的考古工作。这样一个一举两得的方法,自然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

  不过林淮海心里闪过了一个古怪的想法:这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从地下祠堂出来以后,林淮海曾私底下问过老赵头,之前在老林子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是如何跑到棺材里面的?林淮海本以为老赵头会回答自己说,我在林子里面遇袭以后,就失去了意识,根本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但老赵头的回答,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况,据他说,众人之前在老林子里面休整,他外出寻找失踪的儿子的时候,突然听见草丛里面有奇怪的声音发出来,便上前查看情况,但眼前的景象实在让人不敢相信,他看到了一个人正在啃食猎物,这个人就是“她”老赵头用手指了指已经死去的玛丽。然而玛丽见到他以后,好像十分害怕,就迅速的躲开了,我当时很担心这个女娃娃的安危,就一路跟着她,但越走越不对劲,一直就来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窟里,然后还没等俺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觉得脑袋后面传来一阵剧痛,然后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直到刚刚看见了你们。

  老赵头的话看似十分的符合逻辑,但仔细的推敲一下细节,他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第一,他的遇害是在玛丽之前,众人在林子里面休整的时候,玛丽还是很正常的,并且和大家在一起,他看见的人不可能是玛丽。第二,众人进入地下祠堂,是经过很大的一番周折,而且祠堂是埋在土层之下,老赵头又怎么会很轻松的进入到里面。

  “老赵头明显没有说实话,可他为什么要说谎呢?

  从老赵头的种种表现来看,他对这片老林子的了解,绝不像他之前说的那样一无所知。他隐瞒实情的背后,又有着何种不可告人的秘密,眼下他故意把气氛渲染的很严重,将众人重新拉回这条道路上,又要做些什么?

  这一系列的问题,让林淮海觉得,老赵头绝不像他表面上表现的那么的简单。

  想到这里,林淮海抬起头看了老赵头一眼,发现他也在盯着自己看。从老赵头的目光中,林淮海隐隐约约的看出了一丝凶光。

  不知为什么,此刻林淮海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股畏惧感,这股畏惧感让他低下了头。等他再次抬头的时候,众人已经收拾好装备,按照老赵头的指引准备出发了。

  林淮海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他在思索到底要不要像大家说明这些事情,会不会有人愿意相信他。

  这时,垚子扔过来一个背包:老海,想什么呢?大雨就要来了,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林淮海发现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便随口应付道:催什么催,这不是还没来吗。

  大家都觉得林淮海此刻的神色有些不对,但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家并没有问,林淮海也有没说。

  所有人就在这样一股诡异气氛的笼罩下,开始了下面的行程。

  林淮海走在最后面,垚子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便跑过来小声问他:发生了什么?

  林淮海还陷在刚刚的思考中,被垚子叫得一惊,抬起头狠狠的看了垚子一眼。

  垚子摸了摸林淮海的脑袋:你他妈的发什麽风?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林淮海看了一眼人群,压低声音说:老赵头,有问题!

  “有问题?什么问题?”垚子抬起头,见林淮海已经快步赶上了人群。而此刻老赵头的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老赵头对垚子喊道:胖娃娃,出了啥子事情了吗?老赵头的目光和善,完全是一种长辈担心晚辈的表情。

  “没什么问题,老爷子,我在和老海讨论今天晚上大家吃什么呢?这小子非要吃什么熊掌,他妈的,老子到哪里去给他找这东西。“凭垚子对林淮海多年的了解,林淮海是不会没有根据的怀疑一个人的,他既然说老赵头有问题,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但这老小子怎么看都不像有问题。“垚子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要问个清楚。”

  众人现在行走的这条所谓的道路,本是雨水冲刷形成的,已经存在不知多少年月了。地表被冲刷的形成了一条条沟壑,看起来就像被大刀砍过一般,沟壑两边的树木被冲刷的露出了根系,连山体表面的岩石也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这样一来,大家的行进速度就大大的打了一个折扣,然而此刻的天空越发的阴沉了,四周空气的湿度也正在逐步的增加,并且随着夜幕的降临,大家几乎要看不清楚道路了,如果在大雨来临之前大家还没有找到那个山洞,那么等雨水冲刷下来,所有人都会被埋在这里。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道闪耀的白光,十分刺眼,随后便是一声惊雷。

  姚山听到雷声以后,变得十分兴奋,对着众人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流口水,同时嘴里不断的在重复着一句话,但他的语言功能似乎出现了某种障碍,声音听起来很模糊,大家同时皱了皱眉头,十分不理解的看着姚山。

  接下来,姚山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怪异,他好像对大家听不明白自己的话感到十分的不甘心,他转而把目光投向了林淮海,同时嘴里用力的嘶喊。尽管无法听清楚姚山的话,但林淮海还是从他的口型上判断出了大概意思,他似乎再说:我们这里,有一个人不是人。

  这时候天空中惊雷再次炸起,巨大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山谷,胆小的动物纷纷发出凄厉的嚎叫,各自逃命去了。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

  此刻的众人就犹如一只只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面对即将到来的大雨,不顾的一切的向河道上面跑去,但还没跑出去几步,就明显的感觉到头顶上面一阵湿润,随即一个声音在心里响起: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