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没有想到,这场大雨来的竟是如此的急,众人在沟壑里面飞快的与死亡赛跑,但整个考古队中,只有垚子、林淮海、姚燕、老赵头、有这样的体力,剩下的曾公北、叶翰林、姚山,老的老病的病,还没跑出去几步,就几乎用掉了全部体力。

  这时后大雨已经倾泻而至,众人明显的感觉沟壑里面的雨水渐渐多了起来,已经形成了一股细小的水流,山顶上面一些小的石块被冲刷下来,打到勾壁上,发出一声声凌厉的响动,跌向沟壑深处,照这个情况下去,也许用不了多长时间,众人就要向这些石块一样,跌到谷底,粉身碎骨。

  情况万分危急,大家几乎都要失去了信心,但就在这个时候,老赵头突然喊道:到了!

  老赵头所说的山洞处在沟壑侧面山体上,距众人所处的沟壑还有一定的高度,顾不得细想,大家赶紧顺着沟壑向上面爬去,但通往这个山洞的道路十分狭小,每次只能容一个人通过,这么多人如果一一的爬上去,至少也需要十分钟,但鬼知道十分钟后沟壑里面的水位会涨到多高。

  容不得细想,众人便依次向山洞中爬去,林淮海是最后一个,但这个时候,脚下的水位已经没过了膝盖,巨大的冲击力使他站里不稳,眼看就要跌落谷底。危急时刻,他用手中的工兵铲重重的插进了沟壑边的山体上,以维持身体的平衡,但经过雨水常年累月的冲击,山体上面的土层已经变得十分松软,工兵铲插在上面并不牢固,林淮海额头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滚落下来,他的体力已经接近极限,马上就快要坚持不住了。

  众人看的一阵心急,却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最后还是叶翰林急中生智,大喊道:快把背包里面的武装带取出来,大伙一起将他拉上来。

  大伙手忙脚乱的绑好武装带,扔给了林淮海,就在林淮海接住武装带的那一刻,手中的工兵铲突然从土层里面滑落,坠到了沟壑里面,瞬间就不见了踪迹,林淮海暗道一声好险,要是在晚上半分钟,自己的小命可就没了。

  山洞上面的几个人都在拼命的拉动武装带,但谁也没注意到,此刻他们背后正有一个人在慢慢的接近,他诡异的笑了笑,举起了手中的工兵铲,这一幕被林淮海看得清清楚楚,他急忙对众人大喊道:背后有人,危险!

  有了之前的教训,大家在林海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反应,众人迅速的转过头,只见姚山一边诡异的笑着,一边发动攻击,大家不由得心里一慌,赶紧向山洞的一侧躲去,姚山一击不中,身体由于惯性的缘故,迅速的从山洞的边缘跌落了下去,正砸在下面的林淮海身上,经过这巨大冲击力一坠,众人手中拉着的武装带一下子就脱了手,林淮海和姚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跌落到了沟壑中,无情的雨水迅速将二人吞噬。在最后一刻,林淮海恍惚的听见有人在呼喊他,随后便没了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淮海感到浑身上下钻心的疼痛,他努力的睁开眼睛,见大雨已经停了,老林子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他尝试着从地上坐起来,疲惫的扫视了一眼四周,但看到的景象着实让他有些震惊,在他身边不远处的地方,横七竖八的摆满了数十具白骨。

  就在他感到诡异不解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

  林淮海感觉这个声音十分的熟悉,他抬起头,只见姚山正慢慢的向自己走来。

  林淮海迅速张大了嘴,脑子里面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盯着姚山。

  姚山说: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吃惊,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林淮海这时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喊了一声:你不是姚山,你到底是谁?

  姚山听了林淮海的话,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诡异的笑了笑:你知道接下里会发生什么吗?

  林淮海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了一丝杀气:我会死.“你确实是一个聪明人,不过可惜了。”姚山嘴里渍了一声。

  “但我不想亲手杀死你,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已经是死人了。同样我也是。说道这里的时候,姚山的眼神有些落寞。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没有人能从这里走出去,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死亡循环之地。所有人到了这里都会死,就像他们一样,姚山指了指地上的白骨。”

  _酷*。匠()网e永久免aU费s看小a说q

  “他们是谁?”

  “一群贪婪的人。”

  见林淮海不解,姚山解释说:和你们一样,都是为了山里的那个秘密。。

  林淮海知道此刻姚山嘴里面的秘密,只怕就是曾公北隐瞒众人的东西。林淮海深吸了一口气: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知道你做了些什么?现在,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姚山饶有兴趣的看着林淮海: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不过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一个死人知道的再多也没有。姚山从背后取出早就准备好的尖刀,一步一步的向林淮海走了过去……

  林淮海与姚山被汹涌的山洪冲走,生死未卜,面对大自然的残酷考验,大家万分悲痛的同时,也只能暂且进入山洞中躲避,这场不期而至的大雨整整下了一天一夜,才停了下来,经过商议大家决定外出寻找二人。虽然种种迹象表明,他们生还的几率很小,但大家还是期望有奇迹发生。

  找遍了大半个山谷,也没有见到二人的身影,众人不免有些垂头丧气,没有办法,只能先返回山洞,再作商议。

  在返航的途中,一块半埋在土里的石碑,引起了大家极大的兴趣。

  石碑出现在靠近山洞下面一点的位置,上面刻满了各种奇怪的文字,叶翰林看后十分惊讶,结结巴巴的说:这……就是我们要寻找的地方。

  面对步步逼近的姚山,林淮海慢慢的向后面退去,同时盘算着应对的方法,姚山的行进速度很快,几乎一瞬间就到了林淮海的眼前,举起手中的尖刀,刺向了林淮海的胸膛。“姚山的表情十分冷酷,没有一丝波澜。“林淮海一惊,同时像侧面躲去,但动作还是慢了一些,虽然躲过了致命一击,但胸膛上还是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姚山见一击不中,瞬间变得狂暴起来,一把掐住了林淮海的脖子,另一只手再次举起尖刀……林淮海知道这次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回想起当年在战场,枪林弹雨都没能要了自己的命,可眼下却要死在这样一个地方,心里感到窝囊的同时,也不由得发出几声苦笑。

  但就在这个时候,姚山脸上的表情突然就变得僵硬了,握住尖刀的手一阵松动,瞳孔及巨的放大,身体缓缓的倒了下去。他的背后出现了一个人,正大口大口的喘着租气,手中握着一根尖锐的脊椎骨。

  林淮海抬起头看了一眼眼前的人,只觉得大脑翁的一下子,便没了知觉。

  叶翰林把石碑上面的内容翻译给众人,大家听后,终于知道了曾公北背后隐藏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只是没想到这个秘密竟然如此的使人震惊,但与此同时大家在心里也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欺骗感。

  根据史料及各地出土的文物来看,这个已经存在千年的谜团,本身就就是一个很大的谜,千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寻找它,但最后都是无功而返,没有结果,以至于有人质疑他是否真的存在,但眼下曾公北就是为了这样一个根本不能确定的东西,赔上了好几个人的性命,这样的结果,大家从心里根本无法接受。

  叶翰林似乎猜出的此刻大家的心思,解释说: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出现这样的意外,是谁也不想看到的,我和老曾的心情也十分的悲痛。但考古这行就是这样,有时候真理要比生命重要,作为一个考古人员,如果能死在探求真理的道路上,在我看来这是一种荣幸,也是一种光荣。

  这时,一直善良单纯的姚燕,终于忍不住了,可能是哥哥的事情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她对叶翰林喊道:难道你们的荣幸,你们的光荣就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面吗?你们追求的真理是什么?那是一个根本就不能确定的因素,为了这个不确定得因素,玛丽姐姐,林大哥,我的亲哥哥,都已经死了,他们死了!“姚燕已经泣不成声“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林淮海失去知觉之前,他看清楚面前站着的人:是另一个姚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